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 時令任務

第一千兩百七十九章 時令任務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昨日06:07更新  字數:2467

螃蟹或者說是大閘蟹,最常見的做法便是清蒸,但因為大閘蟹的生長環境,哪怕水質很乾凈,但他們始終生長在湖底淤泥位置,是以總是要先進行吐污處理,然後再清蒸。

這樣清蒸出來的螃蟹味道才會鮮美,肉質鮮甜,但這次顯然袁州沒時間來進行吐污處理,也就只能酒煮。

其實煮螃蟹這個做法也還算常見,在袁州特殊的洗刷方式後喝酒,然後吐酒後,螃蟹已經非常乾淨了,而現在酒煮的目的則是有兩個。

一個是讓最後一點點的污泥沉底被酒分解,二則是利用啤酒本身的清香,麥子的麥香味來代替蔥姜蒜去腥的作用。

而啤酒里的低度酒精則是讓蟹肉保持嫩彈的口感。

大家聊天一會後,發現袁州沒怎麼說話,凌宏就起鬨讓袁州開口說說話,他的理由也很正當,凌宏道:「袁州今天咱們不以老闆和食客的身份來,以朋友的身份來,不如你說個笑話?」

「沒有笑話。」袁州搖頭。

「那也行,你隨便說點什麼。」凌宏大度的說道。

「好,那你們知道為什麼螃蟹要被五花大綁的蒸嗎?」袁州想了想,然後道。

「因為這樣螃蟹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姜嫦曦眉頭一挑,伸出白嫩的手,做出了一個抓握的動作。

瞬間,在場的男士有種蛋疼的感覺,就連袁州都感覺一陣涼風吹過,有點冷。

看著安靜下來的場面,姜嫦曦疑惑道:「不對嗎?」

為避免姜嫦曦說出更加奇葩的答案,袁州趕緊開口:「不是,是為了怕螃蟹殘疾。」

「為什麼?」哪怕袁州這個回答很冷,但大家還是積極的開口詢問原因。

畢竟,比起袁州只是冷場來說,姜嫦曦回答的話可能會讓人蛋疼,所以大家的選擇很明白。

「因為螃蟹是冷水下鍋或者熱水下鍋都可以的,如果冷水下鍋蒸煮的話,不論綁不綁都可以,但熱水下鍋就必須綁,否則螃蟹還沒熟,蟹腿就都斷了,這樣會流失蟹的鮮美,而且完整性也不好。」袁州認認真真的解釋道。

「嗯嗯。」在場的食客都一副受教了樣子,然後大家又開始說起了別的。

這次沒人專門叫袁州開口了。

沒多久,袁州就自己起身開始挨個關火了。

隨著三聲啪啪啪的聲音,桌上的卡式爐火焰熄滅,鍋里發出蒸汽啤酒涌動的聲音。

「現在大家可以解開鍋蓋,撈螃蟹,邊上有準備好的姜醋蘸碟。」袁州道。

「終於可以吃了。」烏海立刻起身解開鍋蓋,而其他人的動作也不慢。

瞬間一股極為濃郁的酒香味鋪面而來。

那味道混著麥子的香氣,又帶著螃蟹的點點的腥味,緊隨著的卻是酒的濃郁味道,帶著熱烈的蒸汽讓人覺得有些微醺。

「好酒。」陳維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感嘆道。

「可惜我的酒了。」陳維邊說邊手腳不慢的夾起一隻螃蟹。

「確實,這煮過的啤酒還真香。」孫明也贊同的點頭,當然他的速度也不慢,也很快夾出了一隻螃蟹。

邊上殷雅剛剛從啤酒里撈出的螃蟹是只公蟹,個頭很大,爪子張牙舞爪的,但整個蟹都被煮的紅彤彤的,散發著螃蟹的香味和酒香味,這味道聞起來很是勾人食慾。

「嘶」但就是太燙,殷雅都忍不住嘶了一聲。

「螃蟹涼一涼再吃,燙。」袁州這時候側頭叮囑了一句,這才夾自己的螃蟹。

「嗯。」殷雅輕應道。

因為螃蟹熟了,大家也顧不上說話了,都開始認認真真的和螃蟹戰鬥起來。

夜風微涼,但和著熱氣騰騰的螃蟹以及暖醺的酒,這夜晚也就不冷了。

只是撈出的螃蟹冷的快,不過一會的時間拿在手上就不燙了,殷雅也就開始吃了起來。

殷雅喜歡先把蟹腿全部拆下,然後再吃蟹殼裡的東西。

這不,她的手邊不一會就堆了一小堆螃蟹腿,而她正拿著螃蟹身子掰開蟹殼呢。

這個天的公蟹並不如母蟹肥美,畢竟吃螃蟹講究九月團臍十月尖,是以公蟹拆開后里面的膏並不多,只有小小的一點。

「唔,好香。」殷雅伸出粉色的舌尖舔了一口,眯著眼道。

雖然膏不多,但也有,這一口下去,那蟹膏的美妙滋味混著酒香味一起進入喉嚨,讓人忍不住繼續吃了下去。

螃蟹就是有這樣的魅力,吃一口就停不下來。

一個螃蟹,哪怕是個頭較大的公蟹也沒多少肉,幾口就被殷雅吃完了。

就在殷雅要再次撈蟹的時候,邊上的袁州淡淡的開口道:「小點的是母蟹。」

殷雅撈蟹的手頓了頓,臉上露出笑容,點了點頭道:「嗯。」

兩人直接氣氛和諧,但一旁的姜嫦曦和程瓔對視一眼,互相促狹的笑了笑。

「哎呦,袁州那我這只是公的還是母的呢?」姜嫦曦快速的撈起一隻螃蟹,直直遞到袁州面前,一臉笑意的問道。

「公的,個頭較大的是公蟹,或者說看這裡,這裡尖的是公蟹,圓的是母蟹。」袁州一本正經的回道。

「哦哦,原來如此。」姜嫦曦這次是看著殷雅笑的,直把殷雅笑的臉色通紅,耳尖都泛起了粉色才施施然的拿著螃蟹吃去了。

袁州毫無所覺,殷雅則低頭認真剝蟹,母蟹和公蟹不同這母蟹一剝開就露出了金黃色還留著淡淡油光的蟹黃。

一股香氣混著麥香味一起沖入鼻尖,殷雅這下也顧不得其他了,直接舔了一口蟹殼,舌頭上沾染了滿滿的蟹黃。

濃烈的蟹黃香氣瞬間撲進嘴裡,衝進喉嚨,極為香、鮮又帶著濃油鹹鴨蛋黃的沙沙軟軟的口感在嘴裡瀰漫開來。

「唔,太香了。」殷雅感慨了一句。

螃蟹的美味是自古以來眾所周知的,讚美螃蟹的詩句都有好些,是以這一頓螃蟹宴雖多,但坐在二樓的那都是挺能吃的主。

就連小小個子的程瓔都吃了四隻螃蟹,吃的最少的反而是袁州,只吃了三隻。

沒辦法,誰讓袁州坐在殷雅和姜嫦曦中間呢,這兩人看著漂漂亮亮的,但論起搶食,袁州還真不是對手。

畢竟這兩人也在袁州小店吃飯歷練兩年了。

就在大家吃完螃蟹,袁州正沖茶給大家去腥味的時候,系統突然冒了出來。

系統現字:「觸發時令任務,宿主是否接受任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