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四十三章 冰谷之下

第四十三章 冰谷之下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1-19 22:47  字數:2466

大家都在勸,被卷進絕冰風雹中還能活下來,除非是英魂期戰士,其實大家心裡都在悲痛哀嘆,但這時候卻必須勸,想找?根本無從找起,只能憑白讓艾蜜莉爾也送了性命,這種時候,只能為王重祈禱,祈求老天開眼了。

「如果,你說的是錯的,我一定……」艾蜜莉爾咬著牙,終究還是沒有把『後果』說出來,她心裡其實也明白,自己去找也是白搭,根本不知道去哪裡找,只是心裡過不去那個坎,反倒是格萊的話讓她心裡重新有了希望,虔誠的祈禱。

格萊笑著,臉上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敷衍:「相信我,我絕不只是長得帥而已。」

他話音剛落,眾人原本悲痛哀嘆的氣氛頓時有點凝固。

格……格萊,竟然也會開玩笑?!

海曼都張大了嘴,四周原本頹喪的氛圍瞬間變型,剛才還劇疼的傷處似乎都感覺變輕鬆了。

啪啪!

「好了!」格萊拍了拍手,走過去將半昏迷的考爾比背起:「暫時,就由我來領隊吧,大家抓緊,我們到雷帝城去等王重學長他們!」

迷霧山谷的入口處,恐怖的絕冰風雹已經沖了出來,席捲著天地、破壞一切。

費爾提科並沒有進入風雹範圍,作為伊凡雷帝家族北川軍團的成員,早在昨天的時候他就已經通過天象察覺到風雹的來臨了,看著天京戰隊所有人進入迷霧山谷的時候,他就皺起了眉頭,但限於規定,他只能在戰隊放棄比賽發出求救信號、或是在全隊都陷入無法抵抗的生死關頭才能出現,他不能提醒天京的人。

但是,他太了解絕冰風雹的威力了,哪怕作為英魂期的戰士也無法抵擋這樣恐怖的自然風暴,已經在山谷中直面風雹的天京戰隊,感覺就有點懸了,儘管他們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發出救援信號。

直到看著那猛烈的風雹席捲過這一帶沖往遠方,費爾提科才從藏身之處走了出來,也是有點拿不定主意。

天京戰隊沒有發出救援信號,按照規則,他在只能作為暗哨存在,不能介入,甚至都不能靠近其十里範圍內,但是,萬一天京戰隊現在急需救援呢?很可能,風雹將他們直接全軍覆沒了,甚至連救援信號都來不及按。

人活著,運氣很重要,費爾提科只能如實彙報。

…………

一片無盡的黑暗中,斯嘉麗的意識一直在模糊的狀態下,很長一段時間內,她都感覺在飄蕩,天旋地轉,讓她潛意識裡害怕極了,但,那雙強有力的手臂始終環繞著她,還有那個寬厚的胸膛所傳遞出來的溫暖和踏實,只要這個胸膛和這雙手在,她就感覺那些恐懼都在離自己遠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種天旋地轉的感覺消失了,好像被重重的砸在地上,但奇怪的是,身體卻並沒有被砸的疼痛。

只是,腦袋裡始終是暈暈沉沉的,無論她有多麼想清醒過來,可就是沒辦法讓思維變得稍微清晰一點。眼皮無比的沉重、全身每一處骨頭都疼,腦袋有時候像要炸開一樣,身體也處於一種極端的煎熬中,時爾熱得發燙,時爾又寒冷得如墜冰窟,這種感覺簡直是難受極了。

作為一個新人類,她從小到大就沒有生過病,只是聽許多人說過『凡人』的疾苦,她腦子裡偶爾能閃過一個念頭,覺得自己好像是感冒了?不不不,這肯定比感冒要嚴重得多。

而更讓她害怕的是,那雙在感覺中始終抱著她的手似乎有抽開的跡象。

寒冷、疼痛、恐懼都在襲擊著她,儘管整個意識都處於昏沉中,但她還是本能的緊緊抱著那個胸膛,不肯讓那雙手抽離。

一股古怪的力量從外部透進了自己的身體,好像是魂力,如同輕輕的按摩般,撫平著她受傷的內體,與此同時,一種異樣的溫暖開始傳遞,黑暗中好像閃爍著火光,持續不熄,替她驅散著嚴寒。

模模糊糊的感知逐漸感到安寧,恐懼的內心也逐漸平靜,斯嘉麗終於沉沉睡了過去。

等她真正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緊緊的抱著一個充滿男性氣息的身子,斯嘉麗先是微微一楞,隨即就聽到一點微弱的鼾聲。

是王重?

他右手正搭在斯嘉麗的額頭上,持續的魂力還在透過那裡往自己身體里輸送著。

用魂力療傷,這是每一個戰士都應該學會的基本急救技能,魂力本身就是一種具有保護性質的能量,但需要水平相當高的人,才能找到被救人的波段,並加以引導,讓受傷者的魂力漸漸復甦。

同時,她還注意到了王重的左手,只見那隻左手正平端著,掌心處正騰著一簇巴掌大小的火焰。

這是……火焰異能?

王重似乎也很疲累,魂力和異能同時動用,持續時間肯定已經不短,斯嘉麗可是感覺自己昏迷了很長時間,這麼久持續輸出魂力和維持異能取暖,這得需要多強的掌控力?需要消耗多大的心力?難怪以王重這段時間所展現出來的恐怖精力,這時候都忍不住半睡了過去,但即便睡著,魂力和輸送和異能的維持竟然都一直沒有斷掉。

斯嘉麗不敢動彈,或許是怕打擾王重的沉睡。

她感覺自己的心正在砰砰砰砰的直跳起來。

從小到大,除了爺爺和爸爸,她還從來沒有和一個男人靠近到這樣的距離範圍內,感覺和爺爺、爸爸的懷抱一樣溫暖可靠,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

有一種偷偷摸摸的欣喜,一種心如鹿撞般的歡愉。

斯嘉麗說不出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只是覺得自己有點捨不得離開,或許,就這樣一直抱著也挺不錯的,在這寒冷的絕冰禁區中,這一刻卻感覺猶如在天堂。

突然,那微弱的鼾聲停了下來,斯嘉麗趕緊閉緊了眼睛。

只聽王重輕輕咳了一聲,感覺他輕輕挪動了一下身子,似乎是怕驚醒自己,挪動得相當的輕微,枕著自己腦袋的手臂都不敢亂動分毫。

斯嘉麗突然就臉紅了,雖然很捨不得這份溫暖,但她覺得,王重的手肯定已經麻了。

她眨了眨眼睛,裝著剛剛醒過來的樣子。

「醒了?」王重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緊跟著就是關心的語氣:「感覺怎麼樣?」

斯嘉麗感覺整個心裡都暖暖的:「好多了,謝謝。」

她勉強撐起身來,剛才倒在王重的懷裡還不覺得,這時身子一動,頓時感覺全身乏力,雖然魂力已經運轉,但傷勢可不會立刻就好,畢竟王重並沒有治療系的異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