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不相上下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不相上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2:06更新  字數:2373

「袁主廚真是講究。」杭田見袁州帶了口罩,心裡不禁感慨。

不過杭田倒也不怪,因為視頻里和張焱討論的時候,袁州也是這樣說話的時候不帶口罩,但一旦切菜或者觸碰食材都會帶口罩,給人一種嚴謹的感覺。

但杭田可沒有這個習慣,他只是認真的在袁州準備的水盆里洗了手,擦乾淨了刀,然後開切。

作為淮揚菜名廚,還是兩次參加過國宴的名廚,杭田對於刀工的技藝那真的是技藝非凡。

只見杭田手握著刀,臉溫和的表情瞬間變得嚴肅,本來看起來老邁的雙眼一下子犀利的讓人不敢逼視。

這真不是誇張,打個簡單的方,正直老警察目光真有正氣凜然。

「嚓」刀和脆藕輕微摩擦的聲音,這聲音極其輕微,脆嫩的藕接觸鋒利的刀刃然後再是刀背。

若不有這聲音為證,單單用肉眼看的話,幾乎看不見杭田切出來的藕片在哪裡。

是的,杭田所切的藕片極為透明,透明到能清晰的映出刀背的樣子,只是剛剛直接看刀背的時候多了一層朦朧感而已。

而那層朦朧感是那被切下的藕片。

「嚓嚓嚓,咄咄咄。」杭田起手下刀的速度很快,不一會那條脆藕切了過半了。

每切一下杭田都會用刀背輕輕別一下,讓薄薄的藕片往前方倒去,以此來方便後面切的藕片。

切個藕對於刀工大師級別的杭田能有多難,不一會他切完了。

「好了,袁主廚呢。」杭田放下刀,擦乾手道。

「我也切完了。」袁州點頭,伸手示意道。

「你這……」杭田抬頭一看,瞬間驚訝了。

由不得杭田不驚訝,因為他看見的是菜板一個完完整整的藕,根本不是藕片。

那藕像剛剛袁州自己才放去的模樣,甚至杭田清楚的記得這藕在菜板的位置都沒變。

潔白晶瑩的藕,那大小相同的七個孔洞,還有那藕本身的藕節都在那裡。

看著杭田如此驚訝的模樣,袁州也沒開口,只是讓開了一下身子。

隨著袁州讓開,他背後本來被擋住的金色陽光直接照在了藕節的身,這下子杭田才能看出那藕整個籠罩著淡淡的光芒。

仔細一下哪裡是什麼光芒,這分明是藕被切斷後太陽照過來照射到了那不明顯的藕絲髮出來的。

「巧奪天工,袁主廚這一手刀工真是巧奪天工。」杭田感慨道。

「您的刀工也是極其出色。」袁州指著杭田面前的藕片說道。

杭田又恢復了平時溫和親切的模樣,直接從案板拿起一片藕。

那一片藕被捏在杭田的手,輕薄的幾乎看不見,不,或者說是能清楚的透過藕身看見藕片後的東西,也是傳說的可以映字。

並且最重要的是,那拿起來的藕片沒有一點點的藕斷絲連。

切藕還一點最重要的是這藕好切,但那相連的絲卻不好辦,只有極快的刀才能切斷那絲線,但刀若是太快又怎麼保證這藕片薄呢?

但顯然這對杭田和袁州來說都不是問題。

因為這時候袁州也從自己看起來完整的藕節捻起了一片藕片,一樣是可以映字的輕薄,一樣是乾乾淨淨毫無藕絲。

「看來咱們這一老一少的刀工不相下。」杭田放下手的藕片,笑著道。

「現在來看確實如此。」袁州點頭。

「後生可畏啊,袁主廚其實已經超過我了。」杭田指著那被抽了一片藕還依然看起來完整的藕節,感慨道。

「不。」袁州嚴肅的搖頭,然後接著道:「您的年紀已經過了體力的巔峰時刻,但我還處於這個時間,嚴格來說您的刀工我厲害。」

「哈哈哈,你這小子是在說我老了?」杭田故作不滿的問道。

「不是,我是在說事實。」袁州搖頭,認真的說道。

「張焱說的沒錯,你是個刻板認真的性子,我們這些老人家還講究規矩。」杭田看袁州那的模樣,忍不住笑道。

只是不能袁州回話,杭田又接著道:「不過,學廚確實是需要這份認真的,袁主廚你很好,真的很好。」

「謝謝。」袁州點頭致謝。

「不用謝,這不是誇獎,而是事實。」杭田笑眯眯的說道。

「這一趟來的值,視頻里看終究還是有點不真實,但現實卻視頻里的還不真實,但足夠震驚。」杭田指了指袁州的案板道。

「還接著來嗎?」袁州問道。

「來,怎麼不來,我可是難得放下所有的事情,那自然要切割痛快了。」杭田被袁州激發了鬥志,幹勁滿滿的說道。

「好。」袁州頷首,然後接著拿起了小巧的茨菇。

這茨菇是澤瀉科慈姑屬的一種植物,果實可以食用,原產地是華夏的華和華南地區,茨菇吃起來是剛剛入口的時候微苦,回味卻是甘甜。

甚至沈從曾經稱讚茨菇格土豆高。

袁州選擇茨菇的原因是這事淮陽那一帶的特產蔬菜,對於杭田來說較熟悉。

並且這茨菇若是切片,那必定要破壞它的整體完整感,因為茨菇的形狀是卵形或闊卵狀近心形,但頂端卻漸尖至短尖,會生出一個短短的芽一般的樣子。

這樣的茨菇要切成漂亮的片不是那麼容易分配的。

「這茨菇可是好東西啊,那咱們今天切片吧。」杭田首先說道。

「好,午吃這些,希望杭大師能留下一起。」袁州道。

「那感情好,看來我不光能見識到袁主廚的刀工還能領略到袁主廚的廚藝,這實在是再好也沒有了。」杭田樂呵呵點頭。

「杭大師客氣了。」袁州道。

「我這可不是客氣話,是實話,看來老朱沒來是虧了。」杭田接著道:「這老朱是做粵菜的,當時看來袁主廚你的視頻本來也說要來,只是一時脫不開身。」

「能跟杭大師這樣的大師交流我是很樂意的,如果朱大師能力這也是我的榮幸。」袁州不動聲色的說道。

「哈哈,你這不能叫榮幸,應該說是咱們廚師的正常交流,袁主廚雖然年輕但廚藝卻已經和我們這些老傢伙肩了。」杭田說這話的時候格外認真。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