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二十二章 可樂的威力

第二十二章 可樂的威力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11-05 17:19  字數:2354

這個稱呼似乎比呼喚木子和艾俄洛斯稍微管用那麼一點點,王重眼睛一亮,喊出了石破驚天的兩個詞:「可樂!火腿腸!」

…………

木子的世界是一片黑白。

其實在他剛生下來的時候,這樣黑白分明的世界並不是屬於他的。

他本有著一個幸福甜美的家庭,父母都是圖坦卡蒙一個小領地的領主,坐擁著一塊方圓數十里地的綠洲,那裡的人都很友好,在綠洲內耕作、在沙漠中狩獵,作為領主的父親在領地里素來有著賢主之稱,而善良的母親則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在所有人眼裡這都是一個天作之合的家庭。

那是一個無比美好的童年,木子在所有人的愛護和關心中長大,像一個妖孽一樣的天才,早早的覺醒了新人類的力量,直到他三歲生日那天。

父親一大早就出門了,聽母親說是去給木子準備一份世界上最珍貴的禮物,聯邦的可樂和火腿腸!

他聽說過那兩種東西,簡直就是用人世間最完美的辭彙都無法形容出那兩種神奇食物的美味,小木子從早上的時候就一直在期待著,這一定會是一個美妙的生日,如果不是他在玩耍時走進那間祭主所用的莊園的話。

莊園里有著一口很普通的棺材,去年父親祭主的時候,他曾遠遠的看到過一次,聽說那是自己家族從黑暗時代就流傳下來的傳家寶,小木子不太明白這麼一口古怪的玩意到底有什麼好『傳家』的地方,倒是感覺這口所有人談之色變的禁忌品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親切。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然後這口據說傳了十幾代都沒有任何異樣的棺材變了顏色,冒出那種淡淡的、藍幽幽的光芒。

棺材毫無徵兆的就被打開了,像是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美麗而多彩的世界從此消失,噩夢也隨之開始。

他身邊的一切都彷彿受到了詛咒,當天晚上,父親在運送貨物回來的途中聽說是遭遇了大規模沙漠獸潮的襲擊,整支小隊屍骨無存,緊跟著母親也病倒了,木子守在她的床前,僅僅只是三天,他親眼看著母親那滿頭的青絲在三天內就化為了森森白髮。

母親似乎知道一些什麼,看著守在病床前拉著她的手、哭泣著的小木子輕輕嘆氣,用那種憐愛的目光一直注視著他,直到終無聲息。

領地為父母舉行了盛大的葬禮,可就在葬禮當天,那群襲擊了父親貨物小隊的獸潮又襲擊了領地。

各種各樣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變異生物在領地中肆虐,將整個領地的一切都撕為了碎片、化為灰燼。

可就像是沒有任何變異獸能『看』到他,也看不到那口棺材一樣,遍地的廢墟中,只剩下了他們倆。

他顫慄、恐懼、不甘、後悔,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一次,他一定不會去接觸那口棺材,他覺得這一切都是那口不祥的棺材帶來的!可每次到了畫面的最後一刻,他卻又都義無反顧的背起了它,他要研究它、征服它,至少,不能讓父母死得這麼不明不白!可這條路太漫長了,至今已經有十多年,他在不斷的前行,實力的增長足以用恐怖計,可對這口棺材的了解,仍舊還只局限於簡單的黑白二色、簡單的生與死,或許掌握了一些關於棺材特殊的用途,但無法直指本質。

這些深藏在他心中最深處的畫面,此時正在木子的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著,這是他幾年前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做的噩夢,一開始時他掙扎著想要醒過來,可那種掙扎顯然卻只是無用之功,他一遍遍的沉淪在自己的夢境里,感受著夢境中那種讓他最悲切的痛苦,然後在他最痛苦的時候,他又睡著了,又開始做著同一個夢,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直到他突然聽到了一個很微弱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來:「木子……」

前一個是自己的名字,領地中這樣稱呼自己名字的人太多了,讓木子根本就難以在意,他這時還在群獸肆虐的畫面中,或許是領地中哪個驚恐的熟人喊的,但僅僅只有三歲的他,除了驚恐和哭泣根本就無能為力。

「禿子……」

這個稱呼讓木子楞了楞,似乎想起了點什麼,他狐疑的朝半空中看了一眼。

直到一個更大的聲音出現:「可樂!火腿腸!」

???

如果脆弱,那木子現在已經是死人了,但他沒有死,他活著,而且不斷強大,這是他要弄清他的命運,找到他的歸宿,無論生還是死,但絕對不是糊塗!

「是……王重?」木子想起這個名字,眼前的畫面頓時如同玻璃般破碎掉,他看到了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維度蜉蝣。

木子的眼中透射出令人驚懼的厲色,原來是這些東西,竟然敢褻瀆自己心中最神聖的地方!

他的世界一向簡單,生與死、黑與白,不是朋友,就是敵人,沒有任何中立的可能!

他身上一股恐怖的魂力立刻蕩漾開來,如同生死的判定!趴在他身上的那些維度蜉蝣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就暗淡下去,如同無數塵埃,抖落一地!

敞亮的通道隨之出現在了他眼前!

而在浮生門的另一道門戶中,艾俄洛斯的眼睛也終於睜開了。

剛才,他正經歷著一場似乎永遠都殺之不盡的戰鬥,無數恐怖的維度生物,六階的甚至七階的、乃至高高在上的八階!瘋狂的如山如海一般湧向他,他拚命的戰鬥著,不停的受傷,直到死亡。

艾俄洛斯記得的師傅說過,這就是他的道,自然之道——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他喜歡戰鬥,特別是這種熱血澎湃的戰鬥,他喜歡變強的感覺,只有在這樣熱血澎湃的戰鬥中,才能讓他愈戰愈強!

別人的戰鬥有更多的目的,而他的戰鬥就是為了戰鬥!

其實他很了解這裡,甚至無比清晰的明白這裡只是一個幻境,他甚至感覺自己隨時都可以強行自我清醒過來,可那又怎麼樣呢?

這樣流著鮮血的戰鬥讓他沉醉,那種真實的打擊感、感受著周圍那些強大維度生物那千奇百怪的、對維度力量的操控,讓他如痴如醉,每一隻新怪物的出現、每一次力竭的死亡都讓他欲罷不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