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開水沖蛋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開水沖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昨日05:59更新  字數:2619

等待的過程在鄧雪麗積極處理文件中過去,實際上要不是時常的胃痛提醒,鄧雪麗都要忘記她還沒吃飯了。

再一次的腸胃絞疼襲來後,終於輪到了最後一批進店用餐。

「請幾位進店用餐。」周佳出門親自說道。

這時候已經胃很疼的鄧雪麗也收起了掌上電腦,聽聞這話挺直脊背就進門了。

剛剛空閑的店再次被食客塞滿。

「菜單在各位背後和桌上都有,只能點菜單上有的,如果不清楚有沒有可以問我。」說話的是程瓔。

在袁州這裡這麼久她早就對袁州菜單上的菜熟悉的差不多了。

其他食客都開始翻看起了菜單,而後進門的周佳也開始點餐。

鄧雪麗則看了看黔菜的菜單,仔細的查看一遍後,心裡悄悄鬆了口氣:「名不虛傳,連這麼普通的黔菜都有,果然這袁老闆是會做一個整個黔菜的,無論是大菜還是小菜。」

是的,鄧雪麗在菜單上找到了自己想吃的東西。

「點餐。」鄧雪麗開口道。

「好的,請稍等。」應聲的是程瓔,她快步走了過來。

「我要這個,和蒸臘肉以及一碗米百做白米飯。」鄧雪麗指著菜單上的兩個菜,然後道。

「好的,請先付賬後用餐。」程瓔應聲,然後道。

「知道規矩,已經付過錢了。」鄧雪麗點頭,拿出手機,上面顯示的就是她剛剛點的菜的價格。

並且這價格還是加上了迎客套餐的。

顯然,雖是第一次來店裡吃飯,但鄧雪麗還是知道規矩的,或者說她進店後認真的看了牆壁上的規矩。

「好的,請稍等。」程瓔確認了數目笑了笑,然後離開。

鄧雪麗點頭,然後下意識的就想摸出平板電腦,但看著剛剛送上來的迎客套餐,她又止住了手裡的動作,拿起水杯輕輕抿了口水。

飢餓空洞的胃部稍稍的被撫慰了一番,不再繼續強烈的刷存在感了。

「師公,新的單子。」另一邊程瓔走到隔板那裡大聲招呼道。

「直接說。」袁州放下菜,然後道。

說話的時候袁州頭也沒回,直接回到廚房繼續做菜,就是最後一批食客也不能大意。

「好的師公。」程瓔點頭,然後報出菜名。

袁州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手上的動作。

雖然袁州知道每個進店食客的咸甜口味,但那也是需要看過後才知道的。

聽完菜單袁州就側頭看了眼坐在那裡的鄧雪麗,然後又回過頭做菜去。

無論多難多複雜的菜到了袁州手裡那都不是事,更何況是鄧雪麗點的兩道家常小菜,這不才六七分鐘程瓔就再次端著托盤過來了。

上面一個蒸臘肉,一碗白米飯,一個搪瓷白杯子,就三樣簡簡單單的,這就是鄧雪麗點的餐。

「您的餐點,請慢用。」程瓔一一端上餐點,然後道。

「謝謝。」鄧雪麗點頭致謝,然後把目光轉向剛剛端上來的菜。

鄧雪麗第一個看的就是那個白色的搪瓷杯,裡面是一碗看起來像雞蛋湯的湯品。

「杯子還真有點意思。」鄧雪麗摩擦了一下杯子的把手,忍不住輕聲說了句。

壓下腦子了紛亂的想法,鄧雪麗端起杯子直接喝了一口。

搪瓷白杯子里一共有大半杯的雞蛋湯,杯口不小,這麼一端起來首先沖入鼻尖的就是雞蛋的味道,帶著點點的熱氣。

杯子稍稍一傾斜,那湯滑入嘴裡,順滑中帶著雞蛋獨有的清香,以及雞蛋的稠滑,直接順著喉嚨進入了胃部。

溫熱的雞蛋湯一下子就讓還在隱隱作痛的胃部得到了緩解。

「味道,好像……」咽下嘴裡的雞蛋湯,鄧雪麗忍不住出聲。

鄧雪麗沒繼續喝,而是放下了杯子仔仔細細的看著「雞蛋湯」。

其實這不是雞蛋湯,而是白糖開水沖雞蛋,滾燙的開水直接沖開生雞蛋,讓生雞蛋變成半熟的蛋花。

這是以前黔省比較特殊的吃法,現在開水沖雞蛋說少見也少見,說常見也常見。

說清楚點也就是,雞蛋也不貴,隨隨便便都能吃,並不會將開水沖蛋當做一道菜,但鄧雪麗還是喜歡在擅長做黔菜的館子里點這道湯,並且要求是沖生雞蛋。

每次吃到的都不是她記憶中的那個味道,但現在這碗卻讓她覺得這就是小時候的味道。

鄧雪麗作為一個連鎖美容院的高級經理要她說雞蛋的作用她能說出很多。

甚至就是開水沖蛋有什麼清熱止咳、補充蛋白質、保護視力的功效她也很清楚,但她吃這個卻不是為了保健,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執念。

「咕咚。」鄧雪麗再次喝下一口蛋湯,就連一旁散發著勾人食慾的飯菜都顧不上。

並且鄧雪麗越喝越慢,也就是袁州小店店裡溫度四季如春,就是端上桌的菜品也不會冷的很快,要不然這飯菜早就涼了。

就在鄧雪麗把雞蛋湯喝了只剩一口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開口了:「袁老闆,為什麼你的沖蛋能做的這麼正宗。」

是的,這在鄧雪麗看來才是黔菜的開水沖蛋。

鄧雪麗長相併不漂亮,看起來很普通,但眼睛有神,又很自信,是以她說的話很難讓人忽視。

這不她一開口周佳和程瓔都下意識的看向她。

只有袁州不緊不慢的炒完手上的菜,然後按照自己的步驟端到隔板上等食客拿走。

這時候剛剛問完已經知道自己唐突的鄧雪麗也清醒了過來,連忙道:「不好意思。」

「沒事。」袁州淡淡的說道。

「你說這開水沖蛋?」袁州道。

「為什麼你做的這麼正宗,這就是我小時候的味道,其他店都做不出來。」鄧雪麗道。

「很簡單,因為你小時候吃的味道是腥味,其他店用的是去腥味可生食的雞蛋,而腥味實際並非什麼好味道,但沒有這個腥味,也不是你要的美味。」袁州道。

「您用的不是可生食的雞蛋?」雖說鄧雪麗並不在意,但還是好奇的問道。

「不,我用的也是,但我保留了雞蛋本身的味道,就是你吃到的蛋腥味。」袁州道。

「原來是這樣嗎?」鄧雪麗喃喃,然後又問:「袁老闆您不是說,腥味不是什麼好味道嗎,為什麼你還特意保留?」

鄧雪麗這個問題,也引起了旁邊人的好奇,都不傻,想想也知道,這種特殊的雞蛋是需要培育,花精力。

花時間培育不好的東西,這不像是袁州作風。

「各地有各地的口味,有優點也有缺點,但這才叫地方美味,而且能夠滿足食客的美味,才是美食。」袁州回答。

看鄧雪麗一臉懷念又恍然大悟的樣子,袁州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一件事。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