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意想不到的獎勵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意想不到的獎勵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3:39更新  字數:2654

真歐皇附體的袁州說完就直接開始了抽獎。

這次的抽獎和以往的有些不同,就像系統說的,是一個紅酒箱子。

袁州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密不透風,只有頂層有有個拳頭大小洞口的箱子。

那箱子的樣子袁州怎麼看怎麼眼熟,忍不住問道:「系統你是不是剽竊了我抽獎用的箱子。」

系統現字:「宿主可抽獎,請宿主儘快抽獎。」

「呵呵,又轉移話題。」袁州道。

然而這次系統沒再現字,袁州的腦海里只剩下了那個箱子。

對於這樣的情況袁州遭遇預料,也不計較,他可是一個大方的男人。

閉著眼,袁州脊背筆直的站在小店的廚房裡,門外清晨的眼光透過門照在袁州的臉上。

就在這個時候,袁州直接抽取了獎勵。

系統現字:「恭喜宿主獲得黑皮諾。」

「嗯?黑皮諾品種的葡萄酒?」袁州問道。

系統現字:「是的。」

「可是這黑皮諾是釀造葡萄酒的一種葡萄名稱。」袁州想了想道。

系統現字:「是的,黑皮諾葡萄是在世界上最受歡迎的葡萄之一。這種細小的葡萄成熟較遲,由此能釀造香氣細膩,酒質豐富充實,容易入口,味略帶杏仁香味。」

「這我知道,並且西方喜歡把黑皮諾比喻成公主,而咱們這裡更願意叫她林黛玉,敏感纖細,多愁善感。」袁州挑眉道。

開玩笑,袁州現在對於廚藝方面那也是能稱一句博學多才了,無論是中餐還是西餐,那些書可不是白看的。

自從知道接到制霸網路的任務,看獎勵是紅酒後,袁州就有意識的學習了一些紅酒的知識,就是為了能在被系統秀一臉的時候用上。

系統現字:「是的,宿主說的不錯。」

「那當然。」袁州自然的點頭。

然而不等袁州再說什麼,系統再次丟出一大堆的知識點。

系統現字:「黑皮諾是主要紅葡萄品種中被公認為最挑剔、最難照料的品種,它對成長環境的要求較高,屬早熟型,產量小且不穩定,適合較寒冷氣候,在石灰黏土中生長最佳,其幼葉呈黃綠色,成葉深綠色、呈雞冠狀。」

好久沒聽這系統全面的科普了,倒是有那麼一溜溜懷戀。

我懷戀的是無話不說,我懷戀的是一起做夢……打住!袁州回神。

「並且黑皮諾通常是用來釀造干紅和起泡酒,它是香檳產區的法定品種之一,用來釀造的起泡酒被稱之為香檳。」

「好的,黑皮諾的知識普及結束,那麼你獎勵給我黑皮諾的意思是讓我自己釀酒?」不等系統回答,袁州繼續問道:「但我記得獎勵寫的是隨機紅酒品類的一種,可不是獎勵葡萄,你已經是個成熟的系統了,不能說話不算話。」

系統現字:「獎勵已發放,宿主可領取。」

「好吧。」袁州點頭,然後直接點擊領取。

領取後,小小的店內毫無反應,也沒有一絲的變化。

「看來東西又沒在店裡。」袁州環顧一圈後暗道。

「噶幾」袁州打開隔板,直接推開櫻蝦牆景門去了酒館,新獎勵的酒應該就在那裡。

「踏踏踏」袁州腳步不緊不慢的走向酒館,來之前因為紅酒品類這個形容詞,袁州已經做好了準備。

但到了之後才發現,他做的準備還是太少了。

曾經酒館的一樓是空蕩的,只有零星的大酒桶,袁州一一數過大約十八隻的樣子。

並且每一個都是陳年橡木桶,大約到他小腿的高度,雙手環抱的直徑。

每一個酒桶都被塞的好好的,但袁州自然是打開看過的,可以肯定的是裡面是空的。

是以,袁州這裡的一樓會用來堆放一些雜物,包括做碗架剩下的頂級黃花梨木。

但現在這些雜物都被好好的收拾在一個高大的紅木柜子里,曾經空蕩的一樓增加了一倍的橡木酒桶。

「砰砰」袁州上前輕輕用指節一一叩擊。

那大大的橡木桶發出沉悶的響聲,顯然現在裡面裝滿了酒液。

「嘖嘖,速度夠快的,居然這麼快就是全部裝滿了。」袁州看著三十六個酒桶感慨道。

裝滿酒桶的一樓讓袁州覺得酒香味濃郁了許多,這味道是清淡和雅的郫筒酒所沒有的。

「對了,我的啤酒呢?」袁州問道。

系統現字:「這些酒桶裡面都是啤酒。」

「……」袁州瞬間無語,仔細一聞還真是濃郁的麥子香氣,這可不正是啤酒的味道。

還好,現在店裡空無一人,袁州自己沉默了一會也就心態良好的繼續開口:「那我的黑皮諾紅酒呢?」

現字現字:「請宿主去到東北角,就可發現。」

「東北角?」袁州依言走上前去。

當然,走上前去的袁州並不是因為他突然變得識路,分得清東南西北了,而是因為那地方只要認真看還是很顯眼的。

當然這個顯眼是對於袁州來說的。

東北角那裡空出了一小塊的地方,袁州上前就發現那裡有一個通往地下的暗門。

「紅酒果然是放在地窖的。」袁州暗道。

「吱呀。」袁州伸手拉開厚重的木門,然後露出了一排寬闊而平緩的樓梯。

「還好,我上次建立烤全羊地窖的時候已經申請了全部的底下擴建。」袁州心裡暗自慶幸。

改建這個事情那可是需要報備的,如果私自改建也是屬於違法的。

所以看到這樣一個一看就是大型的地窖,袁州才產生了這樣的感慨。

「踏踏踏」袁州賣出腳步,緩步走下樓梯。

樓梯很是平緩,設計的很容易下來但卻很長,越接近地底那光亮變越加柔和起來。

「唔,這才是濃郁的紅酒香味。」一股清淡的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開始縈繞鼻尖。

本來的地窖應該是黑暗的,但隨著袁州慢慢的走進,牆壁以及頂上的燈就一盞盞的亮了起來。

但這燈是冷光燈,毫無溫度,並且光線柔和一點不刺眼,猶如清冷明亮的月光,處於剛剛好能看清的標準。

樓梯下到最後一梯的時候,袁州的眼前豁然開朗。

眼前是一個超過兩百米的大型深坑酒窖,酒窖被長長的木質橫梯分割成了四條長方形。

靠近袁州手邊空地的是一些裝置酒液的原始工具,最前面第一條上面擺滿了層層疊疊裝好的紅酒。

剩下的三個架子上則是一個個大小相同的橡木桶,每一個橡木桶都斜躺在架子上,木塞子塞的嚴嚴實實的。

而這樣的木桶每一個架子上都超過了上百個。

空曠的地窖,擺滿橡木桶的架子,擺滿大小不一已經裝好的紅酒,整個場景看起來非常壯觀。

「系統就是系統,被廚藝耽擱的搬運狂魔。」袁州真心實意的感慨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