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九十四章 說好的五秒投降

第九十四章 說好的五秒投降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2-17 15:59  字數:3981

「隊長對隊長!音魂學院Vs天京學院的第三場!」主持人風神唾沫星子四濺,他要向世人證明其實自己也是有眼光的,雖然這場的預測難度實在太低:「大家都知道艾迪加隊長是今年墨榜五大刺客之一,可以說是站在了chF刺客巔峰的男人,而天京的王重隊長恰好也有一個巔峰,那就是他的智慧和知識,但很顯然,在這樣的擂台上,知識並不能帶來勝利,我賭他五秒內認輸!」

風神覺得有必要加重一下賭注,否則這幫人還真無視他的專業了,這人必然會直接就認輸,否則必然會被艾迪加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別看艾迪加面無表情,恐怕心裡已經氣炸了。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Ww『

天京的觀眾不幹了,這主持人太欠了,五秒認輸什麼的,是一個正常主持人該說的話嗎?

儘管……他們也是這麼覺得,但好歹也是隊長,又是聯邦直播,多少給點面子啊!

天訊裡面,來自天京方面的不滿和唯恐天下不亂的一群人直接噴的風神有點生活不能自理,這……難道這樣也是錯?

風神已經有了綽號「瘋嬸」,神經不正常的非專業大媽解說!

沒幾秒風神的眼圈有點紅,不是委屈的要哭,而是興奮的要哭,他的天訊關注度已經從八百多的菜鳥飆升到了六千多,……這是什麼鬼?

忽然之間風神悟了,難怪智哥那麼紅,被罵不見得是壞事,沒有風格的主持人怎麼能讓人印象深刻呢?高端黑往往才能黑出一片天地來,他決定要繼承若智前輩的風采,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這種充滿激情的孩子一旦頓悟,整個人都精神起來。

「好了,我們看到艾迪加隊長的武器是符紋匕,而並不是使用布魯克斯家族的刃組,有些不明覺理的觀眾或許會詫異,需要說明的是,墨榜的視頻其實只是起到一個宣傳效果,刃組艾迪加隊長當然會用,但對於一個刺客來說,匕才是王道,這才是千錘百鍊的武器,當一個刺客選擇匕的時候,只說明兩件事兒,對手是值得尊敬的,實力相當的,或者……垃圾!」

話音一落,天訊的熱度更高了,這尼瑪太裝逼了,不過這解說有點味道,而且很明顯,瘋嬸再度對天京開了嘲諷,但願他這輩子不要從天京路過。

看到王重的武器,風神的眼睛更亮了,現在是不怕你搞事,就怕你不搞事兒:「哦,上帝,我看到了什麼,天京的隊長竟然選擇了和艾迪加隊長一樣的符紋匕!天哪,這簡直是我今年看到的最嘲諷的畫面,先前他們戰隊的格萊就用這樣的方式挑釁過音魂學院了,現在又來,而且挑釁的竟然還是墨榜刺客!這已經不是認不認輸的問題了,一個遠程戰士選擇用匕來對位墨榜刺客,這樣的行為我覺得是不尊重!墨榜的威嚴不是誰都可以挑釁,毫無意外,不管是認輸還是被擊倒,他在場上站著的時間如果能過五秒,我就把眼前的桌子給吃下去,因為艾迪加的眼神里已經冒火了!」

何止是瘋嬸,天訊上那些音魂戰隊的支持者們,甚至包括一些中立的圍觀群眾都感覺看不下去了,影刃被格萊用匕幹掉也就罷了,畢竟人家是真有實力,而且格萊確實是這支c級戰隊的殺手鐧,也不算特別意外。

可你一個決定要認輸的戰術型遠程戰士,認輸就乖乖認輸吧,在墨榜刺客面前整出一柄匕算是怎麼回事兒?故意噁心人嗎?

chF是一個神聖的舞台,不論輸贏不論強弱,但最起碼對強者的尊重是應該有的,這種行為絕對不能容忍!

「一會兒不會說是帶錯武器了吧?提前給認輸多找一個借口,太沒下限了!」

「這波支持瘋嬸!天京這個隊長是作死。」

「會不會是心裡戰術,他想激怒對方?」

「傻啊,激怒墨榜刺客,真是嫌命長!」

人們的不爽也是有道理的,因為大家是想看墨榜高手的身手,坦白說,除了厲害相關者,其他人看這個不就是想看看墨榜刺客到底幾斤幾兩,而現在,顯然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瘋嬸也看到天訊上的討論活躍度在提高,可是關注度在緩慢下降,感覺,這場結束之後,可能至少有一半人會離開,他們關心的本就不是勝負,這也沒辦法,畢竟這是六十四強裡面比較邊緣的一場。

天訊上以及現場觀眾的一片罵聲並沒有影響到場上的兩個人,艾迪加是無所謂對手用什麼武器的,刺客在乎的只有結果,挑釁?嘲諷?也得對手有那個資格才行。

王重則是根本就沒想那麼多,第一輪就能碰上墨榜的刺客,運氣真是太好了。

艾迪加整個人充滿了銳意的無形殺氣,彷彿是一柄無形的利刃,並且充滿了殘酷的血腥味兒。

氣勢這種東西,說不清道不明,既不受魂力控制也不受身體所影響,更多是精神層面,一個人的戰鬥風格如果成型,自然而然便會擁有獨特的氣勢。

艾迪加也感受到了,有點奇怪,真正的刺客不是在訓練場上訓練出來,他跟隨家族進入過第五維度,不止是和維度獸戰鬥,在生與死之間徘徊過,恐怖的戰場鑄就了自己的殺氣和氣勢,根本不是普通對手可以抵擋,對面那個王重身上仍舊感受不到什麼威脅,好像沒有任何氣勢,但只是那麼很隨意的站著,自己銳利的殺氣逼過去時,卻統統如同泥牛入海、一去不返,看起來,對方似乎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看來心理承受能力很強,或者,有什麼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