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四百章 原則是什麼?

第一千四百章 原則是什麼?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6:07更新  字數:2683

阮小青的拒絕在凌宏的意料之中,又不是青梅竹馬,怎麼可能有那麼容易的情投意合。小說

是以凌宏並沒有很失落,就像他自己所說的,喜歡是他先喜歡那自然就是他自己的事,若是將來兩人在一起那才是兩個人的事。

凌宏整理了一下心情就離開了,公司還有一攤子事等著他的,說起來,他對公司的事情也更上心了些。

連姜嫦曦都還誇了他一句。

更何況最近凌宏為了能夠天天來袁州小店吃飯,那可是很拚命的,甚至從不加班的他,都加班開會,他妹妹前些天都還建議凌宏,如果出了什麼事,就去看個心理醫生。

嗯凌宏妹妹感覺他不正常了,凌宏沒有解釋,反正加班加點,空出時間來袁州小店。

在以前是不可能的,袁州小店的飯菜好吃,凌宏也很喜歡這個地方,甚至於過年都會無意中走到這邊,但凌宏畢竟不是烏海,休息也是很重要的。

凌宏和阮小青兩人剛剛到對話,就在袁州小店的側門說的話,而這時也是袁州送走周佳和程瓔的時候,好巧不巧的就聽完了凌宏被拒絕的全過程。

「這」袁州看著凌宏走遠的背影,淡淡的嘆了口氣,沒有出聲又默默的了廚房。

「還能天天來吃飯就好。」袁州輕聲嘀咕了一句,然後就練習起了粵菜。

時間在凌宏全力以赴處理公務中飛速過去,也在袁州認真研習粵菜中過去,很快就來到了中午的午餐時間。

提前到來的凌宏一到桃溪路街口就開始環視周圍人群里阮小青的身影,在凌宏看來阮小青的身影自然是很特別的,萬千人群中,一眼就能認識,是以他一下子就找了阮小青。

阮小青穿著一身和早晨截然不同的全黑衣服,就連外套大衣以及漆皮鞋子都是黑色的。

這樣的黑色襯托的阮小青多了幾分凌厲和幹練,但雪白的脖子和臉部皮膚卻又無端添了幾分纖弱。

就是這樣的阮小青步伐慢悠悠的朝著桃溪路走過來。

「小青,中午好。」凌宏快步走過去打了個招呼。

「嗯。」阮小青抿著嘴點頭。

「這衣服很好看,很襯你。」凌宏真心實意的誇讚道。

而被誇獎的阮小青卻愣了愣,然後才點頭:「謝謝。」

「不客氣,就是我覺得你太瘦了,應該多吃點。」凌宏語氣關心的說道。

凌宏是注意到了的,阮小青雖說三餐都來小店吃,但每次只會點一份菜。

這個一份菜就是指若是米百做也只吃一碗米百做,或者一份蛋炒飯,還會特別要求袁州少要點飯。

雖說凌宏看不出袁州端上來的蛋炒飯少不少,但阮小青是吃的真少,並且這個要少點飯的舉動在店裡也是獨一份的了。

就連點個清湯麵,人家都恨不得袁州連鍋一起端給他,阮小青倒好,她只會說面少一點,湯多一點這樣的話。

也就是袁州小店的食客風格各異不同,要不然阮小青每次這樣說就不是引來側目,而是引來全體圍觀了。

「謝謝,但那些已經很夠了。」阮小青清亮的聲音比起平時多了些暗啞,語速也加快了些。

「怎麼樣,晚上要不要一起嘗嘗袁州酒窖的酒?」凌宏以為阮小青不耐煩,但穩了穩心神還是再次語氣輕鬆的問道。

「不用了,我其實就是好奇,並不能喝酒的。」阮小青認真的說道。

阮小青說這話的時候很是認識,直視凌宏的眼睛讓他看到她的決定。

「那快過去吧,圓規那裡可是每天每頓都人山人海的。」凌宏聳肩,指了指已經開始聚集人群的小店門口。

「嗯。」阮小青點頭,但步履還是不快。

而凌宏也不催,就陪著阮小青緩步往前走去。

這麼短短的距離兩人沒再說話,就是安安靜靜的走著,等到了店門口就和往常一樣,阮小青站前面,凌宏站她身後,認真的排著隊。

兩人之間的氣氛安靜而靜謐,也算是難得的和諧。

而在背對凌宏後,阮小青纖白的手就快速而隱蔽的按壓了一下左上腹,臉色稍緩後,阮小青才放下手,表情略略鬆了下來。

不著痕迹放鬆下來的阮小青這才對著剛剛轉頭沖她打招呼的夏瑜笑了笑,算作招呼。

胰腺癌在後期的臨床表現有三種,若是胰頭部腫瘤晚期會出現疼痛和黃疸,胰腺頸部腫瘤表現為背部疼痛,而阮小青這種胰腺尾部的腫瘤則表現為背部疼痛和左上腹疼痛。

這也就是阮小青換了衣服的原因。

當然,這些凌宏自然是不知道的,因為哪怕疼痛阮小青的身影也沒晃動一下,按壓腹部的動作也做的很隱蔽。

凌宏和阮小青這裡氣氛看似和諧,實則洶湧,而隊伍前面就是真的洶湧了。

因為阮小青腳程的原因,兩人排的位置到了中間,不是在開頭。

今天頭排的位置第一仍然是烏不要臉,第二則是姜嫦曦,第三是許久沒來的鄭嫻,是的鄭嫻。

那個有著手推波浪短髮,看起來溫柔又強勢的御姐,也是那個提議玩遊戲最後通殺陳維他們,喝了所有郫筒酒的女人,也不知道和姜嫦曦是怎麼認識的,今天就這麼一起過來了。

再之後是今早沒抽到酒的馬志達,只見他抱著個包裝的極為完整的盒子認真的站在那裡排隊。

而他身後的則是袁州的小迷妹唐茜和她身後的漫漫。

「今天喝不到新酒你怎麼還是來了?」唐茜好奇的看著馬志達問道。

「他早晨嚶嚶嚶的跑走,現在自然是來聞聞味道的。」烏海在前頭順口接話道。

「滾,什麼嚶嚶嚶,老子是大步流星直接轉身就走好吧。」馬志達沒好氣的白了烏海一眼。

「你怕是對自己的腿有什麼誤解。」烏海摸著小鬍子看著馬志達穿著牛仔褲的腿,認真的說道。

小短腿也沒比魯班好多少。

「」馬志達表示他現在就想打死這個人。

「打人不打臉,說人不揭短,這是吵架界的基本規矩。」馬志達嚴肅的說道。

「你覺得是連臉都沒有,還會有臉這種高級的玩意?」烏海奇怪的瞥了馬志達一眼,然後繼續盯著店內去了。

「那個,你和烏大哥吵架是吵不過的。」就在馬志達還想再懟的時候,身後唐茜猶豫的聲音傳來。

「好吧,也是。」馬志達一想烏海的性子,無奈的點頭,然後轉頭不看烏海,和身後的唐茜以及漫漫說起了話。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