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明天也要記得來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明天也要記得來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3:43更新  字數:2489

見殷雅確定了,袁州立刻上前拿酒。

「好的,那拿出去我來醒酒,因為它不是陳釀,所以不需要很久的醒酒時間,你時間上沒問題吧。」袁州一手拿著紅酒,一手拿著一個水滴形的醒酒器問道。

袁州問的自然是殷雅會不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停留在這裡。

從殷雅倒小店然後下到地窖來參觀酒窖,直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

而等他醒酒完成,再到喝完那肯定還需要一個小時的樣子,這時間可不短,自然得問清楚。

「有的,我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出來一個是為了公事,二一個就是為了喝酒。」殷雅點頭。

「嗯,那就好。」袁州點頭,然後帶著人回到一樓。

為了避免手心的溫度影響酒的口感,袁州特意找了個托盤裝上了酒和醒酒器。

一手托著托盤,一手在前面引路的袁州走的快速又穩當。

而身後看著的殷雅則露出笑容,臉上隱現甜蜜。

只有一點不好的就是,不再介紹紅酒的袁州再次變得沉默寡言,這讓殷雅有些無奈。

但轉而一想又想通了,袁州不說話,她可以說話的。

是以,回程的路上就是殷雅輕輕柔柔的開口,而袁州認真的傾聽了。

靜謐的酒窖回蕩著兩人的聲音,殷雅的聲音猶如黃鶯輕啼美妙非常,而袁州的聲音則沉穩低沉。

「吱呀。」袁州單手合上了地窖的木門,然後才起身看著殷雅準備帶她去後院的石桌。

這讓本想幫忙的殷雅瞬間無語,然後收回手,安靜的站著。

「你力氣很大。」殷雅忍不住道。

「嗯,天天鍛煉還不錯。」袁州很是露出手臂的肌肉線條,但考慮到自己穿的漢服,又放棄了這個想法。

「對了,我沒帶杯子,你有給我準備杯子嗎?」殷雅突然想到。

「準備了的,畢竟這是回禮。」袁州再次強調。

「那就好,畢竟以你圓規的性格要我自己準備杯子我也不奇怪呢。」殷雅調侃道。

「咳,不會。」袁州輕咳一聲,偏了偏頭道。

「開玩笑的,我知道你還是很好的。」殷雅輕聲道。

但袁州卻對殷雅的聲音收入耳中,畢竟袁州的五感異於常人的敏銳。

這讓袁州感覺有一股異樣的開心,所以嘚瑟的他,又忍不住又開口解釋起來:「其實紅酒專家建議,每天飲用的紅酒的應控制在100毫升左右,也就是兩小杯的量。淺酌慢飲,持之以恆,才能真正起到保健效果,所以才……」

「停,我知道了,不如你說說這酒怎麼醒?」殷雅一聽袁州的解釋瞬間頭大,立刻打斷了他的話,指著那個醒酒器問道。

「哦,好的。」袁州點頭,然後順著殷雅的意思轉移了話題。

這些都是袁州從和殷雅的相處中得出的結論,那就是殷雅如果不想聽的事情,那就不說,反正也不是很重要。

「因為這酒是新釀製的,所以需要醒酒,而醒酒的目的是讓酒與空氣接觸,讓酒的香氣充分揮發,並讓酒里的沉澱物隔開,這樣喝起來口感會更加好。」袁州一板一眼的說道。

「原來如此。」殷雅點頭。

說話間兩人已經再次來到了石桌前,只是這時候兩人之間的氣氛又融洽了許多。

期間袁州去拿出了一個高腳紅酒杯出來,那玻璃的材質好似水晶一般通透度非常高,並且杯壁纖薄,給人一種一捏就碎的感覺,顯然這是系統提供的品酒極品杯子。

而袁州直接拿出一個給了殷雅,準備當做她的專屬紅酒杯。

殷雅伸出細白的手指輕輕摩擦了一下杯壁就知道這是好杯子,有種被人放在心裡的感覺,眉眼彎彎的道謝道:「謝謝你。」

「不客氣。」袁州道:「好酒需要好杯配。」

「……」殷雅。

對於殷雅心裡的無語這次袁州沒看出來,因為他正忙著開瓶。

並且這次袁州又再次帶上了口罩,是以他邊開瓶邊說道:「其實醒酒的原理就是,通過加快紅酒的流動速度,使之與空氣充分混合,從而使紅酒分子結構內部壓力迅速釋放,長期高壓存放中的丹寧酸快速氧化,留住它滑潤芳香的醇正口感。」

「嗯。」殷雅撐著下巴,認真的看著袁州執酒把一些紅酒倒入醒酒器里。

「你喝的少,所以我用的是小型的醒酒器,只倒一點點出來就夠了。」袁州看著只有淺淺一層的酒液解釋道。

「我知道,我會每天都來喝的。」殷雅點頭,然後半是認真半是玩笑的開口道:「你別嫌我每天都來,感覺厭煩就好。」

「不會,」袁州立刻搖頭,想了想又認真而肯定的說道:「絕對不會的。」

「那就好。」殷雅笑著點頭。

就像袁州說的那樣,因為不是陳釀,並且醒酒的量也很少,只有一百毫升,所以很快殷雅就喝上了那瓶被袁州親手醒酒的紅酒。

桃紅色的酒液滑入殷雅的喉嚨,暖金色的陽光照在殷雅微微仰起的臉上,面前就是袁州的目光。

這讓殷雅感覺這紅酒的度數好像有些高了,因為殷雅覺得她的臉頰都好似燒了起來。

但嘴裡甜蜜的口感又分明比袁州形容的甜了很多。

一百毫升的紅酒,哪怕是淺啄也很快就喝完了。

等到告別的時候,感覺自己臉頰燃燒起來的殷雅卻又莫名涼了下來。

直到袁州送她到了酒館的後門,並且一臉嚴肅的開口道:「明天記得來,這要連續喝才有保健效果。」

「我知道的。」殷雅笑著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殷雅踏著高跟鞋走的不快不慢,而她知道袁州必定還在看著她走出桃溪路。

這是袁州的習慣,也是他的細心溫柔。

殷雅嘴角勾起,眼神溫柔的走向自己的公司,這個時間她還得去打卡下班呢。

而袁州則是像往常一樣送走人,這才收回目光,感覺這一趟酒窖之行,兩人感情有些升溫。

「汪。」看袁州低著頭,煥然一新的麵湯突然叫喚了一聲。

「喲,麵湯你這個造型還真不錯。」被驚醒的袁州看著麵湯調侃道。

「汪。」麵湯鄙視的看了眼袁州,然後繼續趴著了。

倒是米飯疑惑的黑葡萄似的眼睛看了看袁州又看了看麵湯,然後疑惑的趴下了。

米飯表示男人之間的友誼還真是讓人搞不懂……

,小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