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五十七章 素菜宴席的位

第一千兩百五十七章 素菜宴席的位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9-04 04:07  字數:2559

光叔的話說的很明白,但夏瑜表示也許是久未回國她有點聽不懂漢語。

什麼叫因為那袁老闆所以這房價從五千漲到了三萬一?還有什麼叫這裡打開窗戶能看見袁老闆所以更加貴。

袁老闆的大熊貓?別人喜歡看。

這些字分開夏瑜表示她都能看懂,但合在一起後她就有些看不懂了。

眼看夏瑜一臉懵懂的樣子,光叔笑了笑道:「現在你肯定不懂,但你要買了這裡的房子住在這裡之後就懂了。」

「或者說你去袁老闆那裡吃一頓飯就懂了。」光叔換了個說法道。

「吃飯?」夏瑜想起她早上乾脆的離開,心裡疑惑,臉上就帶了出來。

「因為這袁老闆的廚藝非常好,這麼說吧,你剛剛看到那開發建設美食文化城的以桃溪路為中心,因為袁老闆在這裡開店並且不願意離開。」光叔看著遠處熱火朝天的施工場景再次說道。

「因為他?」夏瑜不敢置信道:「那個店?」

「對可不光是這樣,那袁老闆厲害著呢,聽說那建美食城的老總花五千萬年薪請袁老闆去當顧問人家都給拒絕了。」光叔一臉自豪的說道。

「額……」夏瑜有種不知道說什麼好的感覺。

「做飯好吃,能有多好吃?米其林三星的水準?那恐怕也不值這麼多錢吧。」夏瑜心裡暗暗吐槽。

「說這些都沒用,就看夏丫頭你買不買這房子了,要是買了你自然就知道它貴的理由了。」光叔道:「只要袁老闆不走,這放假還能漲。」

「這價格不便宜。」夏瑜有些躊躇。

「那可不。」光叔點頭,也不多說就等著夏瑜自己決定。

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夏瑜皺了皺眉看了看房間,這房子樣式老舊沒有電梯,小區的環境更是談不上好,只能說句有生活氣息,還臨街,但就是這樣都要三萬一的價格。

並且因為是二手房還沒有七十年的產權了,這樣的房子和價格讓夏瑜著實有些猶豫。

但看著窗外那和小時候格局相似的街道,夏瑜心裡又有些酸軟。

「其實夏丫頭你要是呆不久可以在這裡租房子,那也方便,這裡租房子的還是有的。」光叔出聲道。

「光叔你知道的,我短時間內都不會回去了。」夏瑜搖了搖頭。

「你這以後就不打網球了?」光叔問道。

「對啊,打不了。」夏瑜抬起纖瘦的胳膊,有些無奈的說道。

「病總會好的,不要著急,說不得回來這裡,養兩個月就好了。」光叔咧嘴一笑,樂呵呵的說道。

「那就借您吉言了。」夏瑜笑道。

夏瑜今年二十七歲,身高一八零以前是在國外俱樂部打網球的運動員,曾經還獲得過溫布爾登網球錦標賽的冠軍,可以說的風光無限的。

但就在半年前她突然得了一種急性病症,導致身體不斷消瘦,沒辦法劇烈運動,而後遺憾退役。

因為夏瑜的父母怕夏瑜想不開所以在病情穩定後就勸說她出去旅遊散心,在去了幾個小島國家後,夏瑜把目標定在了她小時候生活過的華夏蓉城。

一到蓉城,夏瑜就有種心靜的感覺,突然就想買個屬於自己的房子然後住下的衝動。

夏瑜小時候就住在桃溪路這一帶自然也就想在這裡住下,這才有了她今天和光叔一起來這裡看房的事情。

「其實夏丫頭你爸媽說了可以……」光叔看夏瑜躊躇猶豫的樣子再次開口,但還沒說完就被夏瑜打斷了。

「光叔不用,我自己可以,就買這裡。」夏瑜眼神堅定的說道。

夏瑜自己的錢還是很多的,她參加的大大小小的比賽可不少,獎金每次都不同,但這些年也存了不少錢了。

「那行吧。」光叔點頭沒再多說,只是偏頭沖著剛剛進門的一個中年婦女豪氣道:「六嬸子這房子我丫頭買了。」

「好咧,那咱們是一次**清還是怎麼著?」被叫六嬸的女人笑著說道。

「夏丫頭怎麼說。」光叔片問道。

「一次性付清。」夏瑜道。

「行行行,咱們這裡來看合同,然後去過戶啥的。」六嬸招呼兩人道。

夏瑜看著計算出來的總價,心裡對袁州小店產生的極大的好奇:「因為這個袁老闆,我可是多花了不少錢。」

「看來我得找個機會去吃一頓,一定要好好嘗嘗。」簽合同的時候夏瑜頗有些咬牙切齒的在心裡暗道。

當然,這些事情袁州是不知道的,他正專心致志的練習著雕刻,雖然系統規定的餐具完成了,但手藝還是得天天練才能更好。

手上的菜刀在袁州手裡翻飛,一道道的銀光閃過,那節普通的木頭就被雕刻成了一個木質細膩的杯子,然後還剩下半截沒用完。

「說起來這段是桃木,可以用了雕木簪。」袁州突然想起殷雅那頭烏黑的長髮,不知怎麼的就想到了木簪的事情。

「咳咳。」袁州放下雕好的碗,掩飾性的咳嗽了一聲。

應該剛剛的聯想,袁州突然就沒了雕刻的心思,開始在心裡問系統:「說起來我光顧著練習手藝,系統你的素宴是準備讓我在哪裡做?」

是的,袁州突然想起系統說過素宴不是在這個店裡吃,而是另有地方。

系統現字:「素菜宴席不論是餐具亦或者灶具都會由系統重新發放,以區別於現在所使用的餐具、灶具。」

「嗯,所以地方在哪?」袁州繼續問道。

系統現字:「就在宿主隔壁。」

「隔壁?」袁州下意識的往邊上看去。

右手邊是童老闆曾經的乾洗店,左邊則是袁州買下的茶樓然後改建的酒館,在邊上一點就是李立的西餐廳了。

並且往後好幾家袁州聽說那都是李立他們的店,甚至對面還有兩家鋪子也被他們一起買下了。

「難道你買下了李立的西餐廳?」袁州看著人員來往不算少的西餐廳,好奇的問道。

系統現字:「本系統改造了右邊隔壁的乾洗店用來當做素菜宴席的用餐地點。」

「乾洗店?」袁州看了看還掛著乾洗店招牌的店鋪,心裡有些感慨。

系統現字:「是的,已經改造完畢。」

「改造好了?我還沒請施工隊呢。」袁州一聽這個就忍不住扶額。

系統不愧是系統一夕之間就改造了一個乾洗店,但袁州表示他還是不敢直接就這樣打開店門就做素菜的。

至少也得請個施工隊的來裝裝樣子,不然這一打開就改造好了,還是有點靈異了。

隨著袁州越來越出名,盯著他的人也越來越多,袁州現在是更加小心謹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