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八十六章 點亮第二位面(二合一

第八十六章 點亮第二位面(二合一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12-16 17:16  字數:4525

王重笑著說:「不一定要用生命這個詞,生命符紋只是我們在研究時給予的一個可以讓我們進行自我辯識的詞語而已,可如果一定要去較真生命的意義,反倒失去我們研究這些符紋的初衷了,那等於將我們的研究先進行了一個不可逆轉的定向,會走偏的。』天籟『小說扒書網」

旁邊摩爾皺了皺眉,論悟性,摩爾確實比老波特和王重都要差上一截,他的強項是定向研究和計算,符紋武器的製造都是最用嚴謹的符紋陣圖來構成的,生命符紋的研究就已經讓他有點吃不消了,太顛覆認知,要再進行到更高級的階段,老摩爾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不是生命符紋?那又是什麼?」

老波特卻猛的一拍腦門,哈哈大笑:「你小子總有驚人之語,不錯,最近在生命符紋的課題上接連遇到瓶頸,確實是我們在一開始的定位就出現了認知的偏差,『生命符紋』只是我們給它定義的一個詞語而已,重點是符紋而不是生命!這石板上的符紋看似無序,可卻呈現出一種律動,這是、是……」

他絞盡腦汁,似乎是在思考著一個合適的形容詞,卻被王重先一步說了出來:「規則符文或者秩序符文怎麼樣?」

「不錯,規則,秩序,這才是我們研究的根本!」

兩個老頭是不打算睡覺了,但王重卻沒打算陪他們無限思考下去,論真實底蘊,他和兩位專家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還不如回去睡覺。

半夜馬東跑來了宿舍,直接把睡的很香的王同學給拍醒了,略帶著一些紅潮的臉上一如他現在興奮的心情,哪怕已經過了一整天,但這股興奮勁還是沒過去。

之前王重和他說起嬉命師的事兒並交給他那塊石板時,他還沒有太大感覺,畢竟王重同學的尿性和馬大社長剛好相反,馬東可以把一件很平凡的小事兒說得驚心動魄,可王重卻有本事把一件驚心動魄的大事兒說得漫不經心,艾蜜莉爾老是疑惑這兩個性格完全相反的傢伙為什麼能走得到一起,交情還那麼好,但這就像磁鐵的正負兩極,兩個極端說不定才是最完美的搭配,當然,很多人總是容易忽略這個正負設定的最關鍵步驟,先得兩塊都是磁鐵才行。

馬東整個晚上都處於慌慌飄飄的狀態,一應付完那些貴賓就迫不及待的來找王重了,他根本等不到天亮,這麼刺激,哪兒還睡得著。

「放心好了,沒問題的,嬉命師的名頭你可以隨便用,當師傅,當徒弟都行……」王重壞笑道。

馬東趕緊擺手:「你現在的定位就是神秘,到這兒就行了,至於細節上的事兒,越少人知道越好,包括我,知道太多了反而容易出錯。」

馬東知道自己接觸的人都太厲害了,知道越多越容易出問題,王重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他的安全也是馬東的安全。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和斯圖亞特家那邊的交易了,條款方面你真的不用親自看看、把把關?還有那個黃金石板的拓影,既然只是拓影,你不怕他們弄塊假的來糊弄你?」

「所以交易的第一個條件就是需要先讓我驗證石板拓影的真假,」王重說道:「至於其他的交易規則你看著辦就是。」

馬東聽得也是無語,這可是近百億的級大單,能做得像王重這樣隨便的,也是沒誰了:「你牛逼!對了,雖然最後的交易不是在拍賣會時完成,但按照規則,拍賣場還是會抽取交易額百分之一的傭金,其他錢怎麼弄?」

「這方面你是專業的,你看著辦,咱倆對半分。」王重笑道,在見識了維度世界的奧義之後,這些東西對他的吸引力大減。

馬東呆了呆,雖然和王重是好到穿一條褲子的鐵哥們兒,但那可是上百億的資產,甚至還包括了一塊拿著錢都弄不到的領地!

而且按照家族目前所掌握的信息來看,在那塊領地附近很有可能出現空間裂縫,如果真有那天,那領地的價值能接連翻上好幾倍!可王重居然把這上百億的東西,僅靠一句話交給自己打理不說,還直接對分了一半過來,這簡直是……

「幫你打理領地沒問題,但什麼對半兒之類的話,真當我是兄弟就提都不要提,你這不是打我臉嗎,」馬東好半晌才回過神,斷然拒絕道:「再說了,我現在還沒有在家族中獨立門戶,你真要給我一半,那錢也不是落到我口袋裡,我對家族雖然不至於心存怨恨,但怎麼也不能幫著家族坑自己兄弟吧,這次我可是有了教訓。」

「這樣,我有個機會,家族那邊對整個開計劃大概會在兩百億左右,我代表你入股,大概可以談到整個項目的六成左右,我代表你持股,光是這個就足夠支撐我在家族的地位!」馬東興奮的說道,這才是他想要的,就算要賺錢也不用賺王重的錢,這次的經歷告訴他,想要不成為家族的玩偶,就要擁有自己的力量。

然後馬東又展開三寸不爛之舌說服王重,馬東很願意當這個打工仔,在家族和王重之間,馬東毫不猶豫的選擇王重,家族當他是工具,但是他和王重是兄弟,一起做大事的兄弟,同時馬東又給王重詳細了介紹空間通道所能帶來的輻射效果,以及用處,最後直接把王重給說的睡著了……

艾蜜莉爾站在走廊上,眼前的路有點幽長,她並不喜歡,可這就是她生長的環境,已經在這裡站了三個小時了,一動不動,只能看著一旁的玻璃櫃櫥,裡面裝裱著的是阿薩辛家族歷代先輩的照片和名字,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名字,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