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烏海的哄狗方式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烏海的哄狗方式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3:41更新  字數:2595

袁州說這話的時候表情嚴肅,神情認真,見狀程瓔後退了半步讓出位置。

「好的,師公。」程瓔低頭應道。

「走吧,麵湯、米飯。」袁州點頭,然後側身說道。

然後袁州平穩的抱著黑色狗,腳邊跟著麵湯和米飯起身走了。

當然,袁州是從後巷走的。

而程瓔則認認真真的跟著一起離開,不過手上的垃圾程瓔也沒忘記扔掉。

袁州一行人一路走回去,路上兩人三狗都很安靜。

直到到了後巷酒館的後門,程瓔才再次開口:「我來我來。」

程瓔上前兩步,搶先打開後門,這次袁州沒有阻止,畢竟他現在兩手不空。

袁州沖著程瓔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進門。

因為後院不遠處還有食材,袁州沒有直接帶著手上的狗子進去,而是轉彎去了拐角處。

那裡堆放著一些雜物,袁州走過去蹲下身,直接一手抱著狗一手拿起一個棕褐色的木質盒子,小心的把黑色的狗子放進去。

並且在放進盒子前,袁州從袖袋裡掏出自己的手帕墊在了黑色狗子的身下。

袁州做這些的時候程瓔全程看著,就等袁州有事能叫她幫忙。

但直到袁州封好盒子,並且再次抱起盒子都沒叫她。

程瓔不禁有些忐忑,就怕袁州一會追究她跟著的行為。

「瓔瓔你得車可以帶狗上去嗎?」袁州抱著木盒子認真的看著程瓔問道。

「能,沒問題。」程瓔立刻抬頭,斬釘截鐵的說道。

「好的,那就麻煩你送我們去金雞山吧,把他安葬在那裡。」袁州點頭道。

「好的師公,我去把車開到路口來。」程瓔點頭,然後邊說邊快速跑走。

「去吧。」袁州點頭,目送程瓔離開。

等她走後,袁州再次蹲下對著麵湯和米飯說道:「把小黑送到金雞山那裡安葬,那裡專門提供寵物的入殮和安葬工作的。」

不論麵湯和米飯能不能聽懂,袁州都認認真真的解釋了一遍。

而麵湯和米飯聽的也很認真,烏溜溜的眼睛盯著袁州,等他說完後還叫喚了一聲。

那樣子好似聽懂了在回答袁州似得。

然後袁州才帶著盒子和兩狗走出後門,去了桃溪路路口,剛到就看到程瓔開著車等在那裡。

等人一走近,程瓔快速的打開后座車門讓人上去。

因為這裡車子不能久停,一人兩狗上車的速度很快。

而從來沒做過車的麵湯和米飯則是有樣學樣,跟著袁州一起坐到了車上。

只是袁州是坐的椅子,而他們坐的車廂地上。

車子一路疾馳去了郊外的金雞山,袁州帶著盒子徑直進去了。

那裡的服務很是到位,還詢問了袁州這黑色狗子的名字,要給他寫名字。

袁州詢問了麵湯的意見然後告訴工作人員他叫小黑。

從進門後的專業入殮到最後的焚化,袁州都帶著兩狗一直跟著。

在進寵物專用焚化爐前告別的時候,袁州也告訴工作人員這是麵湯的朋友。

是以,袁州和程瓔並沒有進去告別,而是把地方讓給了麵湯和米飯。

直到最後骨灰也交給殯葬專業的處理完畢後,袁州才帶著兩狗和程瓔一起回去了。

回去後的袁州看著蔫蔫的麵湯和米飯並沒有出聲安慰,而是最後摸了摸麵湯的腦袋,然後就洗漱去了。

因為距離中午的午餐時間就只有半個小時了。

這次袁州洗了個時間特別長的澡,期間的仔細消毒清洗就不細說了。

只是這次洗漱完的時候,袁州堪堪趕上中午的午餐時間。

從袁州伸出的雙手可以看到,那裡的皮膚都已經洗的發白了。

當然全神貫注準備食材的袁州是不在意這些的,並且因為時間的關係這次袁州的速度再次攀上了一個頂峰,那是快到了極致。

保持這樣的巔峰速度直達午餐時間結束,袁州稍稍鬆了口氣。

午餐時間一結束,袁州也沒立刻換衣服,而是拿著一些本來給自己準備的食材直接去了後院,架起一口小鍋在鍋里熬煮了起來。

是的,袁州早晨就注意到到麵湯的狗碗里還滿滿當當的裝著早餐的食物,並沒有動一口。

可能是猶豫那隻小黑狗的原因,麵湯有些吃不下飯。

而現在袁州正在給麵湯做些湯羹,這樣能好消化一些。

這些食材都是袁州自己買來的,都是一些蔬菜和魚肉,熬煮了二十分鐘後袁州端起小鍋直接打開了後巷的門。

麵湯和米飯正互相依偎著趴在門口,而他們面前的狗碗已經空了。

「倒是我忘了麵湯和米飯以前是流浪狗,哪裡會剩飯。」袁州這才反應過來,心裡暗道。

可不是,身為流浪狗哪裡會因為心情不好就不吃飯,他們吃飯是為了生存而不是其他。

「麵湯你們的午餐。」袁州端著鍋,準備往狗碗里倒那鍋濃濃的蔬菜魚肉湯羹。

聽到袁州的聲音,麵湯和米飯站起身看著袁州,等他投喂。

「還有點燙,涼一會再吃。」袁州蹲下身,邊倒邊說。

然而狗碗還沒裝到一半,一聲大吼就傳來:「住手。」

「踏踏踏」一陣飛快的腳步聲由遠及近,能準確預知袁州做菜的人除了烏海別無他人。

直接烏海穿著一身藍色的家居服,腳上一雙拖鞋,肩膀上一隻四爪爪的緊緊的奶貓,瘋快的從小巷子里飛奔過來。

「這是什麼?」烏海指著袁州拿著鍋問道。

「狗飯。」袁州言簡意賅的回答,同時也沒有停下手裡的動作。

「圓規你等等,我和麵湯商量商量。」烏海嚴肅的制止袁州動作,然後一臉嚴肅的蹲下身,認真的看著麵湯。

「MDZZ。」袁州心裡無奈扶額,臉上一片淡然。

而烏海卻真的開始和麵湯商量起來。

「喏,她給你玩。」烏海先是把自己肩膀上的奶貓提溜下來,直接放到麵湯的身上。

「這個魚湯和我換,我給你高級狗糧罐頭十罐。」烏海大方的說道。

「嗚汪汪。」麵湯蹭了蹭奶貓,然後轉頭不理會烏海。

「這樣你和你老婆一人十罐,我是很大方的。」烏海再次拋出價碼。

並且在說話的時候烏海試圖去拿袁州手裡的鍋,那鍋里還剩了半碗淡綠色的湯羹。

「汪汪。」麵湯開始齜牙。

烏海則放下手,再次開價,而麵湯則是嚴肅的拒絕。

袁州看著活潑起來的麵湯,心中安穩些許,直接起身道:「你和麵湯商量,我去雕刻了。」

「去吧去吧。」烏海頭都沒抬的揮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