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總有刁民想害朕

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總有刁民想害朕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今天03:39更新  字數:2375

是的,袁州的想到的主意就是請連木匠來一起做將來放置碗盤的架子,倒不是因為別的,只是因為想讓連木匠看看好木頭。

袁州可是很清楚系統的,一旦是他提供的東西,那肯定是極好的木頭,並且不是滅絕,就在絕種。

否則系統也看不上,而恰巧上次去越南買木頭的時候連木匠感慨近年來好的木頭越來越少不少,還越來越難以見到了。

這個心情袁州是很了解的,就像是一個好的廚師看不到好的食材一樣,會讓人心焦又難受。

因此,哪怕還不知道系統會提供什麼樣的木頭,但在肯定是好木頭的情況下,袁州這才給連木匠打了電話。

「師傅,我這有幾塊好木頭,您明天要不要來和我一起做木架子。」袁州開口道。

「哦?你哪裡來的好木頭?」連木匠倒不是不信,就是好奇。

「你徒弟自然有自己的渠道,放心肯定證件齊全,料子也好。」袁州道。

「那行,明天一早我就帶馬曉一起來,見識見識你的好木頭。」連木匠見袁州語氣肯定也沒多問,直接就應下了。

「好的,那您乾脆明天來和我一起吃早餐,然後我們再看木頭。」袁州對連木匠還是很尊敬的。

「不用,你小子那麼忙,做你自己的事情,早飯我自己解決。」連木匠直接拒絕。

連木匠是知道袁州時間表的人,他怎麼會為了一頓早餐就讓袁州多騰出時間來。

那還不是犧牲的是自己徒弟的睡眠時間,連木匠想都沒想的就拒絕了,不過想到袁州的手藝,連木匠還是不可避免的有些饞了。

「那中午一起吃吧。」袁州知道連木匠的關心,他沒勸,退而求其次道。

「沒問題。」連木匠這次直接應下了,他想著離得近到時候去排個隊也就行了。

「那師傅明天見。」袁州道。

「明天見。」連木匠說完直接掛了,然後找馬曉去了。

而袁州則收起手機,嘴裡喃喃自語了一句:「不知道系統會提供什麼樣的木頭,一定非常不錯。」

「不過是坑,不對是主動提供的,應該不會是紫檀之類的,但肯定也不會差就是了。」袁州心裡暗暗猜測了一下。

「算了,明天就知道了。」袁州拍了拍腦袋,再次拋光做好的木質餐具去了。

晚餐時間很快到來又很快結束了,但今天來了一個袁州沒想到的人,那就是申敏。

申敏是在晚餐剛剛結束的時候來的,她穿著長袖上衣,寬鬆的運動褲,腳上是舒適的運動鞋,臉上帶著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老闆,我來上班了。」

「你腿好了?」袁州上下打量了一下,問道。

「好了,醫生說已經不影響正常行動。」申敏用力點頭道。

「周佳你知道嗎?」袁州轉頭對著周佳問道。

「醫生確實說了不劇烈運動已經不影響正常生活了。」周佳也點了點頭。

顯然周佳知道申敏今天會來上班。

「嗯,那你去二樓收拾吧。」袁州點點頭,然後對著申敏道。

「謝謝老闆。」申敏臉色激動,立刻推開櫻蝦牆景門進去了。

申敏三步並作兩步的跑的很快,那樣子是生怕袁州拒絕。

「謝謝老闆,那我也走了。」周佳笑了笑然後道。

「等等。」袁州出聲叫住了要離開的周佳,看周佳轉過身來才繼續開口:「你夜校快畢業了吧。」

是的,周佳和申敏不同,申敏是正兒八經考上本科的,今年開學正好大三。

但周佳就不一樣了,因為家庭原因她沒能考大學,而是選擇的兩年制的夜校,和其他不同,這個學期學完周佳就該畢業了。

「這個學期學完就畢業了。」周佳點頭。

「有什麼想法。」袁州問道。

「還沒有。」周佳搖頭。

「嗯,有事可以說。」袁州說完就直接轉身上樓洗漱去了。

畢竟每次做完餐點袁州都會洗漱一番的,哪怕是天氣越來越冷也沒改變他這個習慣。

不過還好店內一直是四季如春的,氣溫很合適。

倒是被留下的周佳看了看袁州的背影,露出笑容,大聲說了一句:「謝謝老闆。」

袁州點點頭,沒回話,直接上樓去。

晚間來喝酒的酒客看見申敏自然又是好好關心了一番,而袁州則是無事一身輕的繼續磨鍊起了自己的廚藝。

等到酒館時間結束,袁州看著申敏上車離開的背影很是感慨的說道:「還是有人幫忙好些。」

一夜無夢,袁州神清氣爽的醒來,洗漱完畢後就直接跑步去了,路上再次遇到了早起鍛煉的夏瑜,夏瑜沖袁州打了個招呼,袁州點點頭然後繼續跑自己的。

作為一個有格調,有思想,有內涵的宿主,袁州並沒有一起床就去看系統所說的木頭。

畢竟他也是有見識的,不可能為了這個事情打斷自己的行程步驟。

是以,袁州很是慢條斯理,安安心心的做完早餐後才去了酒館的後院。

而那裡果然已經有四根包裹嚴實的木料佔據,那四根木料上包裹著厚厚的防水油脂布料,上面被鐵絲固定的死死的,看樣子是保存的非常好的樣子。

四根木料就那麼安靜的躺在酒館的後院的地上,每一根大約十五米長的樣子,排列整齊的堆在那裡。

「系統你還是很守信用的。」袁州美滋滋的圍著木料轉了一圈,然後點點頭道。

對於袁州的誇獎系統並沒有回復,而袁州也不在意,直接去酒館的一樓取了個大剪刀來,準備剪開那些包裹木料的油脂布料和鐵絲。

袁州拆包的速度還是很快的,不一會就把那厚厚的油脂布料剪開,而綁著的鐵絲也剪斷了放在一邊。

但一剪開油脂布袁州就有了不好的預感,以他超越常人的靈敏鼻子也才在剪開布料的時候聞到一絲絲濃郁醇厚的好似馥郁玫瑰般的香味透出。

「這味道?」袁州低頭看了看外層白皮已經腐化露出漂亮芯材的木頭,臉色一變大聲道:「卧槽,系統你想害我?」

這尼瑪難道是傳說中的降香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