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七十七章 套路很深

第七十七章 套路很深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09-07 00:10  字數:2242

在這樣的年代,城與城之間的聯繫一般都是武裝鐵路,鐵路附近倒還算好,其他地方完全是危險區域,至於像現在這樣的自駕游,就算是艾蜜莉爾這樣的刺客世家子弟也沒經歷過。

據說幾百年前的人類社會,無論誰,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去感受寬闊的自然,可對現在的人來說,這就太奢侈了。

寬闊無邊的荒野,與城市中最寬不過十來米的街道、房舍比鄰相比,視野實在是太寬闊。置身其中,整個人的心胸都有一種突然變寬闊的感覺。

先前的小小風波並沒有影響大家太多的心情,除了亞當斯一肚子憋火的悶不吭聲兒,其他人還是很活躍的。

裝甲車在荒野中顛簸了整整一天時間,下午三點過的時候終於到了目的地。

這裡並不是克洛伊崗哨的最前線,而是一個後勤營地,整個營不算很大,可也不小。周圍有用高壓電網拉起來的籬笆圍牆,一座哨塔孤零零的聳立在營地正中,高高的,警戒之餘,也方便附近迷失方向的人辨認。

這裡是武裝鐵路的一個巡邏營地,也隸屬於天京城的防禦武裝,一到這裡就感覺到了戒備森嚴,和謹慎肅殺的氛圍,這裡是城外的世界。

「大家一路辛苦了,有點顛簸,但總算到了。」格蕾絲導師的聲音讓所有人都感覺心裡一暖,還是導師好啊,感動得都快哭了。

「不辛苦。」泰倫斯忙著表現,「咱們還有力氣呢!」

「對對對,坐個車而已,有什麼好辛苦的。」

「哈,就現在這狀態,單挑變異獸都沒問題啊!」

群情激昂,吼聲震天,一個個都想給格蕾絲留個好印象,到了地頭,他們都想起了目的。

「很好,本來還說讓你們先休息幾分鐘。」格蕾絲笑著說:「既然還有力氣,那現在就開始吧。」

開始什麼?

四周頓時鴉雀無聲。

「五百個深蹲,五百個俯卧撐,做完的繞營地跑一百圈。」

尼瑪格蕾絲導師也玩兒套路啊?!

咱們只是謙虛一下而已

眾人面面相覷,望著周圍荒涼又有些陰森森的環境,想想城市裡的溫暖,真是日了狗了。

泰倫斯也傻了眼,吼歸吼,一路顛簸的都想吐了,「格、格蕾絲導師,剛才我開玩笑呢」

「可我沒和你們開玩笑。」格蕾絲笑眯眯的看了看手錶:「動作快的話,應該趕得上吃晚飯吧。」

晚飯

折騰成這樣,要是連口吃的都沒有,明天還訓練個雞毛。

「王重,你看起來還很有狀態嘛,我們來領個頭吧。」里維嘉微笑著說,在怎麼大度,這王重也有點不識好歹了,打臉陸戰天的事兒就不說了,亞當斯好歹也是他的人,當著他的面那麼說亞當斯也太不給他面子了,正好先稱量一下這個王重,實力這東西,親眼看過才算。

「好。」王重回答得很乾脆。

有人領了頭,其他人很自覺的就加入進來。頭暈不暈一會兒再說,晚飯沒得吃可沒地方哭去。

里維嘉做動作的速度很快,深蹲時的力量也很大,下車時的暈厥感只是一小會兒,早就已經恢復過來,但讓他失望的是,王重並沒有要和他比拼的意思,只是有條不紊的做著他自己的動作,很標準,很穩健。

深蹲、俯卧撐、饒圈跑,平常時候對這些傢伙完全沒有難度的事,但經過這一天的顛簸,一下子有人就忍不住想吐了。

格蕾絲實在高興不起來,這些傢伙簡直就是溫室的花朵,好像依賴魂力就可以無所不能似得,天真的要死!

難怪格林費這麼大力氣把她調回來,照這麼下去,天京學院真的要完了。

不論作為學院中堅力量的里維斯、斯嘉麗、海曼等人,又或是一年紀的艾蜜莉爾、格萊,這些傢伙的天賦都很不錯,甚至出身名門,戰鬥手段也都不算很差,雖然無法和最頂尖的那些名校種子隊相比,但怎麼著也不應該在是現在的樣子,只能說,他們太「花拳繡腿」,魂力只是取得勝利一個要素,影響戰鬥的因素太多了,體力、耐力、堅韌很多方面就算是到了英魂期,這些方面依然很重要。

沒有足夠強橫的身體,魂力就是空中樓閣。

至於超越**的意識,格蕾絲真的是沒法去評價了,真是的不入流。

她腦子裡正在梳理著集訓計劃,旁邊有個穿著軍裝的男子已經走了過來,他看起來三十多歲,滿臉的鬍渣,顯得十分粗鄺豪爽:「哈!老大,好久不見!」

「奧德里奇!」曾經的老同學再見,格蕾絲也挺高興的:「混得可以啊,要不是老師告訴我這地方,還不知道你小子都已經混到少尉,成了這裡的頭兒,不錯,這身軍裝還挺威風的嘛。」

奧德里奇和格蕾絲是同一屆的學員,當初還作為隊友一起參加大賽。可惜後來畢業前在修鍊上出了點問題,最終沒能鑄就英魂,被下放到內陸軍隊中,一混就是十幾年時間。

「老大,十幾年的交情,你這肩膀上兩條杠的一見面不說提拔提拔、鼓勵鼓勵,還嘲諷我這一條杠有意思嗎?不厚道啊!」奧德里奇一邊說,眼睛卻一邊死盯著那邊的兩輛重裝越野和裝甲車不放:「就這種車,你們前線精英開著玩兒的,可我在這邊呆了十幾年了,總共都沒見到過兩次,嘖嘖,瞧這線條、瞧這輪胎」

「別對著我的車舔口水!」格蕾絲好笑:「十幾年了還這德性,見到什麼好東西都想要。」

奧德里奇也不臉紅,笑嘻嘻的撓了撓頭,把目光轉向正在深蹲的一大幫學員:「這次代表學院參賽的就是這幫小子?」

「覺得怎麼樣?」

「就這麼一會兒能看出什麼名堂來老大,你也知道最近幾年我們學院墮落的很厲害,不能抱太大希望。」奧德里奇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