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袁州的廚德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袁州的廚德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2:40更新  字數:2460

「師傅,您一早就知道了,對嗎。」劉同一點沒像周世傑以為的那樣很是得意,反而聲音低沉聽起來很不高興的樣子。

「知道?你說老李的評價?那我可不知道,那小子對評價嚴格得很,可不是別人能夠左右的。」周世傑下意識的以為說的是李研一的事情,連忙不滿的說道。

周世傑的不滿是對劉同的不滿,不滿他居然懷疑李研一食評家的操守,這點很不好。

「不是李先生的事情。」劉同深吸一口,然後道。

「不是?那是什麼?」周世傑不解的問道。

「我是說袁老……袁主廚的事情。」劉同下意識的換了個更尊敬的稱呼。

「袁州,那小子怎麼了?」劉同沒頭沒腦的話讓周世傑根本聽不明白。

「大清早的有話好好說,這麼說一半留一半的做什麼,有屁快放。」周世傑沒好氣的再次道。

而被自家師傅這麼一罵,劉同也清醒了一些,整理了一下語句後才開口:「是的,師傅,我知道了。」

「行了什麼事情?」周世傑擺手,繼續問道。

當然,周世傑心裡難免嘀咕,徒弟也是前世欠下的債。

「師傅那次袁主廚請客,是不是您特意帶我去的?」劉同不死心還是換了個自己能接受的問法。

這次周世傑聽明白了,這小子是反應過來了,但還是不願意承認呢。

「你說呢。」周世傑聲音嚴肅的反問。

這下劉同蔫了,拿著手機,肩膀耷拉下來,開口道:「我知道了,是袁師傅特意讓您帶我過去的,對吧。」

「看來你是悟出什麼了,也不錯,不愧是我周世傑的徒弟。」周世傑滿意的說道。

「師……師傅。」劉同張了張嘴,始終還是沒勇氣說出自己的小心思。

周世傑確實沒想到,他這徒弟是真的聰明,說是一點就通也不誇張,當然吃飯的時候劉同就吃出了袁州所做賽螃蟹和他所做賽螃蟹的區別。

並且還極其聰明的融會貫通,把從袁州那裡學到的技巧用到了自己做賽螃蟹的廚藝里。

但他卻自大的認為這是他偷師自己學會的,根本沒反應過來這是人家袁州在教他。

並且還是以這樣委婉不傷他面子的方式。

越是想到這樣的事實,劉同的臉就越是紅,當然這是他是羞的,為了自己的自以為是,自大驕狂而感到羞恥。

「沒事,小袁那孩子現在走的路和你不同,他已經是大師,即使是我現在也不能說水平在他之上,而你還年輕還在向著大師的方向努力,別泄氣。」周世傑以為劉同心灰,溫情的鼓勵道。

「嗯。」劉同聽著周世傑的話越加羞愧了。

因為袁州不光是有大師的廚藝,還有他師傅這樣大師的胸懷。

劉同這下是徹底明白了,從他邀請袁州來剪綵,然後袁州主動說會留下吃開宴席,到後來請他師傅周世傑吃飯,然後特意帶上他。

這些種種的目的,劉同都明白了。

袁州來剪綵為了保證廚師的信譽和手藝,所以留下吃飯來考教他的廚藝,然後發現了他拿手菜賽螃蟹的缺點。

但在宴席上卻不好指出,然後通過這樣迂迴的方式既讓他學到了東西,也保全的周世傑的臉面。

畢竟他是廚聯會長周世傑的徒弟,最重要的是袁州和周世傑關係很好。

「我到底是多蠢,才會覺得自己偷師成功了,還正好偷師到的是彌補自己缺點的那點。」劉同忍不住捂住臉哀嚎一聲。

還好,這時候劉同已經掛斷了電話,周世傑是不知道這事的。

「不知道,我愚蠢的樣子有沒有被袁師傅看出來。」劉同開始擔心他那天竊喜的樣子被袁州看出來,畢竟他還是要臉的。

懷著這樣惴惴不安的心情,劉同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忍不住轉起了圈圈。

「難怪師傅說袁主廚,不但有大師的廚藝,還有大師的廚德。」劉同這是第一次覺得,自己師傅的評價,一點也不誇張。

「不行,我得彌補我的錯誤。」劉同心裡下定了決心,然後開始認真的思考起來。

當然,劉同的思考袁州是不知道了。

這時候的袁州正忙著蒸包子呢。

早餐提供一百個蟹黃大肉包,對於袁州來說也不是輕鬆的事情。

雖然他自己吃了三個,還剩下九十七個,但前二十個可以先行包出來,但後面的就得邊賣邊包了。

是以,進門的食客就看袁州端下一批竹製蒸籠後就開始包起了包子。

還好包子餡料是昨晚就準備好的,而麵粉則是早晨運動完後揉制好的。

現在整個的麵糰已經被分成了一個個大小相同的劑子擺放在長條的琉璃台上。

食客們清楚的看見袁州一手捏著擀好的包子皮,一手舀出滿滿一大勺的餡料塞進包子里。

「咕咚。」這明顯的咽口水的聲音來自於剛剛吃完正在舔手指甲的烏海。

「好餓。」烏海盯著袁州包包子的動作,忍不住道。

「確實,看袁老闆包就覺得超級好吃了。」邊上的馬志達忍不住道。

「你沒吃,可以嘗嘗,要不我也可以幫忙。」烏海轉頭目光灼灼的盯著馬志達桌前的包子。

「不,不用了。」馬志達立刻跳開三丈遠,護住自己的包子。

「我又不會搶。」烏海看著馬志達那小心翼翼的樣子,鄙視的說道。

「呵呵。」馬志達回以呵呵後低頭吃包子去了。

兩人這樣的的嬉鬧卻沒有打擾到一旁的阮小青,一是因為兩人都很有分寸,二則是因為阮小青沉浸在包子的美味當中。

顧不得燙手,包子一上來阮小青就直接伸出白皙的雙手拿起包子,包子雪白的外皮蹭著阮小青白皙的手指,兩者看起來都很好舔的感覺。

然後阮小青直接張嘴「啊嗚」咬下一口。

鬆軟的包子皮瞬間充斥口腔,麥香味還沒下去,被咬到的餡料就迸發出熱烈的湯汁。

「嘶,嘶好燙。」阮小青嘴裡含糊的說著好燙,但卻沒有鬆口,還是咬下了一口包子。

鬆軟的包子皮裹著一小塊的內餡直接被阮小青嚼進嘴裡,還混著剛剛流出的湯汁。

鮮香滾燙,充滿的陽光般的麥子香氣,吃到這樣的包子一下子就讓人的心情都變得舒暢起來。

這就是阮小青現在的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