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調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調任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3:39更新  字數:2559

一發安利賣出去的加布里埃爾心情愉悅的再次吃了三碗紅糖小圓子,完事終於離開的售樓中心。∞

「慢走,伊恩達先生。」於經理把加布里埃爾送到門口,然後笑著道別。

「下次見。」加布里埃爾點頭。

「好的。」於經理點頭,心裡卻瘋狂吐槽:「下次還是別見了,容易嚇出心臟病。」

可不是,加布里埃爾的食量著實是震驚了於經理,就他今天下午這一會功夫吃的那些東西,他得吃三天才行。

搞得於經理都覺得這米其林三星評的不是廚藝而是胃口,要不這人怎麼能這麼能吃。

最重要的是看起來還很瘦,於經理看著遠去的加布里埃爾標準的身材,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中年肚腩,忍不住嘀咕:「這怕是吃到異次元去了。」

帶著這樣的疑惑,於經理進去繼續工作去了。

可憐的他不知道,加布埃爾為了讓自己保持良好身材,每天保持四個小時的運動量。

神清氣爽的加布里埃爾則繼續開始了自己的覓食之旅,畢竟這剛剛吃的是點心,但現在又到飯點了,應該是吃晚餐了。

這一天可以說是過的很滿足,袁州的點心會很成功,加布里埃爾也找到了正當駐留華夏的理由。

並且暫時還不需要工作,因為美食城酒店還未開始營業,但住處卻快要有了。

因為加布里埃爾拒絕了吳雲貴提供的別墅,轉而選擇了一棟距離桃溪路最近,或者說距離袁州小店最近的一間三室一廳公寓。

美其名曰為了工作取材方便。

靠近桃溪路的那一片是最先修好的,是以不過多久加布里埃爾就可以直接住自己房間去了,都不用酒店桃溪路的來回跑了。

加布里埃爾是早就換了酒店了,但桃溪路附近還真沒什麼酒店,就連最新換的酒店距離桃溪路走路都需要二十分鐘。

不過等住上公寓後,以加布里埃爾的腳程只需要五分鐘就能抵達袁州小店大門。

當然,袁州對於有人因為他和楚梟而留在吳雲貴美食城酒店當主廚這事自然是不知道的,點心會完結後他練習廚藝後,難得早早的睡覺去了。

殷雅都不會在這時候來找袁州,因為殷雅太知道袁州的作息時間了,難得有機會多睡會,她自然是樂意的。

難得美美睡了一覺的袁州一起床,洗漱完換好衣服準備出門跑步,但跑步才第一圈的時候就在門口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這人就是錯過了點心會的楚梟。

楚梟穿著一身手工定製的藍白斜條紋的西服,腳上一雙白色皮鞋,頭髮一絲不苟中略帶凌亂,看起來頗有些浪子的感覺。

楚梟正雙手抱胸的站在袁州小店門口,就拿著斜靠著小店招牌下面的柱子上。

因為出色的樣貌,還惹來周圍早起買菜大媽時不時的偷看。

「來這麼早。」袁州腳步不停的說道。

「順路來的早,就到的早。」楚梟點頭,雲淡風輕的說道。

「早餐還有一個半小時開始。」袁州提醒道。

「我知道。」楚梟點頭。

「嗯。」袁州說著,然後慢慢跑遠。

而楚梟則沒有動,只是看著袁州跑遠,許久之後才低低的道:「不知道我還能夠追上你進步的速度。」

在廚藝上楚梟能感覺到他每進一步,袁州就會進兩步,甚至有時候是三步,這讓楚梟感到驚訝的同時又充滿了幹勁,但有時候也有些不確定的心情。

還好這樣的心情不會持續超過五分鐘,這不楚梟已經收拾好心情,大闊步離開了,準備一會差不多了再來。

早餐袁州今天準備的是葉兒粑,一種川省地道小吃,並且準備的青白二色的那種,白色為肉餡,青色的是紅豆沙甜味餡。

一人可以點兩隻,不過吃完後食客們一致要求這得點四隻才夠吃,畢竟這葉兒粑一隻是真的很小,只有女孩子半個手掌大小。

按烏海的話來說就是:「這麼小一個他都懶得嚼,嫌浪費力氣。」

但在袁州小店這裡吃,烏海還是認真咀嚼了的,不然根本吃不出味道就沒了。

當然,烏海也說了這麼小一塊的葉兒粑,等他咀嚼完也就消化完了,所以他吃完就餓了。

倒是楚梟很是認真的一口口的吃完了的,不過因為楚梟來的太早倒是和加布里埃爾完美錯過。

楚梟吃完,加布里埃爾則排在末尾,雖然楚梟一如既往的顯眼,但等待袁州小店食物的迫切心情阻止了加布里埃爾的眼睛,是以他並沒有看見楚梟已經再次路過回國了。

直到中午的時候,加布里埃爾就看見了楚梟,兩人之間知道點了點頭就算打了招呼。

午餐時間的店內來了一個只來過一次卻給人深刻印象的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謝蒿夫妻倆。

要說謝蒿為什麼給人深刻印象,那就要說起店內的十大毒瘤之一的腹黑魏先生了。

不要覺得魏先生只是腹黑了謝蒿一人,問問店裡的熟客,殺人不見血的魏先生,誰不知道?

上次魏先生特意選在謝蒿板上釘釘確定調任時,不帶惡意的請他來袁州小店吃了一頓全魚宴,美其名曰是送別宴。

但吃了這樣一頓心尖好美味的謝蒿,在猜測魏先生用意和回味全魚宴美味的煎熬中度過了半年之久。

那滋味真是難以形容,打個比喻來說就像是等另外一隻靴子落下的感覺,但這另外一個靴子遲遲落不下來,這讓謝蒿真是睡夢裡邊流口水邊輾轉反側。

說起來,這種效果,真的只有袁州的手藝能夠達到。

這不,謝蒿帶著自己妻子一進門就大聲道:「我今兒個調任回蓉城,來一頓全魚宴慶祝慶祝,給自己接風洗塵沒毛病吧。」

周佳看向袁州,袁州輕輕點頭,接風宴也是宴席的一種。

得到肯定回答的周佳才道:「可以,全魚宴tèjià38880/份,請問轉賬還是付現。」

「轉賬,已經轉了。」謝蒿忙道。

「好的,請稍等。」周佳確認了一下,然後點頭道。

謝蒿看周佳點餐去了,心裡吊著的心慢慢開始落回肚子里,嘴上卻忍不住道:「該死的魏芝麻,等我去了公司有你好過的,害的我折騰了這麼久才吃到。」

「這空氣都是魚香味的,真好。」謝蒿忍不住道。

「就你饞,還特意調任回來,幸好房子還沒賣。」邊上謝蒿的妻子,忍不住擰了謝蒿的胳膊一下。

「你不想吃?」謝蒿轉頭,鎮定的說道。

「……」這下謝蒿的妻子更加用力的擰了謝蒿一下,說真話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