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九十七章 就是強大!

第九十七章 就是強大!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10-23 03:09  字數:2397

可竟然能用這樣的方式來破掉帕特魯夫螺旋突進,這得需要多恐怖的眼力和執行力?

塞西爾的眼中陰晴不定,複雜無比。

「塞西爾隊長,能不能來點新鮮的啊?」王重笑呵呵的說道:「用過的招就別用了!」

塞西爾一言不發,死死的盯著王重,他確實沒有打算在這場交流賽中暴露太多,因為他的目標是chf,乃至到了團戰的時候想出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這也是塞西爾心中懊悔的地方,如果他早點用全力,或許結果已經改變了,所以他要找到王重,找回面子!

他沒有反駁,只是握劍的右手緩緩回拉,身子半蹲微沉,一股魂力凝聚:「這殺手鐧本來不打算在這裡用,王重,你確實可以,竟然比我還能隱藏,但,你不是我的對手!」

此時的塞西爾,身上那股銳利之意驟減,彷彿還刀入鞘,可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如山嶽橫峙般的沉重大氣。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王重的臉上也顯現出一股興奮戰意。

「重劍式!」

塞西爾一聲低沉的悶喝,舉劍緩踏而來。

砰!

大廳里發出沉悶的劍擊聲。

沒有之前那暴速般的突進,也沒有讓人眼花繚亂的那種疾刺劍招,但在劍招落實的一瞬間,速度卻陡然加快!

僅僅只是不足數寸的發力距離,可在這段距離內的劍速,竟比任何快劍都還要更快幾分,更可怕的是劍招上的力量,讓王重瞬間判斷失誤,手中的符紋劍都差點被磕飛了出去!

緊跟著就是第二劍!

看似緩慢的劍招凝聚著恐怖的劍勢牽引,且環環相扣,無從躲閃。

大巧若拙!

砰!

王重整個人被生生震飛出去七八米遠。

斯嘉麗好不容易才放鬆一點的心神迅速又吊緊了,重劍式!

這都是什麼怪物,斯嘉麗當然知道,這是英魂戰士才能掌握的劍招,有點類似波特家族古拳法中的寸勁,化繁為簡,真正理解了魂力中的力與速度的境界,這不是劍招,是境界,蘊含了塞西爾的天賦和努力,才能達到對劍的理解。

「你的魂力太弱了,能接我幾招?」塞西爾的腳步在不斷靠近:「或者,你可以嘗試著盡量的躲!」

「你想太多了。」

穩住重心的王重手腕一擰,手中的符紋劍一甩,劍尖嗡的一聲顫抖起來。

塞西爾的重劍式終於讓他興奮了,坦白說op固然可以幫他驗證一些想法和戰技,但他渴望的是這種實戰,或許一個人想太多了,不斷累積著這種戰鬥的**,已經深入骨髓,甚至實戰的成敗的刺激,和生命的危險,包括了整個團戰的不確定細節,都能給王重帶來極大的興奮。

是的,就是這種不確定性,這是活著的感覺,而不是無邊無際的黑暗遐想。

當~~~~~~~

兩劍相交,王重的劍尖就像是抽打到對方的重劍上一樣。

轟……

塞西爾爆退五六步手中的符紋劍差點脫手,而王重竟然一動未動,塞西爾傻眼了,斯嘉麗也是目瞪口呆,塞西爾的魂力大概是王重的一倍,雖然戰鬥中這不是絕對的一加一等於二,可是這絕對是徹底的壓制。

而剛剛那一劍竟然直接擊潰了塞西爾的重劍式……

斯嘉麗覺得自己是出現幻覺了。

塞西爾死死的盯著王重手中的符紋劍,那顫抖的劍尖是因為魂力過度強橫灌注的結果,難道他感知的魂力其實是一種錯覺,對方是因為把魂力集中在進攻之中,導致體表反應的防禦魂力過低?

或者說,他的魂力具有迷惑性?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一些人甚至專門研究這種偽裝魂力的能力。

轟轟轟……

卯足了全身魂力的塞西爾,被王重三劍差點擊潰,當第四劍殺來,塞西爾一聲爆吼,左手猛然揮出,發出如同實質般的光芒!

嗡~~~

一股無形的力量將王重整個劍勢都帶得狠狠一偏,這股力量感受起來其實並不大,但引導力十足,劍偏的同時瞬間讓王重中門大開,隨之而來的便是塞西爾改變路數的快劍!

斥力異能,這才是塞西爾隱藏的殺手鐧!

異能這種東西,能不曝光就不曝光,關鍵時候就成了勝負手。

然而就在此時,王重身體一晃,猛然一擺,搖曳步,回手就是一劍反刺。

那古怪的斥力異能再度衝來,輕易將他的劍盪開,王重趁著盪劍的順勢繼續轉身,照著塞西爾的背心就是狠狠一腳。

這次塞西爾的異能也來不及激發,王重的符紋劍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力,……這個時候怎麼能用腳啊!

轟!

勢大力沉的腿力將塞西爾朝前狠狠踹出十數米,喉嚨一甜,險些一口血噴出來。

可還沒等他站穩,身後劍聲呼嘯。

塞西爾完全沒想到自己視為最大殺招、隱藏了足足一年的異能,用出來之後非但沒有建功,自己反倒瞬間被打得如此狼狽。

此時顧不得喉嚨里那將噴未噴的血腥味,回身出劍的同時,又是一道異能逼出。

可惜,生硬的招式是沒用的,異能也是如此,王重這一劍只是虛招,此時劍招一晃,瞬間讓那斥力放了個空,緊跟著,劍尖便已指到了塞西爾的咽喉。

大廳終於再度安靜下來。

塞西爾半轉的身子沒有再動,手中的符紋劍也保持著迴轉的動作,彷彿全身都已經僵硬,可握劍的手卻開始微微顫抖。

自從去年輸在籮拉的暴力下後,他閉門苦訓一年,原本是信心滿滿的,想要在chf上大展身手,他甚至有五六成的把握可以擊敗那個恐怖的獸女,以及她所率領的戰隊,可現在,一切都完了。

被一支去年排名倒數第一的學院擊敗後,幾乎散架的戰隊,原本就已經走在了崩潰的邊緣,自己這趟來就是要幫那些傢伙找回戰意的,可沒想到,連自己的尊嚴,自己的信心都一起丟在了這個漆黑的夜晚里。

他的眸子漸漸暗淡下去,目光中那火熱的自信逐漸消失,嘴角輕輕抖動了幾下,似乎是想說點什麼,可終究是一個字都沒有能說出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