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好過楚梟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好過楚梟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2:06更新  字數:2649

因為杭田透露的信息和誇獎的話,袁州又和杭田寒暄了幾句這才開始新一輪的刀工交流。

隨著交流的菜品越來越多,杭田的心裡對袁州的評價就越來越高,因為袁州所切的每一道菜,下的每一刀都是那麼恰如其分,力度均勻。

並且杭田能看到袁州對於每一個食材都是了如指掌的,從哪裡開始下刀到從哪裡收刀,每一次都是剛剛好,不多一分不少一分,很是合適。

「老朱真是虧了,應該早點來見見袁主廚。」杭田看著握刀的袁州,再次感慨。

倒不是杭田僅僅看袁州的刀工就對於袁州的評價過高,而是因為刀工其實是廚師的基本功之一。

而這基本刀工的重要卻超乎想像,首先一道菜需要就需要刀工精湛,菜品切的大小要一致,這樣翻炒的時候才能保證每一片葉子或者每一片菜能夠受熱均勻,一起出鍋的時候菜的生熟保持一致。

但現在袁州這刀工已經超過這簡單的一點,已經到了可以稱之為藝術的地步了。

每切出的菜不論是拿出來單獨看,或者是合成一起都是非常漂亮而完整的,甚至切出來的蔬菜紋理如何都被考慮到了。

用一句網路俗語難講,難以想像,此子恐怖如斯。

等到竹籃子里的菜品都被切完後,杭田忍不住道:「小袁今年有沒有興趣參加國宴的選拔?」

「嗯?」袁州疑惑的看向杭田。

「周會長沒和你說?」杭田反問道。

「沒有。」袁州搖頭。

杭田倒是沒想到袁州一點不知道,但也沒多想,只是開口道:「每年咱們華夏都會舉辦好幾次國宴,有些是為了接見外國使臣,有些是高規格的咱們國家大領導和外國大領導的宴會,既然是宴會那自然少不了美食,這就是國宴了。」

「這些國宴總得有人做是吧,至於誰去做,大多數都是由國宴賓館那裡的廚師做的,但現在一些特別出色的也會被特徵去,我就去過兩次。」杭田道。

「但我記得國宴廚師現在都是簽訂的勞務合同,一般是五年起步。」袁州道。

「是,但只要政審合格,身家清白,對於各種菜系各國風俗食化了解都能去,也算是一種見識。」杭田道。

「並且國宴一共需要一百六十名廚師,而有些名額是可以推薦的,我可以推薦袁主廚你去。」說這話的時候杭田非常認真。

開始杭田那麼問的時候是有些衝動的,因為他看到袁州的刀工,然後起了愛才之心才會這麼問,但越說他倒是越覺得這樣的機會應該留給袁州這樣手藝出眾的年輕人,是以也就越來越真誠了。

袁州心裡有些意動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認真的想了想後才鄭重的開口。

「謝謝,但這國宴是以淮揚菜為主,現在經幾代廚師的潛心整理、改良、提煉而成,就我知道的裡面的川菜,少了麻、辣、油膩,各種菜系都在原來的基礎上,做了改進,菜譜一般也以清淡、葷素搭配為要,我現在還不能勝任。」袁州搖頭拒絕道:「我現在並不會做淮揚菜,還差得遠。」

「這麼說也是不適合你,那推薦名額的事情就算了。」杭田被拒絕心裡也不惱,反而再次認真的思考後點頭,贊成了袁州的說法。

「多些杭大師。」袁州再次道謝。

「不用客氣,機會是屬於你這樣的年輕人的。」杭田道。

「那我先去做午餐,您稍等。」袁州溫和的笑了笑沒說話,然後轉而說道。

「好的,那老夫我就等吃了。」杭田道。

「您稍等。」袁州點頭。

杭田沖著袁州點頭,然後袁州拎著兩人切完的食材去了小店的廚房。

而杭田則是看著袁州走遠,然後感慨的嘆了口氣,別說一般廚師,百分之九十九的廚師,聽到國宴推薦,恐怕是再不適合也要硬上,但袁州還能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合適。

「又努力,又有天賦,還對自己有客觀評級,心性好,這樣的人不成功,什麼樣的人才成功?」杭田現在是很明白,為什麼周世傑和張焱,把袁州當寶貝一樣了,這樣的年輕人,必須保護起來。

杭田接著摸出了手機,這通電話自然是打給本來和他有同樣想法,卻沒狠心抽時間來的朱贇朱師傅。

畢竟杭田和他也算是不錯的朋友,因為恰好兩人都去參與過國宴的烹飪,並且又都屬於頂尖一類的廚師,自然是有不錯的交情。

電話響了沒一會就接通了,那頭傳來朱贇的聲音。

「老杭啊怎麼?這個時間找我有什麼事?」朱贇中氣十足的開口道。

「我來蓉城了。」杭田也沒賣關子,直接說道。

「你找袁主廚去了?」朱贇瞬間理解了杭田的意思,驚訝的問道。

「嗯,還討了杯茶喝,就是後天。」杭田道。

「你說的是袁主廚親自開的茶會?」哪怕朱贇遠在粵省,但他顯然也知道袁州開茶會的事情。

可見他是特意關注過的,而這也是因為袁州現在不光在食客中聲望很高,在廚師中的聲望也越來越高了。

「對啊,聽說有好茶,我就厚著臉皮討了杯。」杭田點頭。

「那你這老不休的可是夠不要臉的,居然向人家小輩要東西。」朱贇既羨慕又有點微酸的說道。

「什麼小輩,那袁主廚是和我們一輩的,當然我說的不是年齡是廚藝。」杭田沒好氣的說道。

電話那頭的朱贇沉默了一兩分鐘這才再次開口:「你已經和袁主廚交流過了?」

「對啊,剛剛交流完刀工。」杭田點頭。

「如何。」朱贇只問了兩個字。

「超過楚梟。」杭田也只回答了四個字。

「嘶。」朱贇忍不住在電話那頭嘶了一聲,然後才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在當初楚梟回國,橫掃國內青年廚師一輩,被他們老一輩的認為是廚藝界的不世天才,就好像烏海對於畫壇,但沒想到還能有比楚梟更厲害,更年輕的廚師。

畢竟,很難想像,一個比烏海還有天賦的畫家。

「可不是。」杭田贊同的說道,然後過了一會道:「朱老頭你說咱們是不是老了。」

「怎麼?這麼大打擊?」朱贇調侃道。

「倒也不是打擊,只是看那袁主廚今年還沒三十呢。」杭田道。

「哈哈,現在的年輕人本來就不得了,超過我們有什麼奇怪的,別想太多,咱們老薑還是有用處的。」朱贇安慰道。

「也是,咱們還可以教教徒弟,為廚藝界做做貢獻。」杭田說這話顯然是不清楚程技師是袁州徒弟這件事。

在杭田和朱贇這個身份就是要打聽袁州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問問袁州的廚藝,對於他的私事那是會注意避開的,自然也就不知道這事了。

「說得對。」朱贇贊同的點頭,然後接著道:「看來我要儘快來一趟蓉城了。」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