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九十三章 袁州的禮物

第一千兩百九十三章 袁州的禮物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昨日05:59更新  字數:2528

可以把黑松露當零食吃的豬暫時按下不表,因為殷雅和王家棟兩人都快吃完了。

直到王家棟吃完後才回過神來,讚歎道:「難怪殷秘書喜歡這裡的菜,確實美味非常。」

「那是自然。」殷雅笑著點頭。

「希望下次可以在和殷秘書一起來這裡吃飯。」王家棟笑著道。

「王總監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間來,畢竟這裡價格不便宜我可沒辦法常來。」殷雅自我調侃的拒絕道。

「哈哈哈,殷秘書說笑了這有什麼,我還欠你一頓飯,下次我請客。」王家棟再次提起請客的事情。

「王總監才是太客氣,您請的飯我可不敢吃,您請我一頓飯我還不得給您加班來回報?」殷雅道。

「那不用,只要殷秘書多多介紹這樣美味的小店就行了。」王家棟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畢竟袁老闆只有一個。」殷雅看了看袁州,認真的說道。

王家棟一眼看出殷雅的神色,轉頭看了眼天色,口吻自然的說道:「天色不早了,不如我順路送殷秘書一路?」

「不麻煩王總監了,我還有點事情需要在這裡待會。」殷雅搖頭拒絕道。

「怎麼了?需要我幫忙嗎?」王家棟問道。

「不用了,是等一個好朋友,一會她要來這裡。」殷雅道。

「那好,我就不打擾殷秘書了。」被連續拒絕王家棟也沒變臉強求,仍然神色自然的道別。

「王總監再見。」殷雅起身站到一邊,然後道別。

「好的。」王家棟點點頭起身往門外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王家棟突然回頭問道:「殷秘書要等的是公司里的小方嗎?」

王家棟提到的人就是有時會和殷雅一起來袁州小店吃飯的那個短髮女孩。

「不是,是嫦曦,也就是姜總喜歡來這裡喝酒,我們有時候會約在一起。」殷雅道。

「地產公司的姜總?」王家棟挑眉道。

「是的。」殷雅微笑點頭。

「那殷秘書明天公司見。」王家棟這才幹脆的道別。

看人真的走了,殷雅這才鬆了口氣抬腳準備往外走。

就在這時候她身後有人輕聲道:「需要我幫忙嗎。」

這聲音帶著被口罩束縛的悶悶感覺,好似有些不高興似得。

殷雅轉頭看去,是袁州正放下托盤,正看著她,顯然這話是袁州說的。

「不用,小事情。」殷雅搖頭。

「好,那你路上小心。」袁州點頭。

「嗯。」殷雅抿了抿淡色的唇。

「對了,三天後你早上能早點過來嗎。」袁州狀似不經意的問道。

「三天後?」殷雅心裡一緊,下意識的重複道。

「嗯,三天後。」袁州道。

「好,我會早點過來的。」殷雅應下。

「路上小心。」袁州心裡鬆了口氣,然後轉身快速的回了廚房,這次他的回廚房的速度比平時快些。

就連步伐都比平時大些。

「三天後是我的生日,不知道他是不是……」殷雅邊心裡暗暗想著邊走出了店門。

是的,其實殷雅今天並沒有和姜嫦曦約好一起喝酒,剛剛只是為了搪塞王家棟,畢竟這人也是她的上司,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總要有個合適的理由。

而姜嫦曦身份夠高,也夠知名,自然是個很好的擋箭牌,是以一出店門殷雅就給姜嫦曦打了個電話。

一般男的,根本不敢和姜嫦曦碰頭。

晚餐時間過的很快,自從殷雅答應後,袁州的狀態非常好,比之平時做菜的速度還提高了一絲,顯然廚師的心情還是會影響做菜的。

等到晚餐時間一結束,袁州剛剛把食客們送走,周佳和程瓔還沒來得及道別,凌宏就扯著烏海再次進店了。

「圓規我和你說你那送個木盒子的想法不行。」凌宏一進門就直接道。

邊上的烏海沒說話,程瓔卻一直連連點頭,顯然是認可凌宏的送個木盒子的想法不行這點的。

「走了,走了。」周佳拉著程瓔要走。

「不行,我得幫師公分析女孩子喜歡什麼。」程瓔搖頭。

「有凌大哥和烏海在呢,有咱們在老闆會不好意思的。」周佳小聲道。

「會嗎?」程瓔疑惑的問道。

「會的。」周佳肯定的點頭。

「好吧,」程瓔點點頭,然後猶猶豫豫的看了看凌宏和烏海,覺得兩人都不靠譜,不由的再次開口:「那我明天單獨和師公說。」

「可以,咱們快走吧。」周佳拉著程瓔,快速的和袁州道別然後離開了店內。

送走了人,袁州才開口回答凌宏的問道:「所以你有什麼主意?」

「那當然,追女孩子我可是經驗豐富。」凌宏一拍胸脯,自信的說道。

「哦,上次你參加完婚禮後回來……」袁州取下口罩,邊洗手邊神色的自然的開口。

只是還沒說完就被凌宏打斷:「那是意外,說真的送木盒子不行,得用心。」

「快說,別磨蹭。」烏海在一旁不耐煩的催促凌宏。

「你去辦個銀行副卡往人手裡一交,然後這事就算成了。」凌宏得意洋洋的說出自己的辦法。

還沒等袁州開口,一旁的烏海就嫌棄的看了眼凌宏然後說道:「俗,還急,失敗。

這也正是袁州的想法,雖然沒追過女孩子,也沒談過戀愛,但袁州見得不少,畢竟伍洲和麵湯的狗糧袁州吃的不少。

兩人還沒確定關係就著急忙慌的送卡,且不說其他這難免有逼著殷雅同意的意思,自然是不好的。

「我俗?你說個不俗的。」凌宏鄙視的看向烏海這個童子雞魔法師,臉上的神色是明顯不信烏海能有什麼主意。

「簡單,很多女人都想我給她們畫畫,」烏海說著,摸著小鬍子思考了一瞬才繼續開口:「漂亮的喜歡讓我畫她們的肖像,你可以給殷雅畫幅畫。」

「我教過你幾天,以圓規你現在的美術能力畫幅肖像畫還是沒問題的。」烏海肯定道。

「……」袁州心裡有很多槽,但礙於人設沒法吐。

「你是不是傻,你是畫家你的畫值錢人家自然喜歡,圓規是廚師,那能一樣嘛。」凌宏這次直接鄙視了回去。

「嗯哼」袁州清了清喉嚨,然後語氣堅決道:「木匣子我覺得很好,不用換。」

「行吧,那沒事我先回了。」烏海看了看袁州的神色,然後點頭就要走。

一旁的凌宏倒是想勸,但被烏海拉住了也就只能閉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