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被救的人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被救的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3:41更新  字數:2493

「您說。」袁州客氣道。

「這樣我先說我自己的私事。」凌宏的爺爺年老成精,早就知道袁州的性子,也不廢話,直接就開口道。

「好的。」袁州點頭。

「今天來這裡本來是為了賈班長的事情,但走到半路聽說了你茶會的事情。」凌老爺子頓了頓,然後接著開口道:「所以我想來求個請柬,不知道袁老闆是否願意?」

「請柬。」袁州沉吟了一番,沒有立刻回答。

而凌老爺子一臉緊張的盯著袁州,蒼老的手都忍不住握了起來。

沒辦法,由不得凌老爺子不緊張,他現在退休賦閑在家,沒別的愛好就愛喝茶。

但好茶難尋,雖然以他的地位那武夷山上的母樹大紅袍曾經也是喝過的,但就像凌老爺子自己說的那麼一點,每次拿到手跟喂鳥也差不多了。

凌老爺子早就知道袁州這裡有好茶,本來來尋事的,但意外碰見賈班長後這個心思就忘記了,或者說被賈班長轉移了注意力。

後面的發生的事情則徹底的讓他忘記了這事,忙著幫賈班長做他未完成的事情,他現在都許久沒來過店裡吃飯了。

直到今天聽說袁州要舉辦茶會,那他自然得親自看看能不能討一張請柬了。

「凌老爺子您的請柬我是準備了的。」袁州道。

「噯,那就好,謝謝袁老闆了。」凌老爺子瞬間高興起來,臉都笑得皺了起來。

「不客氣,應該的。」袁州點頭。

「要是小袁你是我的孫子就好了,可惜我沒那福氣。」凌老爺子嘆息了一聲,然後就轉頭瞪向凌宏。

「這個孫子簡直沒用。」凌老爺子嫌棄的看著凌宏道。

「爺爺,我能賺錢。」凌宏拍著胸脯道。

「人家小袁賺的不少,還不用家裡幫忙。」凌老爺子道。

「……」凌宏心裡暗道:「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無妄之災。」

凌老爺子見凌宏不說話了,瞬間臉上就滿意了,接著就開始叨叨對凌宏的不滿。

當然這不滿主要集中於他沒有袁州那樣的好茶葉。

而凌宏則是一臉無語的看向袁州,然後目露哀求,他這是求袁州趕快幫他呢。

還好袁州還是很有義氣的,直接開口轉移了凌老爺子的注意力:「您剛剛說有兩件事,還有一件是什麼事。」

「哦,對還有一件事。」凌老爺子停下對凌宏的嘮叨,然後點頭道。

「嗯,是賈大爺的什麼事?」袁州問道。

「是這樣的,賈班長過世的原因你們都知道,這次我要說的是那個小姑娘。」凌老爺子聲音低沉的道。

「是那個被救的人嗎?」袁州沉聲道。

「對,就是她。」凌老爺子點頭。

「您說。」袁州心裡不知什麼感覺,沉重的點頭道。

「那個人找到了?」凌宏臉上掠過哀傷,抬頭看著自己爺爺問道。

「沒找。」凌老爺子搖頭。

「那怎麼?」凌宏問道。

就連袁州也疑惑的看著凌老爺子。

「唉。」凌老爺子看兩人這樣,嘆了口氣這才開口:「是這樣的,賈班長送醫的途中一直說別找人,不關人家的事,不要打擾別人。」

「我想著賈班長的意思是,救人是他自己要做的,不要給人道德綁架,不要曝光人家,這不好。」凌老爺子嘆氣道。

「我們尊重賈老爺子的意思。」袁州沉聲道。

「嗯。」凌宏也嗯了一聲,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

「這我知道,上次說的時候大家就有默契,我知道你們沒有私下裡找。」凌老爺子點頭。

這次袁州和凌宏都點了點頭。

是的,開始知道這事的時候他們哀傷於賈大爺的死亡,後來知道了賈大爺的遺言大家也願意尊重,都沒有找過那個被救的人。

哪怕那人從來沒有來祭拜過賈大爺。

「但這次我遇見那小姑娘了。」賈大爺道。

「啊?」袁州和凌宏這下是真的吃驚了。

「對,那是一個小姑娘。」凌老爺子點頭道。

「咱們去祭拜不都白天去嘛,但這次因為我找到了那名單上最後的那個人的家人,當時已經是晚上了,我想著早點告訴賈班長就去了趟墓地。」賈大爺伸手敲了敲石桌,神色平靜了下來。

「然後爺爺你就看見那人了?」凌宏問道。

「對啊,車子停在那裡,遠遠的還沒上去我就看見那裡有個影子,我還沒看清你賀叔就沖了上去。」凌老爺子道。

這賀叔是賈大爺的貼身警衛員,現在還是負責保護凌老爺子的人,有時候也兼任司機。

「賀叔把人擒下了?」凌宏道。

「對,拿下一看是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不過擒人的過程可不順利,那小姑娘開始拼了命的反抗,還把你賀叔嚇了一跳。」凌老爺子感慨道。

「賀叔還會嚇到?難道那小姑娘會武功不成。」凌宏驚怒道。

「她會功夫?有自保能力?」袁州沉聲問道。

不怪袁州和凌宏憤怒,若是這人本來會功夫,那麼遇到小偷為什麼不反抗,反而讓賈大爺成了那刀下亡魂。

「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凌老爺子搖頭。

「那是怎麼樣。」袁州道。

「小姑娘的確會些拳腳,但是剛學的,你賀叔說她反抗的時候毫無章法只是憑著股勁,被擒下也還在反抗,直到後來看到我才停下,她是來祭拜賈大爺的。」凌老爺子道。

袁州和凌宏對視一眼,眉頭皺起,心裡疑惑要祭拜為什麼開始不來,現在才來。

而凌老爺子好像看穿了兩人的想法,直接道:「她說她沒臉來,當時她太害怕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後來看新聞才知道賈班長去世了,那時候她也找不到賈班長了,去問了醫院,醫院自然是不知道的。」

「後來的後來才找到了這個目的,說是也遠遠見過我們去祭拜,但卻不敢上前。」凌老爺子嘆息。

「我們去的時候正看到那小姑娘給賈班長練軍體拳,說是網上自學的。」

「她是專門錯開咱們白天去祭拜的時間,特意晚上去的,並且也因為賈班長做了很多好事,我想這就是賈班長希望看到的。」

說道最後一句的時候凌老爺子的老臉上布滿了嘆息,不舍和追憶的神色。

而袁州和凌宏面色複雜,心情難以言表。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