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八十八章 木頭規劃

第一千兩百八十八章 木頭規劃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昨日06:07更新  字數:2545

雖說拆的時候神情不高興,但那只是對著袁州的時候不高興,一旦兩人對著地上的木頭又露出笑容來。

那溫柔的樣子真是堪比當年追自己的媳婦的時候,反正馬曉現在的樣子就是這樣。

三人拆起來速度還是很快的,雖然除了袁州以外連木匠根本不讓馬曉單獨拆木料,但不過二十分鐘四根沉寂百年的木料就重見天日了。

也是巧了,天氣漸冷後越來越少出來的太陽突然照射了下來,金色明亮的陽光一下子就灑滿了整個院子。

「居然出太陽了。」袁州心道。

但還沒等袁州感慨,一旁的連木匠連忙道:「你們倆快去拿些遮陽布來,這可不能暴晒。」

「好的師傅,我們馬上去。」馬曉應的比袁州快多了。

「好。」袁州點點頭,帶著馬曉去了酒館的一樓。

一樓空曠,除了一些酒桶外,角落裡還真的堆著遮陽布,這還是袁州夏天的時候買來沒用上然後放這裡的。

只是兩人剛剛拿著遮陽布到後院,那太陽就因為時間的原因照射不到後院的院子,已經移位到後院的屋頂了,剛剛好留下一片陰影。

「愣著幹什麼,照不到那才好,來看看你這木頭要怎麼做。」連木匠看兩個徒弟都看著自己,立刻粗聲粗氣不滿的說道。

「這可是你自己的木頭,袁州你自己過來看要做什麼樣的碗架。」連木匠補充道。

「好的,師傅。」袁州點點頭,先把手裡的遮陽布放下,這才走到連木匠面前。

袁州心裡早就有打算,看了看剝出來散發香味的木料,開口道:「是這樣的,我準備把酒館隔壁的店鋪上下打通,然後做一個高架子邊上帶一圈旋轉樓梯的那種,上面那層放置一些暫時用不到的,然後依次往下放。」

「想法倒是多。」連木匠嘀咕,然後就直接道:「帶我去看看你那小樓裡面的情況。」

「倒不是想法多,主要是木料不多。」袁州認真道。

「滾滾滾。」連木匠沒好氣的拍了袁州的肩膀一巴掌。

連木匠的手可不比袁州,他的手因為長期木工活的鍛煉骨節粗大有力,掌心厚實而粗糙,甚至還有些刺手的老繭。

雖然很是氣憤,但連木匠這一巴掌也是留情了的,並沒有拍疼袁州,是以袁州不以為意還衝著連木匠溫和的笑了笑,帶著人就往隔壁去了。

而馬曉在後面跟著,也想一起去看看,但才走兩步就被連木匠轉頭瞪住:「你跟著幹什麼,礙事。」

「我也去看看好做架子。」馬曉一臉無辜道。

「你看什麼,今天你就打下手,輪不到你上手。」連木匠嫌棄的揮了揮手。

「但……」馬曉還想說什麼,但直接被連木匠打斷。

「但什麼但,你就在這裡看著木料,它們可比你重要多了,呆著別動。」連木匠直接揮了揮手,然後指著地上的黃花梨道。

連木匠對袁州狠不下心,但對馬曉那就是怎麼粗糙怎麼來了。

這就好比父親對走文科狀元的兒子和對粗糙武狀元的兩個兒子一樣,兩個都是好徒弟,但一個得斯文著來,對著另一個則是斯文不起來。

「好吧。」馬曉蔫蔫的應下,然後看木頭去了。

「麻煩師弟了。」袁州客氣道。

「不麻煩,師傅說的對,這麼貴重的東西確實要人看著才行。」馬曉搖頭,立刻道。

「別管他,快去看看擺放的位置,爭取今天把架子雛形做出來。」連木匠大步往櫻蝦牆景門走去。

袁州帶著連木匠出了門就直接往空置店鋪走去,那裡現在還有工人正在裝修。

倒是不影響兩人看房子的大小以及布局,袁州還講解了一番怎麼放置碗架。

而連木匠則認認真真的自己量了尺寸,然後記錄下來,做完這些後兩人才回到酒館的後院中。

「你這兩層小樓屬於自建,層高一共有七米一,按你說的不要二樓直接打通,那架子得六米長,然後還要冒頭一點出來做框,那就是六米二的樣子。」連木匠指著地上的木頭,然後說道。

「嗯。」袁州點頭。

「你這裡一根木頭大約可以做一個半的開架式碗架,還能剩些邊角料。」連木匠丈量了一下木料,然後估算了一下道。

「那就做開架式的。」袁州道。

「嗯,正好做五個碗架,除了四角的位置,中間樓梯那裡可以坐一個奇式碗架,到時候按照你新修的樓梯來做最後一個碗架。」連木匠快速的說道。

「好的,那就麻煩師傅了。」袁州道。

「那是自然,你讓別人來他也不敢動你這木料。」連木匠沒好氣道。

「那是因為別人沒有師傅您的手藝。」袁州認真的說道。

「哼。」連木匠哼了一聲,但面色緩和下來,神情也顯出高興的樣子。

對於袁州的誇獎,連木匠心裡自然是舒暢的。

「愣著做什麼,你今天就負責遞工具別碰木頭,小袁你有空就幫忙。」高興的連木匠轉頭看到獃頭獃腦的馬曉,立刻開吼起來。

「是,師傅。」被吼了的馬曉也沒怨言,就像連木匠說的,這麼珍貴的木頭交給他,他還真的不敢動。

說句不好聽的,這碗架看著簡單,但必須得一次成型,而且因為黃花梨木心材是有自帶花紋的,那必須也得按照花紋來切割安排位置,要是做的不好,或者做壞了,馬曉覺得他是真的沒有這木頭值錢,說白了就是賠不起。

現在能看著自己師傅做,並且在邊上幫幫忙馬曉已經很知足了。

說干就干,連木匠和袁州都是行動派,安排完了就直接動手做了起來。

無論開始連木匠有多少心疼這珍貴木料得用來做碗架,甚至不敢摸一下,但做的時候連木匠卻是手都沒有抖一下的直接就開始切割木料。

「」的聲音不斷響起,這是連木匠看好位置後直接切了起來。

「這是孔雀紋,果然是好木頭。」連木匠臉色舒緩而讚歎,但手上不停,繼續做著事情。

一切開就能看見梨木漂亮的花紋,那花紋不似一般的鬼臉,而是少見的孔雀紋路,非常清晰並且漂亮。

時間過的很快,三人做的也很快,一上午的時候都沒休息一下,等袁州上樓洗漱準備午餐食材的時候,木頭都已經初步切割完畢了。

而等袁州店裡的午餐時間結束,後院的連木匠和馬曉也沒休息一下,袁州過去的時候,連木匠已經開始刨出碗架的大概樣子了。

當然,期間那外層腐化的白皮早就已經被連木匠細細的摩擦掉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