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十六章 觸目驚心

第二十六章 觸目驚心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11-09 00:28  字數:2341

天京城這邊交通便利,是武裝鐵軌的一個大型中轉站,不少人都在這裡21車,戰隊所處的這截車廂中顯得有點空蕩,奇葩社四人組自動坐了靠里側的位置,把窗戶邊全留給那些有人過來送行的學姐學長們。

學姐學長們都盡量緊繃著臉,壓抑著臉上的興奮,聽著長輩們語重心長的說教,直到鐵軌開動,在窗戶邊上沖外面揮了半天的手,整個車廂突然就徹底靜下來了。

「解放了!哦耶!夥計們,都嗨起來!」海曼第一個尖叫出來,剛才被她老媽弄得差點都哭鼻子了,好不容易遠離了母親大魔王的恐怖感染力,必須得嗨!

「我決定!」蕾莉拉開她那巨型背包,好多各種各樣的零食:「車上這三天不減肥!」

「不能各玩兒各呀,要集體活動!」米拉米在旁邊扯大旗:「要團結!人多才好玩嘛,王重,你是隊長,你來想一個集體活動!」

所有人都期待的看向他,王重撓了撓頭:「玩牌吧,來三個志願者,其他人自動站隊,輸的一邊集體貼小紙條!」

「我和王重哥哥一隊!」艾蜜莉爾第一時間就跳到王重身邊,巴倫也憨笑著湊了過來:「我也選隊長!」

「這個我會一點,玩牌算我一個。」考爾比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戰隊里,這傢伙總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個,但是他刺客分院的老師曾說,能不讓人注意的,其實才是真正的刺客,考爾比的性子很適合刺客這條路,只是血脈天賦、家世各方面都只是普通人水準,沒有好的基礎和環境,可惜他這顆天生刺客的心了。

「是玩兒升級嗎?我也會。」斯嘉麗笑著參與進來,米拉米立刻第一時間成為她的隊友。

「靠,你們敢在我面前提玩兒牌?」海曼袖子一挽:「不知道姐是天京學院第一賭神嗎?輸死你們!格萊,和姐一隊,包贏不輸!」

「好的學姐。」格萊其實是最沒主見的,號稱「陽光萬人迷從不拒絕男」。

然後就是絕望的玩牌大戰。

海曼突然很悲催的現,自己那個賭神的稱號實在是太狹隘了,四個人里,只有斯嘉麗比她稍微弱一點,但也只是稍微弱一點,加上運氣的成分,她輸的甚至比自己還少。

王重這傢伙玩牌的時候應該不多,但你架不住他腦瓜子好用,打牌這種事兒其實是記憶力、邏輯能力等各方面的綜合素質體現,四副撲克,二百零八張牌,這傢伙在懂得規則的情況下,可以很快就把每個人手裡的牌都給算出來,而且不離十,和他打牌,你手裡基本上沒有什麼秘密可言,打了半天那傢伙才輸了三把而已。

可最恐怖的,還是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考爾比,這貨……

海曼覺得如果考爾比願意的話,這傢伙可以直接靠賭為生了,王重那種不外乎是記憶力、邏輯能力比較強,算牌強悍而已,但打牌的路數還是摸得出來,看得清楚的感覺。可考爾比打起牌來那就完全是讓人高山仰止,各種小手段、各種演技,王重輸那三把基本上就是他挖的坑,至於他自己,一把都沒有輸過。

格萊、海曼、斯嘉麗和米拉米的臉上已經差不多快貼滿了紙條,王重這邊,艾蜜莉爾和巴倫也都在興奮的出謀劃策,可再看看人家考爾比那邊,蕾莉已經無聊的跑到一邊吃零食去了,段數太高完全沒有懸念,也不需要什麼狗頭軍師,人家一個人就足夠玩死全隊,差距太大啊。

旅途無疑是歡樂的,第一天在車上都比較放鬆,一邊打著牌,大家閑聊些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也在欣賞著沿途的美景。

鐵軌上的車窗是完全封閉的,高前行中,空氣中的輻射因子會在與鐵軌生摩擦的情況下產生一定程度的異變,雖然對大多數新人類來說這不算什麼,但誰也不會樂意旅途中突然在頭頂上擦起一團火花之類的體驗。

透過車窗,外面沿途的景色盡收眼底。

遼闊無邊的荒野始終還是這個世界的主旋律,即便是在百城聯邦這個號稱已經高度自由的大6板塊,人類城市的覆蓋面積也還不足荒野的百分之一,大多數荒野都是十分蕭條貧瘠的,枯木橫生、雜草遍地,偶爾能看到一些落單的變異獸出現在視野範圍中,它們警惕的盯著這呼嘯而過的武裝鐵軌,感受著它往前衝起來時那股澎湃的力量,然後驚慌失措的四散而逃。

每隔一百里左右,都會看到一個坐落在鐵軌附近的營地,就像上次格蕾絲導師帶大家去集訓時的那個小營地一樣,他們的任務主要是清剿出現在自己這一百里區域範圍內的變異獸,將之殺死或是驅趕出武裝鐵軌的範圍。當然,這種營地的戰鬥力一般都不強,是沒有鑄就英魂的普通戰士甚至是沒有覺醒的普通人組成,平時驅趕些弱小變異獸,日子倒還算清閑,但如果遇上特彆強大的變異獸或是龐大的獸群,那對營地來說就是場災難了,運氣好的話,及時向上級部門報告,請求派遣專業的軍隊精銳,然後自己躲好一些,還能熬得過去,但要是運氣差一點,被這些高級變異獸或者是獸群盯上,那沒等支援到來,他們往往就得全軍覆沒了。

大家這一路過來的時候,就看見過一個前不久才被摧毀的營地,有軍隊駐紮在那裡,似乎已經解決了禍亂的根源,營地也在重新選址建設當中,但那堆積起來已經被燒得焦黑的人類遇難者屍體,那座如同被巨漢了一萬次,連塊瓦都不再完整的營地,落在眼裡依舊讓人感覺觸目驚心。

經過那段路的時候大家都沒有說話,人類還遠遠談不上掌控地球的程度,從黑暗時代以來,人類就一直沒有站到過食物鏈的頂端,即便是在地球。清閑而快樂的日子或許只會存在於學院中,真正的荒野、真正的禁區或者說真正的世界,殘酷得令人指,這些都是大家以後必須要直面的,說不定哪一天,自己也會成為那堆被燒焦的屍體其中之一。

最近嚴格早睡,加上中午要睡個午覺,頭暈狀況減輕不少了,全面檢查了大腦和頸椎,今天上午做了最後一項確診,沒有西醫層面的嚴重問題,應該還是長期積累的疲勞,也放下心來,這次延續的時間有點長,骷髏在努力復活,求一張月票,感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