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四十五章 強勢格萊

第四十五章 強勢格萊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1-21 12:53  字數:4566

「組陣,泰,注意視野,絕對不能讓它溜了。」

龍魚獸很強,而且擁有一定的地盾能力,非常敏銳,打不過還能跑,對於各大戰隊來說,這段時間可真是吃盡了苦頭。

泰興奮的捕捉住了即將鑽入地下的龍魚獸,隨著他的異能發動,一個奇異的精神連接,元力發出了淡紫色的光芒,如同一條繩索一樣在他和龍魚獸之間亮了起來,這亮光有著能夠穿透濃霧的力量。

龍魚獸怒吼著從地下沖了出來,它異常憤怒的向著暴露了它位置的泰沖了過去。

「盾陣!」

四名重裝戰士怒吼著再次聯合,而擁有遠程攻擊手段的戰士飛快的散開,標準的對抗強敵的陣型,「攻擊!」

交叉的火力網,轟擊著暴怒的龍魚獸,終於拋下了被重重保護的泰,朝著離它最近的一名戰士撕咬過去,戰士迅速的從攻擊轉換成防禦,這是個正確的抉擇,轟,龍魚獸的尖刺直接刺進了他的大腿內側,一道巨大的創口,如同泉水一樣噴著血,動脈斷了。

「該死!」

三名隊長抓住了這個機會,帶著四名重裝戰士圍了上來,誘餌吃下了,代價也付出了,接下來,就是收穫了。

十分鐘後,幾乎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大小不一的傷勢,龍魚獸才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成功了!

就在大家就要慶祝的瞬間,一個笑聲,突兀的在濃霧當中響起。

「嘖嘖,各位,這隻魚龍獸,是我們的獵物,你們這樣搶怪,我很不開心。」

濃霧中,一支整潔得就像是在郊遊的隊伍走了出來,奇異的是,他們的頭頂,懸浮著一盞蓮花一樣的宮燈,那些濃霧,在燈光的照射下,就像是遇到光的影子一樣消散開來。

「神龍學院!」

三名隊長氣息一窒,看著那群乾淨得不像話的人,再看年傷痕纍纍……不,就算沒有剛才的大戰,他們也絕對不可能有這麼輕鬆寫意的氣場。

「說明一下,這隻魚龍獸頭領早就被我們打傷了的,我們也是追著它過來的,否則就憑你們毛也摸不到。」趙天龍冷冷的說道。

「天龍,和他們廢話這麼多做什麼,趕緊收了東西走人,這鬼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呆了。」

神龍學院的一個女生不耐煩的說道,和一群弱者解釋這麼多就是浪費時間,時間就是生命啊。

趙天龍沒理會女人,但還是朝著龍魚獸走了過去。

三支b級隊伍眼睜睜的看著,緊緊的握著拳頭,這他娘的也是搶啊,再說了,就算你們打了一半,但是他們也有功勞啊,至少是他們抓到的,但是三支戰隊的人都很猶豫,因為這是神龍戰隊的人。

但就在他們以為事情就要這樣弱肉強食的結束時,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從另一個方向傳來,「趙天龍,技不如人就不要找理由,明搶就直說嘛,這是不是意味著,見者有份呢!」

天極戰區這邊要求高一些,s級戰隊必須要獲得頭領,戰鬥力倒不是問題,噁心的是這種變異獸神出鬼沒,讓他們這些世家子弟也頗為頭痛。

瞬間,趙天龍的動作停了下來,一道銳利至極的氣息鎖定了他。

而神龍學院當中,一直冷酷自若,彷彿什麼事都和他無關的趙一龍突然目光一凝,看向了濃霧深處,「我當時誰,原來是弗拉基米爾,你是想在這裡分個高下了?」

「呵呵,如果一龍兄有意思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

濃霧中,一行人突然破開濃霧走了出來,高大偉岸的身軀,帶來的是北風一樣凌烈的氣息。

趙一龍握了握手中的重槍,他和弗拉基米爾之間的氣場,如同風暴來臨前一樣壓抑。

兩大學院的隊員也都氣勢高漲起來,各種鎖定了對手,趙家和鬼家的關係密切,也就意味著和伊凡雷帝家族也是敵對狀態,同為十大家族,趙一龍並不觸對手。

一旁,三支b級隊伍,就像是風暴中的小舟,夾在這兩大強隊的氣場中間,勉強支撐的站著,三名隊長苦笑著,早知道,他們就不打這該死的龍魚獸的主意了,打敗了又怎樣,他們是三支隊伍,而龍魚獸只有一隻,老老實實聯合著向前走才是他們的出路,懷璧之罪啊,連a級隊伍都不是,竟然也敢貪!

不過雷帝學院,對上神龍學院,這場戰鬥,絕對會是毀天滅地的,他們倒樂得坐山觀虎鬥。

就在這時,趙一龍和弗拉基米爾突然同時目光一閃,彼此張開的氣勢,不約而同的收了回去。

一聲嘆息,第三個聲音突然的響起,「你們是不是男人啊,光說不練!」

蒂薇蘭!

兮夜學院戰隊,就像是幽靈一樣,突然從濃霧當中涌了出來,他們當然可以直接走到目的地,但s級戰隊就是要面子啊,既然組委會給出了龍魚獸頭領的選項,他們自然以這個為主,只是沒想到這變異獸比想像的麻煩的多,這導致他們浪費了大量的時間,現在想趕過去也來不及了,何況誰都想第一個完成任務。

弗拉基米爾、蒂薇蘭,趙一龍,三個頂尖高手,身手的戰隊也是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但誰又不願意第一個出手,讓第三方坐收漁翁之利,最關鍵的是,這只是個預選賽,都不願意暴露太多,就算沒有蒂薇蘭,弗拉基米爾和趙一龍也不會真的動手,頂多互相試探一下。

「我們這樣跟三支b級戰隊搶獵物太丟人了,要不要比比看,誰先抓到?」弗拉基米爾笑著說道,這三支隊伍是北方的,既然都得不到,當然還是給「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