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特別想法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特別想法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2:40更新  字數:2556

回到店裡的袁州對於中午菜品的事情心裡有了決斷,但還沒有付出行動。

倒是另一邊的凌宏鬼使神差的再次開車從前幾天遇見阮小青的路經過。

這個時間正是店裡午餐快要開始的時候。

果然,阮小青今天再次穿著條紋運動衣在路上走著。

阮小青身高腿長,長發紮成馬尾在腦後一晃一晃的,略帶蒼白的面色,唇色也很淡,但眼睛卻又大又明亮,看起來別有幾分氣弱的美麗。

但靠近說話的時候又能感覺到阮小青本身的有力和溫和,額頭微微的汗意也絲毫不損這樣的清麗。

「吃午飯?」凌宏慢慢降下車速,打開車窗自然的問道。

「嗯,吃午餐。」阮小青點頭。

「送你一程?」凌宏道。

「不用了,我喜歡走路去,這樣消耗多些。」阮小青微笑道。

「好吧,那我走了。」凌宏聳肩,然後道。

「再見。」阮小青揮了揮手道。

「應該是店裡見。」凌宏糾正了一下,然後開車離開。

阮小青則是從善如流的點頭,然後繼續不疾不徐的走著。

兩人似曾相識的對話結束。

等到了店外,阮小青直接上去排隊,然後才從背後的小包里拿出了保溫瓶。

「其實你可以點店裡的桂圓紅棗茶,很好喝。」就在阮小青慢悠悠的喝熱水的時候,她前面排隊的人忍不住出聲道。

這人不是別人,就是非常顯眼的夏瑜,當然她顯眼在她鶴立雞群的身高,平底鞋一米八的女孩子確實是很顯眼了。

「可是還有四十一分鐘才能輪到我進門點餐,點完後還要四分二十秒才能端上來,但我等不了那麼久。」阮小青笑著說道。

「你計算時間很準確。」夏瑜頓了半響,然後道。

「我只是對數字比較敏感。」阮小青道。

「我也對數字很敏感,不對應該是對統計學敏感。」阮小青身後也是一個妹子。

這個妹子就是一個月會來袁州小店幾次的那個買彩票的妹子,剛好今天又是她來的時候。

聽到有人說對數字敏感忍不住就接了話。

「我只對計分板敏感。」夏瑜聳肩道。

「對了,我叫夏瑜,老家是蓉城的,在美國長大。」夏瑜因為身體開始朝著好的方面發展,開朗的性格又回來了,直接自我介紹道。

「我是阮小青,就是蓉城本地的。」阮小青道。

「陳吉,我是陳吉,但我不是蓉城本地的,而是鹽城的。」另一個買彩票的妹子也推了推眼鏡自我介紹道。

「既然介紹過了,那就算是認識了,以後有事可以找我,我就住那裡。」夏瑜遙指了一下自己的家,豪爽的說道。

「我不是常來的。」陳吉猶豫了一下道。

「只要來店裡,就可以找我。」阮小青頓了頓也開口說道,如果是還在工作,鐵定沒有這麼自由。

「不知道袁老闆今天做什麼吃的,感覺好餓。」夏瑜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後道。

「每次來袁老闆這裡都感覺好期待。」陳吉點頭道。

「袁老闆的廚藝確實非凡。」阮小青也附喝了一句。

女孩子的友誼有時候就是來的這麼突然,在某個瞬間三人互相看順了眼,再加上各自性格都還不錯。

接下來的等待時間阮小青第一次不是安安靜靜的等,而是和夏瑜以及陳吉聊了一路。

到輪到三人的時候,感覺時間都比平時快了些。

一路進門三人從自己的工作聊到了逛街吃飯運動這些種種,只有在菜品端上來的時候,三人才停下認真的吃飯。

而看到這一幕的袁州則是心裡暗暗疑惑:「這三人什麼時候認識的。」

至於停完車的凌宏則愣是沒找到阮小青空閑的時候,是以兩人在進店後反而是連一個招呼都沒打。

時間進入十一月中旬,因為臨近雙十一的單身狗節,婉姐和陳維因為擅自脫單,然後被袁州小店的眾位食客聯合宰了一頓,吃飯的地點自然還是在袁州小店內。

做飯的時候,袁州心裡不無遺憾的想著,今天他是廚師沒法一起吃的憂傷。

還好,食客們都很有分寸,只是一人點了一個菜而已。

一過雙十一,阮小青來到店裡已經有整整十四天了,袁州心裡是一直記著這事的。

「明天就是正好半個月,過了十五天第十六天,也就是後天就可以出蟹黃大包子了。」袁州心裡暗道。

「正好可以找周叔了。」早餐時間結束後的袁州一邊洗手一邊回憶著自己的備忘錄。

一點點的擦乾手後,袁州才摸出電話直接打通了周世傑的電話。

袁州打的自然是周世傑的手機號,剛剛響了兩聲那邊就接了起來。

「也是巧了,小袁我還正要找你呢。」周世傑道。

「周叔什麼事情?」袁州問道。

「那姓柯的又給你寄東西了。」周世傑的語氣里充滿的無奈。

「謝謝周叔代收。」袁州道。

「你們兩個還真是,把我當中轉站了。」周世傑抱怨道。

「不,您是我和柯林大師友誼的見證。」袁州笑道。

「你小子是笑話我吧。」周世傑沒好氣道。

「這是我和柯林大師的默契。」袁州很是認真的說道。

「得了,還不是那老頭自己彆扭,你小子也滑頭。」周世傑接著道:「你是不知道,柯林那老不死的從蓉城回去後就開始操練他手下的徒弟,連他自己兒子都沒放過,據說操練的後果是欲仙欲死。」

袁州還能說什麼?作為善良人的他,只能是心裡默默哀悼。

「我看那老小子就是妄想,算了不說這個,你打給我是有什麼事情?」周世傑吐槽了幾句,然後就回到了正題。

「我想請您吃魯菜,自從上次和您交流後略有些心得。」袁州道。

「可別了,你小子一說有點心得那就是厲害的不得了了,這麼謙虛聽得老頭子我牙疼。」周世傑這是真的無語了。

沒辦法,每次袁州說略有心得,或者廚藝不精,稍微會一些,到時候做出來的就是已經大成的菜品,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這樣的。

是以,周世傑早就不相信袁州對自己的自我評價了。

「不是,對於魯菜我確實還不精通,只是會做幾道菜。」袁州重申道。

「行了行了,來吃飯是吧,這沒問題,我順路給你帶柯林寄的東西。」周世傑連連揮手打斷了袁州的話,然後直接應下。

「那就麻煩周叔了,」袁州道:「只是我還有個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