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袁州的筆記本

第一千兩百九十七章 袁州的筆記本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3:39更新  字數:2505

連木匠不意外袁州送出的東西,點了點頭。

「嗯,做的不錯,你的手藝進步了。」連木匠一點不扭捏直接接過木盒,然後道。

「師弟這是師傅親自做的木盒,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研究。」遞給馬曉的時候袁州道。

邊上的馬曉立刻手足無措起來也不敢接,嘴裡道:「這不行,我不能要,太貴重了,哪裡值當這麼貴重的,不行不行。」

見袁州還要再勸,馬曉連連搖頭道:「我能見識並且還參與用這樣珍貴的黃花梨木做傢具已經是祖上燒高香了,這個不能要。」

「這是邊角料做的,而且是師傅親自做的,師弟你拿著。」袁州嚴肅道。

「那也不行。」馬曉還是搖頭。

「行了,你叫聲他師兄那就收下,下次他有事你再幫忙。」連木匠不耐煩的開口。

「可是……」馬曉還要再推脫,但直接被連木匠打斷:「嘰嘰哇哇的廢話多,說了以後袁州的事情你多出把力,收下。」

「好的,師傅。」下意識聽從師傅話的馬曉,立刻應下。

袁州則適時的遞上黃花梨木盒子,馬曉小心翼翼的接過,都不敢用力,彷彿怕這盒子會被他摸碎。

「那以後我有事就直接找師弟你。」袁州溫和道。

「沒問題,以後師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馬曉騰出手用力拍了拍胸脯道。

「不論是跑腿打雜還是其他什麼,我一定會做好的。」馬曉認真的承諾道。

「走了。」連木匠見馬曉沒玩沒了的絮叨,直接開口道。

「好,師傅。」馬曉趕忙上前兩步。

「師傅,師弟慢走。」袁州道別道。

「嗯。」連木匠點點頭,拿著盒子帶著馬曉走了。

「師兄下次見,有事一定要找我。」馬曉臨到門口還不忘回頭囑咐道。

目送兩人直接離開後,袁州也回了店裡,他還要收拾那吃完飯的桌子呢。

「還有一個盒子也得儘快送出去。」袁州心裡暗道。

是的,袁州一共親手做了三個榫卯木盒子,一個給了殷雅做生日禮物,還有一個剛剛給了師傅連木匠,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了。

不過這最後一個袁州早就有要送的人了。

時間還早,袁州收拾完後院的小桌回到店裡的時候才將將九點,洗了洗手後,袁州打算看會書的,但這時候抽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叮鈴鈴,叮鈴鈴」手裡屏幕上面顯示的名字是周會長。

「周會長?」袁州直接拿起手機接了起來。

「周叔。」袁州道。

「小袁啊,忙完了吧。」周世傑和藹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剛剛忙完。」袁州道。

「最近怎麼樣?」周世傑問道。

「很好,店裡生意很好,我的廚藝也很好。」袁州認認真真的說道。

「哈哈,那就好,我聽說你最近在學黔菜和貴菜?」周世傑聽到袁州的回答忍不住笑道。

「是的,想多學些。」袁州道。

「那是好事,你看你後天空個時間出來,下午一起喝茶。」周世傑慢悠悠的說道。

「好的。」袁州一口應下。

「你這小子就不問問我是什麼事?」周世傑笑罵道。

「那周叔找我什麼事。」袁州從善如流的問道。

「算了算了,就知道你這小子實誠,不要你問了,我還是自己說。」周世傑語氣無奈,但口氣卻是高興的,接著開口道:「自然是有好事。」

「前天有個黔菜大師柯林來咱們蓉城了,這事你知道嗎?」周世傑道。

「知道,是華夏十大名廚之一的黔菜大師,來蓉城交流的。」袁州道。

「對就是他,後天下午我約了他一起喝茶,你也來。」周世傑笑著說道。

「方便嗎?」袁州心裡一動,但還是認真的問道。

周世傑的意思袁州心裡明白,想讓袁州見見柯林大師,因為他最近正在學習黔菜,但還是應該問清楚。

「當然方便,我早就說好了,你只管來就行了。」周世傑道。

「那麻煩周叔。」袁州應道。

「這種話你小子就別說了。」周世傑叮囑道。

「對了周叔我正要找您。」袁州沒多道謝,只是記在心裡。

「找我什麼事情,你說。」周世傑向來這樣,只要是袁州找他,都不問事情就直接大包大攬的。

「明天下午我想來找您,您在辦公室嗎?」袁州問道。

周世傑那邊傳出稀里嘩啦翻紙張的聲音,不一會周世傑就開口了。

「在,下午我空一個小時,你看你什麼時候來。」周世傑道。

「那就是三點我來找您。」袁州道。

「行,到時候你直接上來,我讓鍾麗麗在門口等你。」周世傑道。

「好的,那周叔你早點休息。」袁州應下後開始道別。

「明天見。」周世傑說完然後掛斷了電話。

周世傑剛剛掛斷電話,還沒來得及想袁州找他什麼事情,那電話又響了起來。

上面跳動著連老頭三個大字,周世傑笑罵道:「怎麼是這老傢伙,這麼晚找我也不知道什麼事。」

說是這樣說,但周世傑還是很快接起了電話。

接了電話沒幾分鐘,周世傑的書房就傳來了他中氣十足的吼聲,看樣子是非常後悔接了這個電話,並且這事和袁州還有關係。

當然,這些袁州是不知道的,他正忙著準備後天喝茶要用的東西。

說是喝茶,但顯然這是周世傑讓他去和黔菜成名已久的大師傅交流的意思,既然是交流那自然得言之有物,這樣才好。

袁州快步上樓,然後在房間的書架上拿出一個厚冊子,這冊子的封面用正楷寫著黔菜兩個大字。

「嘩啦啦」翻開一看,這兩指後的筆記本上已經寫了一半了,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袁州的筆記。

「帶這個應該可以。」袁州翻了翻,喃喃自語道。

是的,這是袁州得到全部黔菜做法的記憶後,自己學做的筆記,每做一道菜,袁州都會記錄下來,這是袁州開店以來才養成的習慣。

而這樣的筆記本,除了給程招妹的,現在書架上還剩下十幾本,只是除了剛剛得到黔菜和滇菜的筆記本外,其他的筆記本都已經被寫的滿滿當當了,並且還不止一個筆記本。

沒辦法一個菜系的菜實在是太多了,是以袁州現在房間里的書架全部騰出來放筆記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