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難得有了自覺

第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難得有了自覺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8-30 10:40  字數:2317

因為在營業,袁州並沒有點開任務查看,但知道任務完成,那第一時間自然是兌現承諾。

這才有了袁州留烏海說話的事情。

而烏海現在得了袁州的話自然是高高興興的回自己畫室去。

至於袁州則還是認認真真的做菜,對食物認不認真,自己清楚。

等到晚餐結束,周佳和程瓔卻都沒走。

兩個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程瓔先開口:「師公,酒館我們晚上可以一起照看的。」

「對呀老闆,這樣您還是可以和以前一樣研究新的菜品。」周佳連忙點頭。

袁州抬頭看了眼程瓔沒說話,先側頭對著周佳道:「你晚上的課程結束了?」

「沒有,但是最近的課程不重要,我請假沒有影響的。」周佳搖頭,然後立刻道。

「如果沒有用,那麼老師為什麼要安排。」袁州語氣平靜,但周佳就是感覺到了袁州的不滿。

「可是……」周佳怯懦了一下,還是開口,但還沒說完就被袁州打斷。

「我說過學習才是第一位的。」袁州這話很堅決。

這下子周佳不敢說話了,畢竟她早就把袁州當成了自己的長輩,她不想讓袁州失望的。

「師公,師公,我,還有我呢,我晚上沒課的。」程瓔連忙指著自己的鼻尖,很是積極的說道。

「大晚上的你怎麼回去。」袁州沒好氣的看了程瓔一眼道。

袁州對程瓔和周佳的態度是不一樣的。

對周佳和申敏袁州比較能端得起長輩嚴厲的樣子,但對程瓔卻真的有種寵溺孫子輩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師公這個稱呼。

是以哪怕袁州知道今天肯定是程瓔扯著周佳一起來說的,但他對周佳是嚴格教導,對程瓔卻只想打她屁股,誰讓她不聽話。

「我爸會來接我的,而且我還會自己開車。」程瓔立刻道。

「你爸要完成我布置的任務,沒有那麼多空。」袁州道。

看程瓔又要說自己會開車的事情,袁州立刻再次開口。

「不用,以前酒館也是我一個人,快走。」袁州揮手直接趕人。

對袁州毫不留情的趕人,程瓔和周佳都沉默了一會,這才離開。

畢竟袁州說一不二的性格已經深入人心了。

袁州還是照例看著兩人離開才回酒館收拾去了。

酒館時間一樣的順利,並且吳雲貴吳總再次到來,不過這次是一個人來的。

最近因為邊上工程的原因,吳雲貴來的次數更多了些。

空閑的時候還會排隊吃個午餐或者晚餐。

作為一個大地產公司的老闆,花兩個多小時排隊可以說是很閑了。

當然,袁州並不在意這些,給眾人上完酒就坐到櫃檯里。

直到這時候,袁州才有時間查看任務。

做出一套完整的附和系統標準的素菜宴席的木質餐具。

素食菜品精通

「完成了。」袁州脊背輕靠椅背,雙目微闔領取了獎勵。

素食菜品精通果然就和其名字一樣是一個龐大的關於全部素菜的做法。

袁州閉目靜靜地細看著,心裡不時的驚喜又糾結。

驚醒的是這素食菜品的做法有許多新的不同廚藝技巧。

並且這次系統難得大方,袁州甚至在菜品的最後還看見了全套的素食糕點的做法。

袁州調侃:「系統難得你這麼大方。」

系統現字:「本系統的唯一目的就是讓宿主成為學貫中西的廚神。」

「知道,謝謝。」雖然系統忘記了前面的坑,並且口氣理所當然,但袁州是真的很感謝系統。

倒是系統得了袁州的感謝就默默隱匿了。

「看來兩天後可以做一桌素宴。」袁州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笑容,這才睜眼繼續看起書來。

大約半小時後,袁州看到其中一味中藥的時候徒然想起了殷雅。

袁州下意識的就站起身來,拿著手機走下了二樓直接到了小店裡。

小店裡很安靜,少了酒館的熱鬧,但燈光明亮。

「我答應過請她吃飯的,打個電話問問也是可以的。」袁州拿著手機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後才開始撥通電話。

現在時間是晚上九點半,殷雅的電話響了五聲才被接起。

「喂?」脆甜軟糯又帶著疑惑的女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是我,袁州。」袁州捏著電話鎮定的回道。

「知道是你,怎麼了?」殷雅聲音溫柔,帶著平時沒有的軟甜。

「上次答應請你吃飯,」袁州頓了頓,聽到殷雅還記得的肯定回答,這才繼續開口:「後天晚上有時間嗎?是吃素菜。」

「素菜?去哪吃?」殷雅下意識又有些忐忑的問道。

「就在店裡,我做的。」袁州理所當然道。

「咳。」殷雅掩飾性的乾咳一聲這才道:「你又出新菜了?」

「嗯,還有正式推出。」袁州應道。

「好的,後天晚上等你晚餐時間結束我過來。」殷雅溫聲道。

「嗯。」袁州點頭。

說完事情袁州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恰好殷雅也沒開口,就這樣默默無言了一會,袁州才道:「那你早點睡吧。」

「嗯,那我睡了。」殷雅也立刻回道。

但就在袁州要掛電話的時候殷雅鬼使神差的問道:「後天還有別人一起吃嗎?」

「有啊,我還欠烏海一頓飯,正好和你的一起請了。」袁州下意識的回道。

「哦!好的!再見!」殷雅忍不住咬牙,說完這句就直接掛斷了。

袁州看著乾脆掛斷的電話難得有點懵逼。

沉默了好一會後,袁州才喃喃的開口:「我說錯了?」

雖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說錯,但殷雅最後語氣的不高興還是能聽出來的。

沒追過女孩的原因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他知道自己應該說錯了什麼,但他翻來覆去的把自己說過的話想了三遍還是沒發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