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斗戰狂潮 >第三十四章 一賤種情

第三十四章 一賤種情 (1/1)

小說名稱《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更新時間:2016-08-17 22:17  字數:2430

馬東也覺得人太少,實在沒有氣勢,奇葩社的招生算是徹底掰了,新生都知道聖·裁決和黑色玫瑰不待見奇葩社,除了格萊這種不在乎的,其他新生顯然有更多的考慮。

作為特招的艾蜜莉爾還是很忙的,沒呆多久就閃人了,而作為戰士分院新生的巴倫訓練任務也很重,而且擔任了班級里不少的雜務,搞得馬東完全沒過足社長的癮。

「王重啊,你覺得我是不是應該把奇葩社關了?」馬東可憐兮兮的說道。

「是。」王重點點頭,對於他這奇葩的想法,從一開始王重就覺得不太靠譜。

「作為兄弟,你怎麼能這麼打擊我呢,你要補償我!」馬東其實從一開始就不是很在意社團的成敗,雖然有點惋惜,可是在這幾天的忙碌中,他確實感受到力不從心,任何一個社團都是一定目標和底蘊,而他一上來就抱著玩的心思顯然是做不成的。

「後面這句才是重點吧!」王重太了解馬東了,每次裝可憐肯定有後手。

「嘿嘿,咱倆是睡一起的關係,誰跟誰啊!」

「我們只是一個宿舍而已!」

「哈哈,都差不多啊,明天周末了,你看我閑著也是閑著,要不陪你一起去聚會怎麼樣,你也不用太感謝我。」馬東笑眯眯的說道,斯嘉麗辦的這種聚會肯定不會差,運氣好的話,弄一個上手,那生活就不再寂寞了。

「可以啊。」王重說道,反正就是同學聚會,他本來就無所謂。

「給力,那就這麼說定了!」馬東直接蹦了起來,對斯嘉麗他就沒有想法了,畢竟兄弟妻不可欺,其他大把的美女還在等著他。

此時王重卻有點走神,他想的是卡洛琳,那個讓他一見傾心的女孩兒,本以為卡洛琳會聯繫他,可是到現在也杳無音信。

難道說只是自己一廂情願?

忽然之間,王重響起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他也沒給對方留天訊……

難得跟王重一起回宿舍,「王重,乾脆搬出來算了,你的智商我的財力,咱哥們可以在天京混的風生水起。」

「是嗎,你現在賠了多少了?」

「切,我這是鍛煉能力好不好,現在賠一點是為了將來賺更多。」馬東撇撇嘴,他看得很開,人生在世就那麼一回事兒,能爽則爽,「咦,有人來過?」

想到卡洛琳,王重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一個我喜歡的女孩兒。」

馬東如同發現了新大陸,「靠,兄弟,不是吧,你背著斯嘉麗外面有人了!!!」

王重差點吐血,「你丫的不說話能死嗎,什麼叫外面有人,我說了和斯嘉麗只是同學關係。」

馬東對於王重的「借口」完全不信,看著桌上的chf宣傳單,剛要扔掉,一旁的王重連忙拿了過來。

「這破玩意看他幹嘛,難不成你要參加?」馬東說道。

「今年是********,有試試的想法。」王重笑道。

自由聯邦的英魂學院按照地理位置分為東南西北四大戰區,每年各戰區的學院之間都有比賽,根據成績決定各學院的排名,學院排名也關係到聯邦支持的相關資源以及未來的安排,而四年則有一次全聯邦的大賽,是一年一度的全民盛世,今年正好是第二十五屆,由於正好是chf的百年盛典,加上國際局勢的敏感,聯邦決定大辦特辦,打出自由聯邦的威名,給帝國和異族一些壓力,也驗證一下op系統施行以來聯邦年輕一代的精英到底是什麼水平。

盛況空前是一定的,這也導致去年的分區賽打的如火如荼,當然這跟王重和馬東沒毛關係,每個學院只有十個名額,五名主力五名替補,可以說是寶貴的名額,只要入選了,不管成績怎麼樣,未來都是資歷上濃重的一筆。

「兄弟,哥們精神上支持你!」馬東無奈的搖搖頭,他知道王重的堅持,只不過很多事情靠堅持是沒用的,確實需要天賦。像他,雖然和艾蜜莉爾有血緣關係,但旁系就是旁系,艾蜜莉爾擁有異能,是家族重點培養對象,他毛也沒有,還好馬東想得開,淹死的都是會水的。

「對了,你喜歡的妹紙是哪個分院的?」馬東隨口問道。

「好像不是天京的。」王重說道,「我一見鍾情了。」

馬東呆了呆,「暈,你那叫一賤種情,聽我一句,距離產生的不是美,而是小三,不是你變成小三,就是中間一堆小三。」作為愛情大人的馬東對這種不靠譜的純愛是絕對理智的。

王重笑了笑,不予置評,兩人在某些方面的觀點還是很不同。

「別笑,跟你談正經的,有道是有花堪折直須折,我真覺得你應該把握眼前,別等將來後悔,對你來說,明天晚上就是決定命運的一刻,等待你的只有兩個結果。」馬東一臉嚴肅正經的說道。

王重哭笑不得,「不就一個派對嗎,搞得好像審判一樣。」

馬東皺了皺眉頭,「這種派對我參加多了,忽然邀請外人,不外乎斯嘉麗確實對你有意思,要麼就是……小丑。」

「小丑?」

「你就是明天活躍氣氛的小丑,等待你的可能是斯嘉麗、里維斯、米拉米等一群人的作弄。」馬東說道,在他們那個圈子這並不是稀奇的事兒。

王重想了想,「如果是斯嘉麗的話,應該不至於吧?」

馬東翻了翻白眼,「你這傢伙智商是高,但情商差遠了,作為社長和兄弟,我有責任照顧你保護你!」

王重翻了翻白眼,這傢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要不我找個理由推了?」

「那哪兒行,不能慫,這不僅僅是你和斯嘉麗的事兒,也是決定奇葩社和黑色玫瑰敵友關係的一戰,所以我已經跟斯嘉麗說了,我們奇葩社也要集體參加,共進退!」馬東社長大義凜然的說道。

一晚上馬東都在琢磨戰術,而王重倒是無所謂,和斯嘉麗有過幾次接觸,感覺並不是那種人。

對於這個問題,王重並不糾結很快進入夢鄉,望著呼呼大睡的王重,馬東著實無奈,怎麼說呢,有時覺得這傢伙傻傻的,有時又充滿了智慧,很多時候都分不清王重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不過作為哥們,他心裡對明天的派對並不看好,嘴上讓王重追斯嘉麗,完全是朝著好的方向想,可是作為曾經紈絝子弟的一份子,中學的時候他們也戲弄過別人,並不是什麼好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