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四十二章 十字輪斬

第四十二章 十字輪斬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08-21 06:37  字數:2289

隱藏在樹林中的弔死鬼嘴角帶著一絲興奮的笑容,他喜歡這種狩獵的感覺,欣賞著對手的恐懼和無奈,尤其是美女,那感覺彷彿成為了主宰,掌握著一切,op對他來說就是一場享受之旅,什麼鑄就英魂都是狗屁,他不在乎,他就要爽,可惜他最感興趣的那個大胸夏爾米的異能太強橫了,對他有一定的剋制,最終沒有達成,這一直是他的心結,聽說夏爾米挺欣賞這個嘴強王者,那他就好好的玩弄一下。

第二次現身,又是三槍,弔死鬼知道,這樣的品字槍根本不足以幹掉嘴強王者,他的目的只是把對手勾引進來。

十字輪,這種****武器在樹林中更是毫無用武之地,別說樹木會成為遮擋,就算是空曠地區也是垃圾,但是對於狙擊手來說卻是天堂,如果是像他這樣的異能者,那就是敵人的地獄了。

周圍的一切都安靜下來,只有樹葉颯颯的聲音,想要靠聽力辨別是沒戲的,任何能夠辨別他位置的技巧,弔死鬼自己就是最擅長的,對手別想針對他。

轟……

弔死鬼出現在王重的背後,一槍轟了出來,當王重猛然一個側身閃過去的時候,弔死鬼早就不見了。

圍觀室也是靜悄悄的,嘴強王者完全進入了弔死鬼的節奏,對於攻擊者來說完全不費什麼心力,只要耐心等待機會,而防守的人則是時時刻刻都要高度緊張,一會兒時間還行,時間一長,真會產生一種絕望和抓狂的滋味。

這是人的本能,對於未知恐懼的壓力。

一會兒的時間,弔死鬼做出了三次攻擊,但都被王重躲了過去,王重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他是希望看到對方強大的地方,可對手似乎打算這麼無賴的一直折騰下去,這對他可沒有任何幫助,王重也沒打算把時間都浪費在這裡。

忽然一抖手,十字輪呼嘯著殺向右側二十多米遠的地方,樹的附近忽然發生了移動,一個模糊的影子像只老鼠一樣迅速的逃竄。

弔死鬼驚出一身冷汗,怎麼可能,他怎麼知道自己的位置,在自己不動的情況下,根本沒人能發現,肯定是偶然。

十字輪切開一棵大樹迴旋著回到王重的手中,這玩意真好用,雖然對魂力的控制要求有點高,但是比迴旋鏢提供了太多的可能,威力也要大的多,尤其是他的魂力在長距離消耗下並不會有太多的損耗,對於十字輪的控制就更充分了。

弔死鬼一動不動,他有耐心,他要拖時間,拖到對手著急,發怒,甚至崩潰,他喜歡看人性的弱點。

噌……

十字輪又呼嘯著奔著他隱藏的樹殺了過來。

弔死鬼猛然一驚,連滾帶爬的竄了出去,人們能看到的只是一串模糊的跟周圍顏色很接近的人形影子在移動。

十字輪切開了一圈大樹,帶著強烈的旋轉,幾乎沒有什麼減弱又回到了王重手裡。

王重越用越帶感,他對符紋設計有一定研究,這也是天京學院賴以成名的地方,相比符紋熱兵器系統的複雜,冷兵器相對簡單的多,但是這十字輪的出現打破了這種認知,摸索著表面的紋路和構造,只能說,到處都是細節。

人類近些年的發展中又回到了追求簡單方便攻擊方式的老路,不能說不對,但這樣真的是對魂力的正確使用方法嗎?

王重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冷熱兵器文明在魂力武器發展中的比重」,坦白說,他覺得冷熱武器需要一定的比例,而不應該被泛泛簡單的符紋熱武器所代替。

當然這種文章直接石沉大海,就算有也更多的是一些無聊的嘲諷。

十字輪又出手了,與前面不同,這次十字輪竟然帶著一個弧度繞開了一側的樹木殺向了弔死鬼,弔死鬼簡直覺得見了鬼了,這混蛋是怎麼找到自己的?

異能者?

視覺系?嗅覺系?還是什麼?

該死的,弔死鬼最怕的就是這兩種,這簡直就是他擬態的剋星,對付這種方式就只能拉開距離。

王重看著對手朝著遠方逃竄也是無語,這傢伙真的要一直這樣嗎?

或者說,他真的是完全就依靠異能?

王重只能追了過去,十字輪再度出手,弔死鬼一看對手真的完全找到了他的位置,嚇的渾身冷汗,再一回頭髮現嘴強王者和他的距離已經十多米了竟然把手中的重狙符紋槍給扔了,抱頭鼠竄……

圍觀室靜悄悄的,……這是那個讓無數勇者段位風聲鶴唳的叢林殺手嗎?

一直以來弔死鬼給人的感覺就是殘忍、耐心、猥瑣、冷酷,可以討厭他,卻不能忽略他的強大,可是在嘴強王者面前卻變成了小丑……不,小丑能給人帶來歡笑,而他呢……

重狙符紋槍的威力夠大,可是逃跑中就太影響速度,弔死鬼才不管臉是什麼東西,只要能跑就行,對手追不上自己就是平局,漸漸的弔死鬼又恢復了信心。

忽然之間腦後一陣呼嘯聲,本能的一縮頭,十字輪旋轉著略過,剛剛鬆了一口氣,十字輪……竟然又旋了回來。

碰……

直接砸在弔死鬼的頭上,弔死鬼一頭栽倒在地,十字輪旋轉著回到王重手中,王重正準備來個連環攻擊……

嘴強王者勝!

王重呆了呆,……這傢伙的防禦呢?一下子就掛了?

弔死鬼是一個潛行狙擊職業,所有的魂力都是用來潛行和狙擊上,防禦……跟當年的王重半斤八兩,這也是他為什麼絕對不和洞察系的人交手,根本不堪一擊。

圍觀區的人也是目瞪口呆,本以為是一場惡戰,結果嘴強王者輕鬆秒殺,別說嘴強王者了,連他們都感覺意猶未盡。

「奶奶的,剛才誰說這傢伙是高手來著,簡直比我還渣渣!」

「靠,那十字輪我都能抗個十下八下的,一下就完蛋,什麼弔死鬼簡直是脆皮鬼。」

一直以來困擾勇士段的弔死鬼就這麼輕易的被吊打了,這讓很多人都不太好接受,連夏爾米都有些目瞪口呆,這是那個折騰了她半天的變態對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