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行動派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行動派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2:06更新  字數:2416

「並且比我還年輕。」楚梟嘆道。

「這不可能吧。」加布里埃爾並不相信這個事情。

比楚梟還厲害的中餐廚師?加布里埃爾確定肯定有,畢竟法餐楚梟雖然是頂尖那一批,但也不是最厲害的。

有些老一輩的對於味道以及細節的追求更加嚴苛到變態,自然還是有人比楚梟厲害的,但也厲害得不多,甚至可以說是仗著年紀大經驗多而更勝一籌而已。

是以,聽楚梟如此高的評價,加布里埃爾第一反應就是不信,這樣的人恐怕不是天才,是妖孽才對。

「事實如此。」楚梟肯定道。

「那麼這甜水麵是他構思的?」加布里埃爾試探性的問道。

楚梟是創意法餐,經常會有新菜誕生,是以加布里埃爾也就順著這個方向想道。

「不是。」楚梟搖頭:「甜水麵是川省蓉城市很有名的一道地方特色小吃,因為使用複製醬油,口味回甜而得此名。」

「那還好。」加布里埃爾鬆了口氣。

其實在吃完這個甜水麵後加布里埃爾心裡對於中餐的那點偏見就少了很多,特別是在楚梟面前,他真的拿不起喬來,態度也就平和了下來,只是他吃到的不好吃的中餐陰影還是在的。

「但若是他做這道甜水麵,無論是口感亦或者是味道能夠勝出我十倍,相當於我的拿手菜。」楚梟回憶起袁州菜品的味道,直接說道。

「可……」加布里埃爾還想說些什麼,但被楚梟打斷了。

「既然新菜已經品嘗完畢,那麼你該離開了。」楚梟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

「額……」加布里埃爾有些無語,但還是道:「好吧。」

「多謝楚主廚你的甜水麵。」加布里埃爾道。

「不客氣。」楚梟揮了揮手,然後叫人來送他離店。

楚梟確實是對加布里埃爾提不起興趣了,因為他對自己的手下敗將一向沒有太大興趣。

若不是他開始輕慢了中餐和他的祖國,他也不會費心巴力的做這些,但既然已經征服了,那麼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倒是說起袁州,楚梟表示他有點想知道袁州最近有沒有新菜的動向了。

說做就做一向是楚梟的行事風格,吩咐菲爾讓人收拾餐桌後,他就直接回了自己辦公室打電話去了。

遠在華夏蓉城的袁州,這個時間正是晚上十點,晚餐營業時間,酒館時間開業的時候。

袁州正看著粵菜的書籍,手上握著刀感受切菜之間的細微差別。

是的,其實每個菜系對於刀工的要求也是有些不同的,而袁州正在融洽感受這些不同。

「叮鈴鈴,叮鈴鈴」還是一樣老舊的電話鈴聲響起。

袁州揮舞完最後一下,這才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手機。

「楚梟?」袁州看了下電話,然後接了起來道:「我是袁州。」

「多謝菜單。」楚梟道。

「等價交換,不存在謝與不謝。」袁州一板一眼的說道。

「確實,那麼你最近有新菜計劃嗎?」楚梟直接問道:「我最近會路過蓉城。」

「暫時還沒有,不過最近會有一場點心會。」袁州對於楚梟的路過心照不宣,直接道。

「這麼說來那我的時間應該是剛剛好的。」楚梟道。

「確實如此。」袁州點頭。

「那麼具體時間呢?」楚梟問道。

「暫時還沒確定,不過快了,還是由程技師主辦。」袁州道。

「我知道了。」楚梟道。

「嗯。」袁州應聲,然後電話里沉默了一會,袁州主動道:「那麼點心會再見。」

「好的。」楚梟應道,然後和袁州同時掛斷了電話。

是的,現在兩人已經可以神同步的一起掛斷電話了。

掛了楚梟的電話,袁州卻沒有放下手機,而是拿著手機在想事情。

「凌宏已經三天沒來店裡了,明天就是第四天了。」袁州心裡暗道。

「需不需要打個電話。」袁州拿著手機翻開電話本,但看著上面記錄的名字,又想起了殷雅。

畢竟這電話本都是殷雅幫忙存的,看到這些各具特色的名字自然會想起她。

「說起來不知道凌宏是不是想通了,這麼樣不好。」袁州回憶起今晚阮小青的神色。

雖然阮小青從第一天凌宏沒來就表情淡然,但今天第三天了阮小青的表現卻更加淡然了,或者是不在意了,或者是其他。

但無論怎麼樣,袁州知道這樣不好。

「感情的事情還真是複雜。」袁州嘆氣,收起了手機。

最終袁州還是沒打這個電話,因為感情是兩個的事情,他能做的不過是提高廚藝,讓食物來傳達所有的東西。

這邊袁州是糾結了一下的,但因為廚藝的關係他又把這種情緒轉嫁到了精鍊廚藝上。

但另一邊卻有人比袁州更加糾結,不過這人袁州可不認識。

這人就是加布里埃爾,他自從從楚梟的店裡回去後,就一直沉浸在一種情緒里。

那就是對中餐的好奇,但法國本地的他不敢再嘗試,並且就像楚梟說的,嘗試中餐應該去華夏本地。

「我應該怎麼做。」加布里埃爾有些苦惱的揪了揪自己打理整齊的金色鬍子。

「我的廚藝現在已經許久沒有提升,若是下次米其林的評選掉了分,那我不能接受的。」加布里埃爾忍不住這樣想著。

加布里埃爾對於中餐的好奇是因為想要提高自己的廚藝,他也是米其林三星的廚師,而米其林的評選每年都會進行。

「去一趟,說不定會有新的收穫。」加布里埃爾內心對於廚藝的熱情最終還是戰勝了對華夏本有的偏見。

是的,作為一個以自己膚色為傲的三星廚師,他也有其他本國人的一點小偏見。

而這點他從來不否認。

「甜水麵來自華夏的蓉城嗎?第一趟就去那裡探尋吧。」加布里埃爾記住了楚梟說的蓉城這兩個字,然後很快下了決定。

行動派的加布里埃爾在決定了後直接就開始訂機票以及酒店了,速度可以說是很快了。

「還有那個楚主廚推崇的廚師,想來應該能夠見到的。」坐到飛機上的時候加布里埃爾心裡這樣想道。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