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七章 黑暗時代的煉法

第八十七章 黑暗時代的煉法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12-17 17:51  字數:4428

很可能,是因為鑄魂期的狀態只能容納一種異能,想想年初的時候還是50格拉索,王重整個人都充斥在傻白甜的喜悅當中。

在王重傻樂的時候,另一邊的交易也推進得如火如荼,涉及上百億的資產,不可能一次性結清,斯圖亞特雖然家大業大畢竟不是馬斯克那種銀行家,達爾文能動用的帳面資金還沒有那麼誇張。

這種時候就是談判了,馬東在商業上的天賦和做人的圓滑在談判桌上展露無疑,不但讓達爾文另眼相看,也讓阿薩辛跟來的兩個長老有點震驚。

面對達爾文這樣的大人物,即便是那兩個長老也是戰戰兢兢,可馬東卻能收放自如,雖然在談判技巧上稍微還顯得有些稚嫩,但無掩其本質的光彩,分寸拿捏得很好,談話也很有技巧性,即便據理力爭也從不會說出任何讓雙方尷尬的話,這些東西彷彿是他信手捻來,生來就會一般,這小子上輩子沒準兒真是個談判專家。

最後的約定是分期三次付款,首次三十億的第一批款項是立刻到位,剩下的五十億,分別兩個截點在十五個月內結清,這也差不多是達爾文所能接受的底線,被馬東談到這份兒上,達爾文也是哭笑不得,當然也是因為家族的寬鬆,以這個價格拿到石板依然是賺的。

到了斯圖亞特的這個級別,財富這種東西已經成為次要,他們需要的是更深層次的力量和技術,不過達爾文也多少。

談判順利達成一致意見,斯圖亞特家族也擺出了足夠的態度,除了達爾文,還有兩位斯圖亞特家族在東部a區方面的負責人趕到,在達爾文的授意下,也是有意和馬東結交。

東部a區雖然不是斯圖亞特家族的主要勢力範圍,但也在這一塊兒有著足夠的話語權,也涉及有很多生意領域,這種事兒馬東當然是求之不得,談合作、談關係、談人情,怎麼都可以,當然,如果是涉及到打探嬉命師的消息,那就一率三緘其口,笑而不語了。

達爾文也不強求,上次在探索者基地里和嬉命師的接觸,無論言談舉止,甚或僅僅只是他隨便帶的一個面具,都能感覺得到這個人很不簡單,家族方面這段時間也是翻遍資料,愣是找不到任何和這人有關的東西。

強大,神秘,意味著不可招惹,這是斯圖亞特家族一貫的處事原則,既然打探不出來,那就當賣他個面子,提攜一下馬東只是順手為之的事情,權當先種個善果在這裡,像馬東這樣的人,只要給他機會是一定可以崛起的,拋開嬉命師不談,沒準兒哪天也有自己能用上的時候,何況,八十億現金加上一塊領地,那邊竟然直接掛到馬東的名下,足見嬉命師和馬東之間的關係確實是非同一般,也就是說嬉命師並非無懈可擊,當然不到萬不得已,沒人願意得罪這種神秘高手。

馬東這下是真的開始忙了,忙得甚至連米拉米都很難有看到他一次的機會,和阿薩辛家族那邊的談判也是很順利的通過。

馬東作為嬉命師的代表,和阿薩辛家族正式合作開發亂葬湖領地,八十億現金和領地本身占整個開發項目的六成股權,阿薩辛家族則出資一百二十億,當然,以阿薩辛家族的財力,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顯然是天方夜譚,整個開發項目預計要五年以上,爭取在一年之後局部投入使用,利益方面,嬉命師和阿薩辛家族各佔百分之四十五,馬東佔一成,這是最後雙方的妥協,嬉命師佔據核心投入,但是阿薩辛家族佔據核心管理,由於雙方有馬東這麼個銜接點,正好達成一個平衡,顯然家族對馬東還是很放心的。

亂葬湖開發區的項目如火如荼的進行中,王重也恢復了如常的生活。

chf前最重要的一個假期開始了,足足兩個月的長假,除了已經回家的艾蜜莉爾和四處流浪的格萊,其他人全都放棄了假期,選擇在社團里做最後的特訓,可以說,這段時間的狀態將很大程度決定chf的結果。

輻射天,即便是盛夏的陽光也有些庸懶,但蟬叫聲不絕,悶熱乾燥,讓人昏昏欲睡。

假期校園顯得格外冷清,但奇葩社訓練室里則正熱火朝天。

嗒嗒嗒嗒嗒……

密集的踩踏在訓練室木地板上的腳步聲,隊員們跑位,而對面則是王重用天訊設下的幾套虛擬演練陣容,作為斯嘉麗指揮時的培訓對手,通過不斷變陣來和虛擬的陣容對位。

「a5轉h2,雙翼掩護。」

「一字長蛇,h5、h6、h7三組防禦變陣。」

數字化、具體化的陣容,正如蘿拉所說,至少需要兩個指揮以應對不時之需,斯嘉麗的指揮也開始有模有樣了,有靈性,對陣容理解很深,應對其實也已經足夠及時了,但幾次變陣的效果都不理想,總還是會慢上一拍。

「提前量的問題,」王重正在和斯嘉麗討論,斯嘉麗的指揮少了點變化上的節奏感,但在這樣高水平的陣容對位中,做足提前量的預判是必須要掌握的:「陣容變化講究的不是個人速度而是整體,五個不同職業的速度有快有慢,所以不可能做到後發先制。」

「太難了。」斯嘉麗也明白,但是要提前預判對方的陣容變化,還要掐准對方變化的時機,確實太難,都不知道王重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其實是有跡可尋的,」王重笑著說道:「可以從兩個方面著手,最基礎的就是對敵人指揮者的了解,所謂知己知彼。另一個方面則是利用變化來壓制變化,在攻防中主動拉扯敵方陣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