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答應了就要做到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答應了就要做到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2:40更新  字數:2470

「可是……」程瓔猶豫的看著袁州,腳步抬起還是想跟上。

顯然程瓔是既擔心袁州又擔心麵湯,但顯然麵湯還是不願意她跟著。

「嗚,汪汪。」麵湯的聲音里充滿了催促和焦急。

「你留在這裡看店,沒事。」袁州果斷道。

「師公要是有事一定要叫我,我還是會很多東西的。」程瓔對著袁州和麵湯的背影大聲說道。

袁州沒有回頭,但還是點了點頭,接著就快步走出了程瓔的視線。

是的,袁州和麵湯都走的很快,麵湯在前面跑著,袁州在後面大步跟上。

開始還有人看到袁州和他打招呼,但看他腳步匆匆許多人也就默默地讓開了路。

這也算是來桃溪路的打卡,逛街的默契了。

那就是不打擾袁州。

不過很快,一人一狗就走出了熱鬧的桃溪路,來到了桃溪路的路口,靠近後巷的位置。

因為這裡是堆放垃圾的地方,平時除了扔垃圾或者撿垃圾以及打掃的人以外自然是沒有人過來的,現在自然還是沒人來。

但米飯卻趴在那裡,就是袁州第一次發現麵湯的位置。

米飯整個土黃色的身子都橫趴在那裡,腦袋埋在自己的前爪下方,直到聽到腳步聲才抬起頭。

那平常看起來傻乎乎的狗臉上帶著可憐個無措,濕漉漉的黑眼睛裡也流露出悲傷的感覺。

而麵湯也快速跑過去,用腦袋拱了拱米飯的下巴,然後兩隻狗就那麼並排站著,然後看著袁州。

「這是怎麼了。」袁州眉頭皺起,出聲問道。

「汪汪。」麵湯叫喚了兩聲,然後和米飯一起讓開了身子。

這下把注意力一直放在兩狗身上的袁州才看到兩狗身後還卧著一條更小些的黑色的土狗。

這土狗乍一看全身黑色,就連攤開的四隻腿上都黑不溜秋的。

但細細看去就會發現那黑色上面沾染了許多的灰塵,還有那奇怪的卧著四隻完全攤開的姿勢讓袁州有不好的預感。

「你讓我看這個?」袁州上前了兩步,試探性的蹲下身。

「汪嗚。」麵湯叫喚一聲,然後上前用自己的頭拱那卧著的狗。

然而那黑色的狗無論麵湯怎麼弄就是沒有反應。

拱到後來,麵湯甚至凶了起來,叫聲也大了起來,還圍著黑色的狗四處轉,而米飯就現在旁邊哀傷的小聲叫喚。

「停下,麵湯。」袁州第一次伸手摸了麵湯。

袁州伸出手直接按在麵湯的頭上,麵湯瞬間就停下了,僵著身子站在原地。

「我來看看。」袁州說完放下手,直接探向那黑色的狗。

雖然以袁州的耳力,在這麼近的情況下早就聽見了這是一具沒有呼吸的狗屍體。

但袁州還是鄭重的伸出雙手仔細的摸了摸黑色狗子的心臟和呼吸,還試探了一下他的脖子。

然而那黑色的狗子渾身僵硬,皮毛摸著有些刺刺的,觸手的溫度甚至都已經冰冷了。

顯然這是一隻死去多時的成年狗,看起來比麵湯這個混血的泰迪還小的原因是因為他渾身骨頭,沒有一兩的肉。

而那磨損並且臟污的四隻爪子也說明了這是只流浪狗。

「麵湯,米飯,他已經死了。」袁州收回手,認真的看著期盼看著自己的兩狗,認真的說道。

「汪汪汪,嗚嗚嗚。」

「汪嗚……」

麵湯和米飯一起哀鳴起來,袁州也不打擾,就那麼靜靜地站著。

直到兩狗發泄完畢,這才開口:「你們叫我來是我把他妥善安置嗎。」

麵湯頓了頓,然後開始用自己的爪子在水泥地上刨,那架勢很是用力,不過幾下就能看到地上出現了劃痕和淡淡的血跡。

顯然麵湯的爪子受傷了,想要在地上刨坑,將黑狗屍體埋起來?

「停下。」袁州輕輕按住麵湯的頭,然後嘆氣道:「麵湯我知道你難過,但是小黑狗已經死了,雖然我不認識他,但是他是你朋友吧。」

「汪汪。」麵湯有氣無力的叫喚了一聲,然後趴下不動彈了。

而米飯則靠過來緊緊挨著麵湯,像是在安慰他。

「麵湯你還有米飯,剩下的交給我。」袁州道。

「汪汪汪汪。」麵湯第一次主動把自己的腦袋挨近了袁州的手掌,並且輕輕的蹭了蹭。

其實狗對人類的情緒非常敏感,比如不用袁州說,麵湯就知道袁州從來不會摸他,也不能摸他。

但現在麵湯顯然很傷心,第一次主動靠近袁州並且蹭他的手。

而今天也是袁州第一次摸麵湯,並且還摸了三次他的頭。

袁州輕輕的摸了摸麵湯的腦袋,沒說話。

一人兩狗,一狗屍,就這麼安靜的待著,好一會麵湯重新站起,走到那個小黑狗那裡,再次拱了拱。

這意思是放心交給袁州,可以拿去埋葬了。

「好的,麵湯你放心,我會拿去火化並且安葬的。」袁州認真的沖著麵湯說道。

袁州上前兩步,準備一把托起那黑色的狗,就在這個時候程瓔突然出聲:「師公,我來吧。」

是的,程瓔終究是因為不放心而跟來了,她來了一會了,也看到了袁州安慰麵湯的那一幕。

但程瓔一直沒出來打擾他們,而是靜靜的看著,甚至期間有人丟垃圾都被程瓔接過說她一會幫忙丟。

直到袁州要親自抱起那隻黑色的狗,程瓔才忍不住站了出來。

程瓔在袁州小店半年已經深刻的知道袁州是多麼的潔癖,一天換三套衣服,洗澡的次數起碼超過五次以上。

開始程瓔不能理解,後來才知道袁州是為了保證自己身上隨時隨地都是沒有雜味灰塵,為了食材的純粹和食客的健康以及口感。

對於入口的食物,衛生的重要性還在味道之上,程瓔跟著袁州越久,才越發現,一個人的優秀,真的沒有偶然,都是一點一滴累計。

是以袁州從來不摸他很喜歡的麵湯,米飯,但現在卻要抱狗,程瓔自然要站出來。

「不用。」袁州並沒有轉頭看程瓔,也沒有問她為什麼跟來,而是直接拒絕了。

「可是師公你……」程瓔焦急的上前兩步想阻止,但卻沒來得及將話說全。

因為袁州已經直接抱起的黑色的狗子,然後起身認真的看著程瓔說道:「這是麵湯拜託我的事情,答應了就要做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