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殷雅表白

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殷雅表白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昨日09:30更新  字數:2419

「啪」殷雅蓋上木盒子,木盒子自動合攏,發出輕微的聲響,但在這個安靜的街道上很是明顯。

太陽開始升起,溫度變得微暖起來,雖然沒有陽光照過來,但兩人臉上還是透出了一點薄紅,顯然兩人都認為這是熱的。

殷雅開口的時候俏生生的,說話的語氣也很是自然而堅定:「袁州,我也有禮物要送給你。」

「是什麼。」袁州脊背挺直,一手背在身後,一手自然的放在腹下,整個人看起來很是嚴肅。

「你等我下。」殷雅道。

「嗯,不著急。」袁州點頭。

殷雅點點頭沒說什麼,小心的用手臂夾住木盒子,然後打開自己的手拎包從裡面掏出一個薄薄的方正而扁的盒子。

「就是這個。」殷雅道。

「嗯?」袁州疑惑了下,但還是往前走了一步,然後接了過來。

往前走了一步後,兩人之間的距離更加進了些,袁州雖不如夏瑜身高超過一米八,但還是有一米七六。

離得遠的時候殷雅穿著高跟鞋,看起來高挑美麗,離得近後能看出袁州還是比殷雅高出半個頭。

「據說這個身高差是能一低頭親吻到額頭的位置,」殷雅抬頭看袁州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了這句話。

殷雅面上一紅,掩飾性的低頭看起了木盒子。

而袁州正拿著方形扁盒子開口道:「這是光碟?」

「嗯,是光碟。」殷雅點頭。

「這是一些輕音樂,我自己刻錄的。」殷雅不等袁州開口就繼續說道。

「謝謝,我很喜歡。」袁州直接把光碟收進懷裡。

因為袁州衣服都是定製的很合身,冷不丁的這麼揣進一個光碟盒,讓袁州的胸腹之間立刻就鼓起了一個正方形,看起來倒是有幾分有趣。

「凸出來了。」殷雅忍不住笑道。

袁州低頭看了看衣服,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我一會去放床頭柜上。」

倒是殷雅說完後白玉的耳朵尖有些微紅,輕咳了一聲道:「那謝謝你的禮物,我去上班了。」

「嗯去吧。」袁州點頭,站在原地沒動,顯然是要目送殷雅離開。

「那我走了。」殷雅說著直接轉身,往巷子外走去。

「噠噠噠」高跟鞋和青石板的地面敲出清脆的聲音,殷雅不緊不慢的走了好幾步後突然回頭看向袁州。

「喂,袁州有空一起吃飯吧。」殷雅露出個燦然的笑臉問道。

而在殷雅轉頭就下意識挺直脊背的袁州還沒來得及回答,那邊殷雅就再次開口道:「我請客。」

「好。」袁州點頭,認真的應下。

「嗯。」殷雅臉上的笑容更加大了,這次轉回去後走的格外快,不一會就出了巷子。

「看來很喜歡。」袁州盯著沒人的巷子,輕聲道。

「汪汪汪。」安靜的氣氛瞬間被麵湯的叫聲打破。

「你們倆可是看了很久了,怎麼樣我今天的表現很不錯吧。」袁州看向麵湯和米飯,忍不住笑著道。

「汪。」麵湯叫了一聲,黑葡萄般的眼睛裡明顯透出了鄙視的意味。

而米飯則是嗚咽一聲,然後把頭縮進了麵湯長著灰色長毛的脖頸里。

然後麵湯自然的歪頭在米飯的頭、臉、眼睛上舔舐了一遍,很是親昵的樣子。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袁州感覺再次被暴擊。

「汪汪。」麵湯轉頭嫌棄的看了眼袁州,然後繼續舔米飯的腦袋。

顯然麵湯和米飯這是回答袁州他表現好不好的問題呢。

「算你狠。」袁州捂額,起身離開回了店裡。

「砰。」後門發出一聲悶響,袁州已經離開了。

這時候米飯才抬起頭濕漉漉的眼睛看了看關上的後門,又看了看麵湯,在狗臉上能看出明顯的擔憂的意思。

「汪汪。」麵湯叫聲溫柔,抬起前肢搭在米飯的脊背上,一派安撫的樣子。

好吧,很明顯麵湯這意思是不用管袁州。

「我覺得我今天還是表現不錯的。」回到店裡的袁州摸了抹胸口放著的碟盤。

「畢竟我還收到了回禮。」袁州臉上露出明顯的笑意。

「踏踏踏」袁州腳步飛快的上樓,在經過他父母的卧室的時候,袁州頓了頓然後推開了門,直接走了進去。

現在這個卧室很是乾淨,能看出經常打掃的痕迹。

袁州對著卧室里掛著的三口之家全家福信心十足的開口:「老爸老媽不用擔心,我覺得我很快就要有女朋友了。」

「你們放心吧。」袁州說完後才輕輕關上大門離開回了自己的卧室。

另一邊,從桃溪路後巷離開的殷雅臉上的笑意就沒停過,等走到公司樓下的時候忍不住自言自語道:「這木頭居然開竅了,知道送禮物了。」

說道禮物二字的時候,殷雅臉上忍不住泛起甜蜜的笑意,明顯就是一副春心蕩漾的表現。

「什麼事情啊讓殷秘書這麼高興。」突然一個男音打斷了殷雅的沉思。

殷雅轉頭一看,是公司新調來的總監王家棟,前幾天還跟著她一起去過袁州店裡的那位。

殷雅想起袁州,心裡忍不住一軟,但看到這位進來表現的越來越親昵的總監又忍不住眉頭微顰。

「殷秘書手裡的盒子還挺漂亮的。」王家棟一眼就看到了殷雅手裡顯眼的盒子,順口誇獎道。

提到盒子,殷雅本不想說這些私人事情,但轉念一想又笑盈盈的說道:「對啊,是喜歡的人送的,確實很好看。」

聽到殷雅的回答,王家棟心裡一跳,不由開口道:「喜歡的人?」

「嗯,是喜歡的人,還是他親自雕的,從盒子到裡面的東西都是他自己雕的,我確實很喜歡。」殷雅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溫柔,手還輕輕的摸著盒子的表現,顯然一副愛極了的表現。

「呵呵,那還真是有心了,」王家棟尷尬的笑道,然後不等殷雅回答第一次主動的要離開:「時間不早了,我就先上樓了。」

說完,不等殷雅回答,王家棟就疾步越過殷雅走進大廈乘坐電梯上樓去了。

倒是殷雅鬆了口氣,然後捏緊了盒子,欲蓋泥章的自我安慰道:「我這可不是表白,我這是為了,為了擺脫那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