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三十五章 跋涉

第三十五章 跋涉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1-14 04:43  字數:4442

大家都有注意到第一波下去的是雷帝城賽區最大牌的兩支種子隊,天極學院和托雷斯特學院,隨後才是A級戰隊,包括里維斯所在的斯托勒格。扒、書』小『說『網』

天京戰隊下車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天之後,和他們一同下車的,是車廂中另外兩支C級隊伍。

昨天曾在車站裡呵斥過卡西歐的大校倫農教官正在車廂外等著他們。

「根據天訊的提示前往各自指定的坐標位置,那裡有人會向你們提供任務物品,並進行進一步的任務說明,好了,現在就出發!」

冷麵教官沒有任何廢話,鐵軌很快離開,留下三支戰隊在這茫茫冰川之中。

大家都第一時間打開天訊,本以為這個所謂的指定坐標會在非常遙遠的地方,甚至是深入某些禁區之中,但結果顯然不是,三個戰隊的坐標雖然各不相同,但距離大家所在的鐵軌位置,最遠的也就四五十里路的樣子,按照地圖來看,並沒有涉足附近任何禁區的範圍。

「看來大家不同路啊,」車廂里呆這一天多時間,大家也算是認識了,其中一支戰隊的隊長笑著說道:「那就在這裡分別吧,祝大家好運!」

之前一直坐在車廂中還不覺得,等真正下了車,才能感受到來自北國的寒風究竟有多麼凜冽。

這可是正常的夏天,可即便大白天的,荒野的溫度也還是一直持續在零下幾度左右,北風吹得很猛,混著冰晶一樣的雪花刮到人的臉上,就像刀子一樣凌厲。

這片地帶,正好是大家昨天看地圖時的邊緣區域,聽說曾經是一片禁區,生生被伊凡雷帝家族清剿為了荒野。

不過,變異獸好清剿,但輻射情況卻無法改變,四周的輻射相當嚴重,幾乎都快趕得上普通C級禁區的程度,如果不是以前曾跟著格蕾絲導師進行過亂葬湖區的生存試煉,恐怕現在單只是輻射問題都能給戰隊里不少人造成一定的麻煩,但,體力的消耗就難以避免了。

有著天訊的導航,大家很快就找到了標註給天京戰隊的坐標處。

那是在一片雪山的山坳中,距離下車時的鐵軌位置不過十幾里路,山坳里搭著一個小帳篷,一名教官早已等候在這裡。

「任務目標很簡單,靠自己判定方向,在一個月之內抵達雷帝城,整支戰隊只要抵達人數超過五人就算成功,其他的,統統算是失敗,任何理由都沒用。」教官冷冷的說著,同時拿出了十個早已準備好的背包:「你們身上所有的生存裝備、食物、包括天訊,全部上交,只能攜帶我們配發的戰術背包,另外,可以留下你們自己的武器。」

他一邊又拿出一個小小圓盤一樣的東西:「這是作為戰隊憑證的標記徽章,每支戰隊都有,你們如果遇到危險想要放棄比賽的話,可以通過標記徽章來向總部呼救,當然,那也就意味著放棄比賽。如果想要把事情變簡單一點的話,也還有另一種方式,獲得額外的三枚徽章,將四枚徽章組合起來可以形成一個小型的信號發射器,那則立刻晉級,組委會會自動派人來接你們。扒、書』小『說『網』」

「額外的徽章?這是鼓勵我們搶奪別的戰隊的意思嗎?」考爾比問道。

教官目光冷漠,看考爾比的眼神像看白痴,大家也意識到這次CHF的與眾不同了,這不但是一次身體力行的考驗甚至還是一次狩獵。

然後王重等人就被趕走了,這次聯邦投入了很多這樣的戰士執行任務,之所以這麼大費周章,其實並不單單是為了考驗的深度,也是為了最大程度的降低傷亡率,一旦發出求救信號,可以最短時間內趕到救援。

王重等人不是沒考慮沿著鐵軌,但問題是,如果是按照鐵軌,時間上是肯定來不及的,組委會早就考慮到了這樣的問題,這次測驗要的可不是馬拉松戰士,當然如果整個戰隊都是速度型就另當別論,反正天京是跑不過去的。

捷徑有很多,但顯然不是每一條都能活著抵達。

眾人攤開背包里一份相當簡陋的地圖,這跟天訊的詳細地圖完全沒法比,但現在卻成了他們的依靠,野外生存、水、食物、變異獸,都將成為這場考驗中的難度因素,可真正最大的威脅,還是來自各支參加隊伍,稍微有點實力的,恐怕都不想靠著雙腿抵達,擊敗其他隊伍搶奪徽章無疑是更便捷的方式。

「我覺得我們應該選擇獵取徽章。」看著地圖的距離,艾蜜莉爾說道。

眾人一陣側目,這可不是以前的小艾蜜會說的話,對於天京的人,根本就沒考慮這個問題,他們不被獵殺就不錯了。

王重點點頭,「可以作為備選,我們選擇一條線路,如果遇到合適的不妨出手,但沒必要專門去尋找。」

「搶奪其他戰隊的徽章只怕十分困難,」斯嘉麗搖搖頭,手裡拿著的正是任務徽章:「這徽章並不是什麼特殊材料做成的,很容易被毀壞,如果失敗一方被逼得絕望,強行毀掉徽章的話,憑白浪費時間,這也是最坑的一點。」

「確實,不是每個人都能心平氣和的接受失敗,而且被拿走徽章是一種恥辱。」蕾·莉也贊成斯嘉麗的看法,就算他們有這個實力,但也不代表對手會乖乖送上來,大不了一拍兩散。

雖然大賽沒限定手段,但整個CHF有基本的準則,那就是不能故意殺人,一般的威脅在這種情況下顯得很蒼白。

王重沒有否認,但從格萊和艾蜜莉爾的表情上看得出並不以為然,因為有很多方法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