|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九十七章 墨榜的理由!

第九十七章 墨榜的理由!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2-20 13:44  字數:3471

這場戰鬥的變化太有意思,對方改變了自己對他的認知,那令人驚訝的實力!原本以為在遇上墨榜的其他人之前,chf上沒有任何人可以逼自己使出全力,但現在,眼前這個人足夠有資格!

輕輕撩開腰間,一柄腥紅的古怪短刀出現在艾迪加的手上。

「你是第一個配得上它的對手!」

艾迪加手上的短刀,模樣太奇怪了,比匕首稍稍長那麼一些,僅只有單刃,可在刀身上有著許多大大小小的孔洞,刀脊上更是有著無數深淺不一的缺口,粗看之下就像是一柄粗製濫造的破爛玩意,可若是細看,就能感覺到在這些完全不規則的孔洞和缺口之間,有著一種讓人心悸的完美韻律,配合著刀身那暗紅的色彩,彷彿正有流光在四射!

疑惑沒有多久,天訊這邊就爆炸的趨勢,這是什麼破刀?布魯克斯家族是破產了嗎?

「不管你是誰,今天都得倒在這裡。」艾迪加的聲音突然間彷彿擁有著魔性,如夢似幻,意識稍微沒那麼堅定的人,看他說話時就像是有一個個音圈正在從他身上不停的擴散開來:「見識一下音魂刀的力量吧,你會後悔為什麼要堅持到現在!」

肉眼可見的魂力在他身上蕩漾,就好像是沙漠中的熱浪在包裹著他!

左手輕輕顫動,往上慢揚,手中的暗紅短刀在空中划過一道完美的半月弧線,魂力所形成的熱浪與空氣交融,從那刀刃身上的孔洞中穿過、缺口間擦過,發出各種各樣古怪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時爾刺耳、時爾悠揚,時爾急促、時爾綿長,但不知怎麼聽到的人,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有點異常。

………………

庇爾利亞城,一直以來都是聯邦最著名的文化中心,被稱之為藝術盛地、音樂之城、浪漫之都,彷彿集中著黑暗時代時人類所有的靈氣,這裡誕生過數之不盡的藝術家、音樂家。

扎克·布魯克斯就是在這裡出生的,擁有著刺客家族最正統的血脈,扎克在三歲時就覺醒了魂海天賦,靈巧的五指彷彿上帝之手,八歲時就已經能掌控刃組四刀流!被認定為布魯克斯家族那一代最傑出的天才,號稱神之手!

只可惜,他的天賦並沒有用在『正途』上,或許是因為出生在音樂之城、浪漫之都,扎克並不熱心於殺人,反而是醉心於音樂,並因此與一位美麗的音樂老師墜入愛河,上帝之手的天賦被他運用到了鋼琴上,很快就在音樂界人盡皆知,普通人如果能成為這樣的音樂大師,無疑是榮耀和幸運的,但扎克卻不是普通人,作為刺客家族的傳人,被家族寄予厚望,卻將天賦浪費在無聊的音樂上,那十根在琴架上翻飛的五指簡直就是家族的恥辱!

一次次的勸導無效後,家族從期待變成了失望,再到絕望和憤怒,這樣一個玩弄音樂的懦夫簡直就是刺客世家的恥辱!

扎克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連同他的妻子一起被發配到了偏遠的荒野開耕,直到他的兒子出世。

艾迪加·布魯克斯!

比他父親還要更耀眼的天賦,比他父親還要更倔強的脾氣!艾迪加崛起了,重新回歸家族的視線,過程並不順利,他要承受父親犯下的「錯誤」,所以布魯克斯家族一直培養影刃,艾迪加只能是影刃的陪練和影子!

或許是因為幼小時的熏陶、或許是因為同樣出生在浪漫之都,也或許是因為想要替父親證明點什麼,扎克對音樂的執著和天賦保留到了艾迪加的身上。

布魯克斯家族也曾為此無比憂心過,擔心這父子兩個最終會走向同樣的道路,可很快這種擔心就煙消雲散,與『懦弱』的扎克所不同的是,艾迪加能將殺人和音樂、刺客與藝術結合起來,當他創造出音魂刀那一刻,他改變了命運,從影子里走出來,成為chf音魂戰隊的隊長。

而在這裡,這一刻,他將用這把獨特的匕首,開始自己的榮耀和輝煌,不是為布魯克斯家族,而是為自己那天才絕世的父親,為了母親而放棄戰鬥放棄一切的父親,丈夫保護妻子,而作為兒子,他會洗去加在父親上的一切恥辱!

誰,也不能阻擋!

一支讓人迷醉的曲子,隨著音魂刀的擺動和魂力的操控在現場蕩漾開來,那曲聲如虛似幻,如身處極樂世界讓人迷醉,連遠在看台上的觀眾、甚至包括正通過天訊觀看比賽的觀眾們都為之傾倒入迷。

「邪舞,鎮魂區!」

艾迪加的聲音如同深淵中的惡魔,原本溫柔動聽的曲音陡然間變得尖銳刺耳!

天訊外,無數人都措手不及、面色狂變,尖叫著捂上耳朵!

而在現場,儘管四周有相當的距離,依然讓周圍的觀眾極為不適應,一些距離擂台邊更近位置的觀眾,甚至有不少被這突然變化的音調以及空氣中因為聲音波動而帶起的震蕩,刺激得雙耳暫時性失聰,捂著腦袋哀嚎不已,然而這還只是殘餘的力量。

與此同時,劃破空氣時肉眼可見的聲波就像是一發超高速的大口徑狙擊子彈,發出劃破空氣時刺耳的摩擦聲,直襲王重面門!

這樣的攻擊簡直無跡可尋!肉眼雖可見,可等你看到時已經遲了,刺耳聲雖可聞,可真等你聽到時,攻擊早已透體而過!這是比音速還要更快的攻擊,以鑄魂期人類的反應速度根本無法應對!

能憑藉的只有感知!

完全是憑藉著本能中對危險的規避,王重在攻擊發起的那一瞬間就已經開始強行側頭,可那恐怖的攻擊仍舊是擦著面門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