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六十四章 老娘護體!

第六十四章 老娘護體!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2-01 01:07  字數:3544

外面的馬東等人更著急,「巴倫是不是受傷了,唉,這關鍵時候怎麼能掉鏈子!」

「馬東別著急,巴倫肯定可以的。」斯嘉麗安慰道。

「早知道他這麼緊張讓蕾莉上就好了。」海曼忍不住說道,「這小子關鍵時候挺英雄的,怎麼一到考試就慫呢,不行,這樣不行!」

看到海曼焦急的樣子,眾人也是忍俊不禁,自從亂葬區回來之後,海曼就成了最照顧關心巴倫的人,時不時還給巴倫加小灶。

巴倫這一躊躇,正好讓其他人都關注到他,第一輪過於差的表現也讓人有了看熱鬧的心情。

「看來我們這個賽區要刷新最差戰績了。」

「沒有最好,有個最差也成啊,我感覺這傢伙能上搞笑TOP5.」

「得了,得了,別幸災樂禍了,人家也不容易。」

本來都要散場了,巴倫反而被關注了,怎麼辦?一想到場外還在等他好消息的隊友,巴倫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真應該讓蕾莉學姐來的。

「快點啊,哥們,你難道要等考官把你抬上去嗎,哈哈。」旁邊的參賽者忍不住提醒道。

巴倫連忙往前走,這時天訊響了,巴倫下意識的打開。

「巴倫,給老娘打起精神來,你不是說要保護我嗎,別讓我瞧不起你!」海曼的聲音瞬間傳遍全場,海曼大姐的彪悍可是不分場合的。

周圍的笑聲更大了,連墨塵等人都笑了出來,這是誰家的悍妞啊,太猛了。

然後在眾人的笑聲中,巴倫卻忽然平靜下來了,場外,王重豎起大拇指,王重不是不著急,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這個時候他不能說,越說越緊張,可是海曼就不一樣。

科爾·約瑟夫也笑了,連他都知道這傢伙的表現,但也沒太在意,因為每年因為緊張被淘汰的太多太多了,也不覺得罵幾聲有什麼用。

巴倫站到了測力器面前。

「咦,他不需要拉開點距離嗎?」

「哈哈,人家有老娘護體,不需要距離。」

這時對於巴倫來說,外面的所以議論聲都不那麼重要了,那是暑期的時候,海曼給巴倫送飯,吃到一半,巴倫鼓足勇氣說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一句話,「我會保護你」,他以為海曼學姐早就忘了……

他習慣了不存在,而自從來了天京,他一直存在,他很重要。

他是天京戰隊的首席重裝——巴倫·格斯塔!

嗡~~~~~~~~~~

轟隆隆隆……

強烈的勁氣朝著四面八方炸開,把周圍參賽者的頭髮都吹了起來,大屏上一陣滴滴滴的聲音。

S-

雷帝城賽區,重裝測試第一個S級成績。

全場靜悄悄的,鴉雀無聲,這……怎麼可能???

第一個S級成績竟然出現在這麼一個廢物身上?

所有候場的戰士也瞠目結舌,剛剛的嘲笑全部凝固在臉上,這時海曼已經揮舞了拳頭,「巴倫,好樣的!」

緊跟著馬東等人也都歡呼起來,已經做好準備開嘲諷,並朝著這邊走過來的卡西歐不得不停下腳步,但是馬東卻不打算放過,「喲,這不是卡西歐隊長嗎,怎麼又要賣弄你的見識嗎,怎麼樣,這就是我們的重裝,前面是讓你們的懂不懂,巴倫一認真,就沒你們什麼事兒了!」

卡西歐臉色鐵青,像是被扇了幾巴掌一樣,「別笑的太早!」

「老子就喜歡笑得早,還要一直笑下去,你咬我啊!」

完成了這一擊,得到了一個S級的成績,巴倫鬆了口氣,也沒怎麼太在意,對他來說,這只是一個正常表現,但這已經引起墨塵等人的注意,這樣的塊頭怎麼會……

科爾·約瑟夫也很意外,竟然看走眼了,墨榜上的重裝雖然高大,但很少會太高大,因為過於強橫的外在力量和魂力會降低悟性,最終會導致力量過於簡單,缺乏威力,而這個巴倫顯然是完美的身材,肌肉線條流暢,身材適中,鑄魂期要打出S級的攻擊,一定要有戰技。

天京戰隊嗎?

有點意思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竟然出現了這種天才,如果是他自己領悟的那就更不得了。

雖然兩輪加起來巴倫的綜合評定比不上墨塵等人,但對於天京戰隊已經足夠了,出來的巴倫收到了兄弟們英雄般的歡呼,斯嘉麗和米拉米倒是打量著巴倫和海曼,……這小子該不會喜歡海曼吧?

雷帝城這邊算是完事兒比較早的,各分賽區的重裝場還在持續,爭得最激烈的當屬天極城賽區,墨榜的五大重裝有四個都在這裡!簡直堪稱是重裝集結號。其他學院還在為戰隊里有沒有合格重裝而頭疼的時候,伊凡雷帝學院卻已經不得不面臨將到底哪一位墨榜五大重裝之一雪藏的問題,沒辦法,兩個墨榜級重裝都在他們隊上,讓人簡直是羨慕嫉妒恨。

兮夜學院的嘉隆達爾、神龍學院的趙天龍、伊凡雷帝學院的諾拉德意和波摩,以及在另一個賽區,第一場的千錘陣中就驚掉了所有人下巴的歐麗!

作為五大重裝中的唯一女重裝,熾天使學院的歐麗簡直就像是女戰神的化身,只是往千錘陣中那麼輕輕鬆鬆的一站,一層如同陽光般的物質在她身體表面鋪設出金色的光暈圓罩,然後她就閉著眼睛在那裡靜靜的站到了測試結束的六十秒,無論能量彈的攻擊加強到何等樣的程度,在那層金色光暈面前,都只能打出一個小小的波紋,然後就銷聲匿跡,就如同只是在寬闊的湖面上投下了那麼一顆小小的石子兒,根本無法影響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