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我也有禮物

第一千兩百九十四章 我也有禮物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9:30更新  字數:2510

說著要走的烏海並沒有走,而是目光灼灼的看向袁州,好一會後才開口:「你還不去洗漱換衣服?」

「嗯。」袁州點頭。

「今天早上連木匠和他徒弟來你店裡就沒出去過。」烏海突然風馬牛不相及的說道。

「嗯。」袁州道。

「現在晚飯時間都過了,他們還沒出來,你要請他們吃飯。」烏海繼續道。

袁州忍不住想扶額,而一旁的凌宏已經驚呆了:「烏不要臉,你不會是要蹭飯吧。」

「不是蹭飯,是陪坐,我可以陪坐。」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認真的說道。

「你剛剛吃過。」袁州道。

「我晚餐吃的少,已經餓了。」烏海認真道。

「烏不要臉你果然是饕餮,這tm才過去多久你就消化了?」凌宏都想打開烏海的胃看看裡面是不是個無底洞。

「你要不要一起陪坐。」烏海轉頭看向凌宏。

「要。」凌宏果斷點頭。

「……」袁州瞬間無語,這兩個狼狽為奸。

然後兩人一起目光灼灼的看向袁州,就等著袁州答應。

「你們先去後院,我做好了端過來。」袁州面色冷然鎮定的說道。

「好的,別做太多,我還不是很餓。」凌宏一摸自己刺刺的頭髮,笑著說道。

「我餓了。」烏海倒是不客氣,直接道。

「去吧。」袁州示意兩人快進櫻蝦牆景門,沒辦法要是這兩人再不進去袁州怕他忍不住會打死這他們。

等這兩人進去後,袁州鬆了口氣,臉上突然露出個笑臉:「不知道她收到會不會很高興。」

至於另一邊烏海和凌宏一進門就被早早去酒館二樓收拾的申敏直接帶到了後院連木匠和馬曉那裡。

連木匠和馬曉正坐在平時袁州自斟自飲茶水的石桌邊,兩人到來後倒是開始圍著袁州聊了起來。

四人雖不是非常熟悉,但都算認識,其中烏海還和連木匠一起出過國,自然更加熟識一些。

因為連木匠和馬曉早就收拾過後院,別說是凌宏和烏海,就是申敏都不知道這裡剛剛在進行價值上億的木匠活。

因為連木匠眼看著天色黑下就叫馬曉把後院收拾出來,把那些木料重新封裝好放到酒館一樓好好保存了。

倒不是因為天黑不好做活,而是怕天黑水汽重傷了木料,是以凌宏和烏海自然不知道袁州要送的是相當於一套房的黃花梨木匣子。

因為多了兩個人,袁州多了做了兩個菜,合起來就是五菜一湯的配置。

前面酒館交給了申敏,袁州就在後院和四人一起吃飯。

這樣的氣氛很是和諧,等到遲來的晚餐吃完後,袁州親自送人到了門口然後道別。

人一走,就剩下二樓的酒館還有人聲,其他地方就都安靜了下來。

袁州這才上樓洗漱了一番,換了身衣服後去酒館一樓拿出下午做了雛形的木匣子和一些長條的木料回了自己房間。

調好鬧鐘,袁州就馬不停蹄的開始雕刻起來,等鬧鐘一響,目送申敏離開後,袁州繼續做下開始雕刻。

直到比平時睡覺時間晚了一小時,才停下手裡活,因為全神貫注太累的關係,這次袁州甚至只簡單洗漱了一番就躺上床睡著了。

接下來的三天都是如此,袁州白天開店、和連木匠一起做碗架、練習雕刻、廚藝,晚上挑燈夜戰晚睡一小時,很是忙碌。

忙到袁州的眼下都出現了青色的陰影,不過因為鍛煉增強了體質的關係,袁州的精神還是很好,並沒有影響廚藝的發揮。

甚至因為期待的原因,袁州的心情一直很是愉悅。

對了,忘記說,殷雅的生日這件事並不是殷雅告訴袁州的,而是凌宏告訴的袁州。

是的,殷雅並沒有打算給自己過生日,畢竟過了二十五以後女人就不愛給自己過生日了。

殷雅是猜測袁州要給自己生日禮物但又不確定心裡既忐忑又不安,而袁州則是難得的想主動一次。

兩人就這樣懷著試探又期待的心情到了殷雅生日的這天。

這天是周五,殷雅並不休息,還需要上班。

懷著一晚上忐忑的心情,殷雅並沒有休息好,早起時候還臨時敷了張面膜才化了淡妝,看著光彩照人才出門。

殷雅出門的時候才六點半,天色將將亮,殷雅穿著一身深藍色的長袖風衣式到小腿的連衣裙。

深色的藍襯的殷雅的皮膚越發的白皙,披散的黑色長髮看起來整個人漂亮又溫柔,腳上的黑色單鞋和手拎包都看起來很完美。

而袁州則是把禮物放在了床頭柜上,因為那天沒約時間,袁州只是洗漱好換好漢服就去了後門等著都沒去跑步鍛煉,當然他還帶著那個木匣子。

「袁老闆居然沒來跑步?」早起鍛煉的夏瑜看了看袁州小店的方向,有些疑惑。

但這時候的袁州已經等到了踩著步伐到來的殷雅。

袁州面色越加嚴肅,腳下沒動,直到殷雅走到面前才往前走了幾步。

安靜的後巷只有袁州和殷雅的心跳聲,後門口趴著的麵湯和米飯互相依偎在一起,天色慢慢的亮了起來。

最後還是殷雅開口打破沉默:「我來了。」

「嗯,祝你生日快樂。」袁州向來不懂得如何委婉,直接遞出手裡的盒子,然後認真的道。

殷雅臉色露出大大的笑容,雙手接過觸手溫潤的木盒子點頭嗯了一聲。

她沒問袁州怎麼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只是低頭看向木盒子,盒子是長方形的大約二十厘米長,十厘米高整個呈現淡紫色,盒面上有著黑色的紋路看起來就像一隻卧趴的小狐狸,很是俏皮可愛,摸在手上手感很是舒適,猶如嬰兒的肌膚一般滑潤。

「打開看看。」袁州聲音有些發緊,但面色還是很自然的。

「啪嗒。」殷雅點頭,然後直接打開了盒子。

盒子里是鋪了一層淡紫色的碎屑,鬆鬆的木屑上躺著四隻樣式精緻各異的木釵,每一支都油亮發光,精緻漂亮,並且和殷雅很是相配,顯然是很用心的。

殷雅抬手摸了摸了盒子里的木釵,心裡一片柔軟感動。

「這是你自己做的。」殷雅抬頭肯定道。

「嗯。」袁州點頭。

殷雅確定了答案,然後低頭看著盒子里木釵不說話了,兩人之間一時陷入了沉默。

好一會後,殷雅抬頭看向袁州,眼神晶亮,俏臉嚴肅的開口:「袁州,我也有禮物送給你。」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