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六十一章 烏海的手

第一千兩百六十一章 烏海的手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9-09 03:49  字數:2599

「吱呀」袁州雙手推開面前的門,厚重的紅木門發出木頭摩擦的聲音。

門一推開,就露出裡面燈火通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起隔斷作用的屏風。

燈光映照之下,那對弈的兩人彷彿活了過來,烏海第一時間就上前看去,而殷雅則站在原地看著屏風愣愣的。

「踏踏踏」烏海腳步快速的圍著屏風轉了一圈,細細的欣賞著上面的水墨畫。

「好畫,意境極美,從不同的角度還能看到這人臉色的表情,各個表情還都不一樣,好畫。」烏海讚歎道。

「確實很美。」殷雅也讚歎道。

「我可不是讓你們來賞畫的,是來吃飯的。」袁州面色淡然的說道。

「吃那是肯定要吃的,但這畫也是可以好好看看的,這是好東西。」烏海摸著小鬍子,很是認真的說道。

「從這裡上去嗎?」殷雅倒是很快回神,指著屏風後面的木質樓梯問道。

「就從這裡上去。」袁州溫和的點頭。

「那走吧,我可是迫不及待想吃新菜了。」殷雅笑道。

袁州點點頭,然後上前一步在前面帶路。

兩人繞過屏風,順著木質樓梯拾級而上,樓梯寬大很是好走,兩旁的翠竹幽幽,明亮的燈光照下,讓人頗有種林中行走的感覺。

安靜而靜謐的環境讓殷雅都顧不上說話,只是看著周圍的景色裝修去了。

說起來童老闆的乾洗店只是比袁州的小店大一倍,也就是大堂大約四十平米的樣子,但因為這樣空曠的裝修,讓人一走進來就有種寬敞明亮之感。

加上系統燈光的布置,翠竹的種植,以及隔斷的屏風,都讓人很是清幽雅緻之感。

沿著舒緩的樓梯轉過一個小小的彎之後就能看到一排的木質扶欄,再往上走兩步就能看到那紅木大圓桌和那開放式的廚房。

走到二樓左邊就是那一溜的水池,裡面正有幾尾肥碩的錦鯉在歡快的游弋,房子的四角還有紅白綠三色的蓮花正開的艷麗,整體的顏色很是和諧而漂亮。

「這地方很美,是專門用來吃素菜的嗎?」殷雅亦步亦趨的跟著袁州身後開口問道。

「嗯,專門用來吃素宴的。」袁州側頭肯定道。

「等等,你們剛剛說啥?」已經欣賞完畫的烏海隱隱聽見素菜什麼的,立刻出聲問道。

殷雅臉色微紅沒說話,倒是袁州很是淡然的看著烏海開口道。

「你欣賞完了?」袁州道。

「沒有,但吃的也很重要。」烏海搖頭道。

「上樓坐,一會就可以吃了。」袁州道。

「不是我剛剛聽見你們說吃什麼素菜什麼的,今天素菜多?」烏海狐疑的看著袁州。

「一會你就知道了。」袁州頗為神秘的開口。

烏海雖然覺得不對,但也沒有離開的打算,開玩笑袁州請客多難,認識這麼久以來,袁州請他的次數還沒過一手之數。

而且烏海覺得無論怎麼坑,反正這也都是袁州親自做的菜,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抱著這樣輕鬆的心態,烏海坐到了紅木圓桌最靠近廚房的位置,而殷雅則抿嘴笑了笑也沒多話,徑直坐到烏海對面去了。

這個位置也是能清楚看到袁州做菜的地方。

袁州則自然的走進廚房,先行給自己洗手後,就端著兩個淺棕色的做成荷葉狀的木盆走到桌前。

「請先凈手。」袁州一人放置了一盆,然後道。

「殷雅你的是櫻桃花和荷葉,香味清淡,可以去除異味,烏海你的是荷花瓣和荷葉,洗完手吃的時候能更好的品嘗味道。」袁州介紹了一番道。

殷雅看向自己面前的木盆,果然木盆裡面盛了半盆的清水,清水裡漂浮著小朵小朵粉色的花朵,間或還有幾片圓圓的荷葉飄在上面。

「嘩啦」殷雅輕輕的伸手進去,認真的把手上的護手膏洗乾淨。

而烏海就沒那麼講究了,伸出乾淨修長,指尖帶著浸染不同顏料的手稀里嘩啦的洗了一通。

烏海的手很符合人們覺得的畫家的手,修長、白皙、骨節分明,但指尖卻帶著褚色,不論是指腹還是指甲都有,看起來略有些髒兮兮的。

這並不是烏海不愛乾淨,而是他作畫的時間太長了,那顏料的顏色已經浸染進了肉里根本洗不掉了。

這點袁州自然是知道的,看兩人洗完,袁州就端起木盆回到廚房開始準備冷盤了。

「今天吃的是素宴,冷盤兩道,熱菜四道,一道點心一道湯羹,一共八道菜,根據兩位的胃口不同,你們的菜品不論味道或者分量都有細微差別。」袁州邊做邊聲音清晰的解說。

當然,袁州也沒忘記帶口罩,是以袁州的聲音透過口罩是顯得有些悶悶的,但兩人都聽的很認真。

雖然聽的認真,但烏海只注意多少菜去了,完全沒注意素這個字眼。

「我能吃,特別能吃,分量多點。」烏海連連道。

「分量肯定夠你吃,雖然是我請客,但我希望兩位也都不要剩菜。」袁州意味深長的提醒道。

「那不可能。」烏海揮手表示這不可能。

殷雅還是矜持的但笑不語,她這是坐等烏海自己打臉呢。

要知道烏海愛吃肉那是出了名了,袁州店裡的純素菜,烏海是碰都沒碰過。

「這次的宴席是忌用五辛的,不過蛋奶不忌,你們蛋奶吃嗎?」袁州繼續道。

「吃,都吃。」烏海急急道。

「我的就不加蛋奶了。」殷雅不緊不慢的說道。

袁州還沒來得及點頭,一旁的烏海又開口道:「她不吃的蛋奶可以加我那份里,我吃。」

烏海這是生怕不夠吃呢。

袁州沒理會烏海的日常犯蠢,只是沖著殷雅點了點頭。

三人說完話,袁州的第一道冷盤也就準備好了。

袁州端著托盤,快步向兩人走來,直接把托盤裡的兩份菜品遞到兩人面前。

這是一個長方形的木片,樣子很是古舊,還能看到一圈圈的木紋年輪,木片地步還能看到棕黑色的樹皮。

木盤的上面很是平整,上面長著一小朵一小朵金黃色的小喇叭一般的菌類,上面泛著淺淺的油光,菌類的背面則沾著切的細碎的青紅兩色的辣椒。

雖然知道這是一道菜,但最奇妙的是那蘑菇就好似長在野外的木頭上一般,頗為野趣。

「冷盤第一道:涼拌雞油菌。」袁州放好菜品,說出名字後就再次轉回廚房了。

……

ps:昨天忘記說了,菜貓這次只拔了一顆牙,但可能體質不同的原因,恢復的很慢,也吃不了什麼東西,所以拔牙需謹慎啊。

ps2:菜貓終於明白為什麼說牙疼不是病,疼起來要人命了。

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