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臉綠了

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臉綠了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9-11 07:55  字數:2447

烏海臉色很是嚴肅,企圖讓袁州打消剛剛那個可怕的主意。小說

畢竟袁州剛剛可是說什麼以後每個月都要做一天素宴的,這讓烏海這個肉食動物怎麼活。

「吃素健康。」袁州道。

「我吃肉更加健康,還長的好。」烏海道。

說著,烏海站起身,露出他有力的手臂,然後接著道:「看吃肉長的。」

「連肌肉都沒有,烏海你就別露出你白斬雞的身材。」殷雅忍不住吐槽道。

就在這時,袁州眼睛一亮,不著痕迹的蹭了蹭自己的腹肌:「看來女孩子果然喜歡有肌肉的男人,我可是連腹肌都有的。」

「可惜現在不能露。」袁州心裡暗暗可惜。

不過烏海就沒有這個煩惱了,被殷雅吐槽了也不生氣,順著她的話道:「對,我就是沒肌肉,因為我剛剛吃了一肚子的草和蘑菇哪裡來的肌肉。」

殷雅忍不住無奈了,而烏海則轉頭目光灼灼的看向袁州道:「所以說圓規,我們得吃肉,吃麻辣口味的肉。」

袁州看了看烏海並不健壯的身材,沉默了一會然後端起托盤再次送上了一道熱氣騰騰的粉蒸菜品,當然那還是素菜,是一種菇類用粉蒸肉的方式做的。

放下餐點,袁州再次到廚房後才幽幽的說道:「在動物界,那些食草的動物都長得比較大,比如大象長頸鹿和牛就比獅子老虎大,所以吃素才能長得更好。」

「」烏海表示他噎住了,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哈哈哈,對對對,袁老闆你說的對,確實就是那些吃草的恐龍都比那些吃肉的恐龍大。」殷雅哈哈大笑,並且想起了她最近看的恐龍公園的電影順口說道。

袁州口罩下的嘴角微微勾起,顯然心情不錯。

但烏海就是烏海,吃完這一小籠的粉蒸菇類,再次開口:「所以吃素不但不會減肥還會胖。」

說這話的時候烏海是抬頭盯著殷雅說的。

「額」這下子換成殷雅愣住了。

這麼說起來好像是有的道理的,殷雅盯著面前還剩下一點的菇類有些猶豫了。

就連袁州都一時找不到什麼反駁的話,而烏海則怨念的盯著袁州看去。

而早就習慣的袁州手很是穩當的做著菜,絲毫不受影響。

等袁州再次送上一道湯羹,烏海攪了攪發現還是素後就抬頭嚴肅的看向袁州:「圓規你看我的臉有沒有發現什麼。」

「沒有。」袁州頭都沒抬的道。

「你抬頭看下就知道了。」烏海認真的說道。

「嗯,還是和昨天一樣的欠揍沒有不一樣。」袁州也認真道。

「不是這個,難道你沒發現我的臉都綠了嗎?」烏海摸著小鬍子,感覺手上的鬍子都因為沒有油水不光亮順滑了。

袁州無語沒答話。

「我這都是吃素吃的,從進來到現在我吃的不是草就是蘑菇,就是兔子偶爾也得吃吃肉吧。」烏海繼續幽怨道。

「味道有問題?」袁州淡淡的問道。

「那倒沒有,味道很好吃,但我餓的慌,越吃越餓。」烏海苦著連道。

「我倒是覺得不錯。」殷雅笑眯眯的說道。

「偶爾吃吃素菜可以清清腸胃,而且吃起來很好吃,非常不錯。」殷雅繼續道。

「我要吃肉。」烏海再次申明。

「素宴沒有肉。」袁州一板一眼道。

「不,有肉。」烏海搖頭道。

「這裡是裝修後專門用來做素宴的,沒有準備肉類食材。」袁州道。

但就在袁州說完後,袁州突然產生了一個不好的預感,並且這個預感立刻就成真了。

烏海快速利落的起身,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扶欄邊上的長條形水池旁,指著裡面游弋的幾條肥碩鯉魚道:「這不是肉嗎,這麼肥味道應該不錯。」

袁州內心鄙視烏海的喪心病狂,面上一派嚴肅道:「這是景觀不能吃。」

「沒事,吃了我送你金龍魚、紅龍魚給你做景觀魚風水魚都隨你,我們現在把它吃了吧。」烏海盯著那紅色鯉魚遊動的身姿,一眨不眨的。

那樣子就好似那魚都熟了冒著香氣了一樣。

「養不活麻煩,這魚不能吃。」袁州簡潔道。

「沒事,我找人養,不用你動手,可以吃魚肉了嗎。」烏海忍不住蹲下身,更加靠近池子里的魚。

而池子魚也傻乎乎的,一點都感覺不到烏海的殺氣,還在兀自歡快的遊動著。

就連烏海忍不住伸手進水裡,那些傻魚都以為在和他們玩,還張嘴咬烏海的手指玩,或者用肥碩的大腦袋撞烏海的手指。

「你看它們這麼笨,養在這裡也是浪費,而且它長這麼肥,不就是來給我吃的嗎?!」烏海指著正在和他手指玩的魚道。

「不能吃,這是素宴。」袁州一派淡然的拒絕。

「烏海,你也太喪心病狂了,景觀魚都吃。」殷雅鄙視的看著烏海。

「你個吃草的當然不懂我吃肉的難受,都是素,都是草,我進來到現在連肉沫都沒看見。」烏海蹲在池子旁,一臉的生無可戀。

「說了今天是素宴自然是素的。」袁州淡定自若的道。

「我就知道請我吃飯沒好事,居然是吃素。」烏海痛心疾首的哀嚎。

烏海那模樣就很像二哈了。

「後面還有一個點心和水果吃嗎?」袁州端起做好的點心淡淡的問道。

「吃,本來就餓再不吃恐怕我就餓死了。」烏海憂鬱的說道。

「你來之前吃了一盤鍋肉、辣子雞、水煮牛肉和蛋炒飯,距離你吃完到現在才過了一個半小時。」袁州實事求是的說道。

「對啊,我只吃了這麼一點就是為了晚上你請的這一頓,但誰知道都是草,早知道就來個東坡肘子,樟茶鴨了,虧。」烏海嚼著千層荷花酥,滿臉的後悔。

「烏海你的胃果然是異次元的,吃那麼多都不知道裝哪裡去了。」殷雅嘆氣。

「知道你羨慕我吃不胖,但這是事實。」烏海毒舌道。

「呵呵。」殷雅。

被懟了的殷雅聳肩,然後烏海繼續嚼著荷花酥,並時不時的伸頭看向一旁的池子。

當然,烏海看的是那池子里的魚,那吃的胖胖的觀賞鯉魚。

這樣的烏海讓袁州產生了一種,要是烏海多來吃幾次素宴他這魚就保不住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