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凌宏道歉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凌宏道歉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昨日09:30更新  字數:2522

加布里埃爾比楚梟還早坐上飛機飛往華夏,但這些楚梟和袁州都不知道。+

這邊,楚梟得知了袁州的點心會,立刻就開始著手安排自己的行程,準備挪出三天的時間去袁州小店。

但挪出三天加上來回的時間就需要五天的空閑時間,這樣最近的楚梟就非常忙碌了。

這不,因為時差原因楚梟正要開始忙碌晚餐的事情,袁州已經陷入了深度睡眠。

袁州做事一向很有條理以及計劃,睡覺那就是認真的休息,但有人卻翻來覆去的失眠了。

這人不是別人,就是凌宏。

說起來凌宏也是挺慘的,這幾天不是他不想出門,而是他出不了門。

原因倒不是他因為喝酒,或者作死被凌老爺子關了禁閉,而是因為那天喝完酒後他就酒精中毒了,並且是嚴重的那種。

因為沒有嘔吐所以酒液無法通過這個方式排出,然後被積壓在體內,直接深度酒精中毒了。

當天直接根本沒有醒過來,就那麼掛著水躺在樓下的客房裡躺了一晚上,期間凌老爺子還擔心的問家庭醫生這是怎麼回事。

在家庭醫生的解釋下才知道他是酒精中毒,並且已經用藥,只能等人體在藥物的作用下排出酒精人就可以醒過來了。

就像家庭醫生說的,凌宏第二天一早就醒了,但整個人的狀況卻差到不行。

因為頭疼的關係,還拿著腦袋當鐵錘使,砰砰砰的撞地上,那頭精神的毛刺刺的頭髮都耷拉了下來,臉色青白,沒有一點血色,整個人的意識都是模糊的,看起來非常不好。

若不是後來送醫做了大型檢查確實沒有問題,凌老爺子都差點心臟病發。

這樣的情況下,凌宏再次輸了一整天的液,自然也沒法去袁州小店。

直到第三天凌宏才恢復了自己的意識,頭腦清醒了起來,但因為三天沒吃東西只靠鹽水的關係,整個人是虛軟無力的,躺在床上也是動彈不得的。

這個動彈不得也得多虧了凌老爺子,因為昨天撞床墊以及牆壁地面的關係,凌老爺子直接出動了束縛帶把凌宏整個人綁在在了床上。

要不是凌宏說要自己上廁所,凌老爺子都不會解開。

「狗命重要。」凌老爺子對著凌宏要求解開束縛帶的要求只有這一句回答。

第三天再次被綁著輸液一整天的凌宏自然也沒時間來袁州小店,而三天等不到凌宏的阮小青在晚上也因為疼痛而失眠了。

「唔。」阮小青咬著呀,整個人蜷縮在床上,明明房間溫度很低,但她的額頭卻聚集了細密的汗珠,顯然整個人非常難受。

阮小青最後是疼著睡去的,而凌宏則是被綁在床上,盯著天花板想著明天如何措辭想了一晚上。

而袁州則是安穩的睡了一晚上,然後在固定時間醒來,起床洗漱然後跑步去了。

穿著黑色運動衣,袁州整個人顯得勁瘦有力,勻速的在桃溪路街頭跑著。

等跑到門口的時候,冷不丁的看到有人杵在那裡,開始袁州還以為是等吃早餐的烏海。

但隨著距離的靠近,袁州才發現是凌宏。

凌宏穿著一身卡其色的長款風衣外套,裡面是黑色的修身高領套頭毛衣,下身一條灰色牛仔褲,就那麼站在廚神小店招牌的下面,低著頭很不起眼的樣子。

「凌宏。」袁州停下腳步,然後道。

「袁老闆啊,跑步呢。」凌宏抬頭,有些有氣無力的打了招呼。

「來了?」袁州道。

「嗯,來了。」凌宏點頭。

「那就好。」袁州道。

「是啊。」凌宏嘆氣。

「早餐是清湯麵。」袁州一眼看出凌宏眼下的青黑,突然道。

「多謝袁老闆。」凌宏咧嘴一笑,臉上的沉悶少了許多。

「不客氣。」袁州說完,再次起身開始跑起步來。

「謝謝。」凌宏看著跑遠的袁州,再次道。

而這次袁州雖然聽見,但卻沒有回答,只是嘴角微微揚起,有些高興的模樣。

袁州並沒有問凌宏沒來的原因,反正這些事情阮小青知道就好,現在只要人來了就好。

「時間還不算晚。」袁州喃喃自語了一句,然後接著勻速跑了起來。

因為凌宏的到來袁州的擔心抹去,心裡的想法就活泛了起來。

「說起來我確實應該找招妹開始舉辦點心會了。」袁州邊跑邊認真的想著。

「舉辦完點心會就可以舉辦酒會,這樣那個任務就完成了。」袁州暗暗計算了一下。

「距離我個人展的時間可不遠了。」袁州想著到時候如何出場,如何走位能夠體現自己的風采,心裡暗自演練綵排了起來。

「到時候我可是掌握八大菜系之二的川菜和粵菜,以及黔菜以及滇菜的男人,征服到場的人自然是沒問題的。」袁州盤算著自己的手藝,然後暗自點頭。

袁州這裡氣氛輕鬆起來,已經跑完步洗漱完畢開始準備早餐清湯麵了,但一門之隔的外面氣氛卻有些凝滯起來。

甚至這個氣氛都影響到了趴在袁州門上的烏海,讓他都忍不住往門裡擠了擠,巴不得把自己提前擠進店裡才好。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就是凌宏和阮小青見面了。

是的,早晨阮小青和往常一樣,或者說是比往常早一些來到了桃溪路。

走進桃溪路阮小青心裡忽然就有了什麼預感,果然走到小店門口的時候就看到站在那裡的凌宏。

沒辦法凌宏實在太顯眼了,長的高高大大還帥氣,加上本身的氣質加成,阮小青根本沒辦法忽視他。

阮小青本想停在原地不往前走,但這樣有些顯眼,是以阮小青最終還是抬步若無其事的按著自己平時的速度和步伐走了過去。

但凌宏卻沒給阮小青這個機會,他看見阮小青眼睛一亮,立刻大步往她走去。

那架勢就是阮小青想躲都有點困難。

等到了阮小青的面前,凌宏也沒立刻開口,而是認認真真目光平和又溫柔的看著阮小青,從她的眉毛、眼睛、鼻子一直到淡紅色的嘴唇,凌宏都沒放過。

若是平時凌宏自然不會做出如此失禮的事情,但這次他顯然有些壓抑不住。

就在阮小青想開口的時候,凌宏行動了。

凌宏往後退了一步,然後微微低頭道:「對不起我三天沒來,讓你擔心了,我知道要是你三天沒來這裡,我恐怕要急瘋了。」

是的,凌宏道歉是為了他的無聲消失,而不是其他。

但凌宏這話說的狡黠而又誠懇……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