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四十一章 孫女婿???(二合一

第四十一章 孫女婿???(二合一 (1/2)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11-17 05:59  字數:4525

如果說傳統符紋是可以普及的工業化的,那生命符紋並不是適合這種路線,王重並沒有過於闡釋那個生命符文陣,畢竟這是艾俄洛斯的,但是這個過程的領悟讓王重和老波特都受益匪淺,尤其是老波特,他的底蘊和知識層面可不得了,老波特給他的想法,也讓王重更加清楚的理解小空間袋的本質,這讓王重學到了很多東西,在整個聯邦還真沒個幾個人能做出這樣的溝通,而王重對於空間的理解,可不是建立在聯邦基礎上的學院派,他本身就從辛巴那裡得到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維度的方法,在學習聯邦基礎的時候也是辯證的看,這種高度也不是一般學生或者老師能有的,只是以前沒遇到老波特這樣的人,就算說了也會被當成異端。

一老一少正聊得熱火朝天,那邊蘿拉已經捧著一個古香古色的紫色茶壺走了過來,這一老一少早已經昏天暗地,眼裡完全容不下別的任何生物了,連蘿拉走近了、甚至幫他們倒好茶水了都沒發現,然後蘿拉就聽到一句差點讓她腳下一滑的話。

只見老波特連連點著頭,最後千言萬語化為一聲長嘆:「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蘿拉的手一晃,差點把珍貴的白鶴紫砂壺都掉了。

這、這這這這是那個平時連聯邦總議長都敢張口就罵的爺爺會說的話嗎?而且,還是對一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年輕人說的?王重到底是個什麼人?符紋生命?靈魂鐫刻?什麼鬼?

蘿拉都呆了,只看到老波特感慨萬千的說道:「王重你對符紋生命的理解真的是讓我」

老波特這時才注意到蘿拉,隨手擺了擺,示意蘿拉趕緊走:「真難想像你這個小腦袋瓜子里到底是怎麼冒出這些東西來的,真有點高屋建瓴的感覺,如果不是親耳聽到,真是不信,摩爾那傢伙鍛造個武器還行,可沒這水平。」

「王重,你小子太了不得了,憑著有限的資料竟然可以達到這樣的高度,有沒興趣加入我的實驗組?」老波特是個急性子,談到這裡已經有點見獵心起了。

王重笑了笑,「我對符紋是有點興趣,但我更想成為一名英魂戰士,真讓我做研究時間一長就泯然眾人了。」

「別急著拒絕啊,這段時間你正好先體驗體驗。」老波特並不是個很容易放棄的人。

「這恐怕很難了,我還要參加集訓的課程呢。」

老波特差點被噎住:「集訓?那玩意不重要,你要是擔心學院方面的影響,我給你開個特例假條就行,其實完全不需要的啦」

「但是還有訓練啊,」王重笑著說道:「快開賽了,我們天京戰隊還想拿個好名次呢,不訓練可不行。」

「小傢伙你和我開玩笑吧?」老波特瞪大眼睛望著他,一臉很不可思議的樣子:「那些打打殺殺的破事兒怎麼可以和咱們要做的大事相提並論?」

這口氣

王重很是無語,肯定是不認同的,人各有志,但這時候反駁好像會顯得有點沒禮貌:「天京學院方面也對我們這一屆戰隊寄予了厚望呢,我們」

話還沒說完,老波特又打斷了:「天京學院?你們天京學院的院長是格林吧?回頭我就給他拍個天訊,我覺得你真的已經不用回天京了,卡波菲爾學院這邊無論哪方面的條件都勝過天京太多,如果你要是覺得這麼做有點對不起天京學院,乾脆這樣好不好,回頭我讓蘿拉那丫頭轉學去天京,讓她幫你們學院打那個什麼比賽去好了,那丫頭腦瓜子比你差點,但打打殺殺的還行」

噗通

這時候敢頭痛的也就蘿拉了,聽到這裡,蘿拉差點咬著舌頭,這傢伙給爺爺灌了什麼**葯,竟然拿自己去換他???

重點是,什麼叫腦瓜子比你差點,但打打殺殺的還行?

這爺爺是親的嗎?

屋裡那一老一小沒人敢去打擾,卡迪龍那幫人出來後,找個理由就早早的離開了,先前大家不重視王重,可老波特的態度擺得很明顯,這是看走了眼,再強留下來的話就是自己找不痛快了,最重要的是,他們太清楚老波特的風格了,反正該了解的也了解了。

其他一大幫學生也都沒了玩耍的興緻,其實具體發生了什麼他們也不太清楚,只聽說斯科菲爾院長親自過來了,然後一大幫先前還人模人樣的成功人士們就灰頭土臉的出來,包括剛才進去的幾乎所有各戰隊隊長們,現在除了老波特和蘿拉外,唯獨只剩下了天京學院的王重在裡面。

此時大家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對裡面發生的事紛紛猜測,大多數人只是覺得好奇、有趣,最興奮的其實還是阿諾條頓。

他可以說比在場任何人都更了解老波特的脾氣,護短、脾氣大、眼裡揉不得沙子,貌似波特家族的人都是這個脾氣。

剛才他在外面招呼客人沒有進去看到具體情況,但這根本不用猜啊,肯定是上次蘿拉被王重偷看的事兒傳到老波特耳朵里了,以這位老院長的脾氣,把王重生吞了都有可能!這方面,老波特絕對給力!

可這種想法才剛冒出來不久就被他自己掉了,如果老波特是進去找王重算賬的,那為什麼那個明顯看王重不順眼的撒克遜副隊長撒力,走出來的時候黑著一張臉?不單他,撒克遜隊長保羅的臉上也沒任何喜色,乃至於其他幾支戰隊的隊長臉上也都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尷尬。

「嗨,」阿諾條頓和保羅打了個招呼,遞過去一杯紅酒,沖裡面努了努嘴,笑呵呵的問道:「裡面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