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十五章 刺殺(三更求月票!)

第十五章 刺殺(三更求月票!)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7-01-02 15:10  字數:2246

「玩玩玩,小兔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看看你們王重哥多用功,不然能上天京英魂學院?馬上給老子滾回家學習去,不許打擾你王重哥!」隔壁梁大叔提著棒子出來,嚇得一幫小兔崽子四竄,小區里雞飛狗跳,熱鬧極了。

每次回來都是差不多的場面,但卻讓王重感覺由衷的親切。

小粽子是他小時候的綽號,名字里有個重字,平時身體又不好,怕冷,成天被爸媽把他裹成個粽子樣。

他一邊笑著和小區里的叔叔嬸子們打著招呼,一邊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

屋子不大,簡單的兩居室加一個小客廳和廚房,有一個月沒有回來,屋子裡已經鋪上了薄薄的一層灰塵。

王重直接挽起袖子,開工。

雖然是養父母,但王重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和親生的有什麼不同,床頭那邊有一個角落裡堆滿了各種手工做成的木質玩具,小木馬、手拉車、簡易的積木,這些小時候的玩具,都是父親在繁忙的工作之餘,就著院子里昏暗的路燈,熬著一個個通宵、黑著眼圈兒做出來的。還有床上的暖水袋,王重小時候特別怕冷,母親每天都會把暖水袋裝得暖暖的替他暖熱被窩,屋子裡有太多承載著自己童年時的回憶,除了那用無止盡的病痛折磨外,至少在精神上,王重覺得自己一直都很充實。

能挺過那段艱難的歲月,靠的遠遠不止是自己的努力,父母的鼓勵和樂觀感染了他,雖然偶爾也會有疑惑自己親生父母到底是誰的時候,但說實話,那種偶然才想起的事兒,即便在小時候也從沒有佔據過王重太多的時間,現在就更不會了。

等二人回來的時候會有一個驚喜,王重打算在市區那邊買一套好點的住房,自己是不怎麼在乎這個,但父母年紀也不小了,讓他們享受更好的人生,顯然是最能讓做子女的感到快樂的事兒。

想著那一幕,王重忍不住就傻樂,今年下半年除了hf,大概就是這事兒最讓他期待,只是,不知道爸媽出去遊了一圈回來,突然發現自己還在讀書的窮兒子變成了億萬富翁會是種什麼樣的感受。

沉浸在假想中的王重突然警覺。

背後有人!

這時候靠思維反應已經來不及了,幾乎是下意識的,那種危機感操控著身體,腳下一轉,身子已如柳絮飄擺般微微一晃。

一柄刃口上帶著些許綠色寒光的匕首緊貼著他臉頰飛射過去,竟然還淬了毒,王重剛才都能聞到那匕首上的腥臭味兒,如果真被擦中,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很強烈的殺氣反應!

此時他身子才剛剛轉了一半,眼角餘光已看到了那個將自己全身都包裹在黑色斗篷中,從衣櫥里衝出來的身影!

王重的表情瞬間變得非常冷靜,緊跟著就是排山倒海般、挾帶著恐怖高溫的手掌如同化形的巨手拍了上來,完全不給人任何反應的時間。

和帕帕達的那種火焰攻擊所不同,這火焰雖是糅合的掌力,可卻竟然像是刀子一般銳利,鋒芒畢露,對準的也是自己致命的心口!可怕的火焰異能更是頃刻間便已籠罩在王重身上

藏在那黑色斗篷下的雙眼自信無比,刻意的潛伏下,還從來沒有獵物能逃出他的手心,儘管第一擊的失手讓他有點意外,但這不算什麼,一個優秀的刺客殺手總是有著無數多的後著變招,只要潛伏下的攻勢開始發動,對方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生死攸關,王重的眼神陡然爆出匪夷所思的光芒,一拳轟出。

力量與力量的碰撞,破碎掉的卻是那記火焰掌。

夾雜著骨頭斷裂的聲音,一聲悶哼,黑斗篷用比衝上來時更快的速度被砸飛了出去,撞破了旁邊的窗戶,直跌下三樓。

空中瀰漫著被擊潰消散的火元素,以及那如同震蕩了空間的波動拳痕迹。

王重一個箭步追出,可迎向他的卻是一團濃郁得化不開的特殊紫色煙霧,瞬間遮蔽了王重的視線和感知,等他快速從那紫霧中退出時,黑影已經不見了蹤影,只在地上流下幾灘淡淡的血痕。

「有東西掉下來了?」

這時樓下窗戶里才有鄰居探出頭來。

「剛才好像什麼東西爆炸了?」

「出什麼事兒了?」看到濃烈的黑霧,整個小區都驚動了:「天哪,那煙霧是怎麼回事兒?」

王重顯然沒有多作解釋的打算,趁著大家發現之前退回了房間中。

這顯然是蓄謀已久的一次謀殺,出手的更是絕對專業級的殺手,實力或許還不足為懼,從那記火焰掌的威力非常驚人,已經達到了鑄魂期的巔峰。

問題是對方是誰,為什麼要殺他,而且怎麼會潛伏在這裡?

就像知道王重要回家一樣,提前埋伏在了屋子中,非但抹去了一切進入的痕迹,甚至一直處於龜息狀態靜候時機,而人在回家的時候會特別的放鬆,以至於王重都沒有察覺。

看著從牆上抽下來的淬了毒的匕首,儘管對毒素並不是非常了解,但光是上面的腥臭氣息,隔著半米遠聞到,都能讓人感覺頭腦昏沉。

王重看著地上的血跡皺起眉頭,會是誰呢?

沙沙沙沙

雪花閃爍的屏幕逐漸清晰,定格在一個昏暗的環境中,粗重的鼻息聲從那片昏暗中傳了出來,緊跟著,屏幕狠狠一晃,就好像是拿著屏幕的手已經失去了再次握緊它的力量,將它掉在了地上。

透過鏡頭,能看到在那昏暗且灰濛濛的天色下,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傢伙正依靠在一棵大樹前,他整條左臂軟耙耙的垂著,刺破血肉的森白斷骨就那麼突在皮肉外面,不停的往地上淌著血,胸口處還有一個肉眼可見的清晰拳形凹洞,打得整個胸腔都半陷了進去,壓迫著他的心臟和呼吸系統。

三更完畢,雙倍第二天,還是需要夥伴們的鼎力支持,感謝大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