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四十六章 袁州帶的禮物

第一千兩百四十六章 袁州帶的禮物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8-23 01:23  字數:2445

自從袁州擁有廚神小店,慢慢懂得作為廚師的意義和其中的樂趣後,他對於準時這個概念就有了很大的要求。

比如以前的袁州會賴床、睡過頭而開不了門,從評價別人的食物不好吃不吃,卻要求自己的食客必須吃完。

但現在的袁州已經慢慢的嚴以律己,說幾點開門就幾點開門,特別情況開不了門還會補上開門的時間。

並且現在的袁州無論是在店裡吃飯亦或者是外面評價別人的飯菜,哪怕不和他胃口,不好吃,他也會吃完。

袁州就是這樣一點點的進步的,不光是這些的進步,還有他廚藝的進步。

現在的袁州已經有了大師的風範以及做派和作風。

就像現在,袁州剛剛答應殷雅七分鐘下樓,等他到殷雅面前的時候就是剛剛好七分鐘,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剛好七分鐘,沒超過。」袁州站在殷雅面前嚴肅的說道。

「是正好。」殷雅點頭應道。

「禮物我帶下來了。」袁州繼續道。

「好的,禮物呢?」殷雅一笑,左右看了看袁州手。

而袁州手上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在這裡。」說著袁州伸手開始掏袖袋。

袁州洗完澡後就換了一身漢服,就是平時工作時候穿的,袖口下擺綉著荷花紋樣的漢服常服。

袁州掏出一個小小的荷包,上面綉著的自然也是一朵荷花,不過這朵荷花是墨色的,看起來很是特別好看。

荷包整體是淡綠色的,綉著的墨荷呈現半開的狀態,能隱隱約約的看到裡面淺黃色的花蕊探出,荷包邊緣用白色的綉線圍著打了一圈。

整個荷包看起來精緻又特別,殷雅一看就有些喜歡。

「是這個?」殷雅好奇道。

「嗯,在裡面。」袁州道。

看著鼓鼓囊囊的荷包,殷雅滿臉笑意。

「裡面還有?是什麼?」殷雅直接問道,很是好奇的看著袁州抽開荷包口。

「都在這裡了。」袁州直接從荷包里掏出一疊花花綠綠的動作直接遞到殷雅面前。

「就是這些,我已經整理整齊了。」袁州道。

確實,袁州說的沒錯,這疊花花綠綠的紙張,被按照大小不同認認真真的排列整齊了。

殷雅看著袁州遞到面前的東西,久久沒有開口。

直到袁州出聲「你不喜歡?」

殷雅不著痕迹的深吸一口氣道「這是什麼?」

「這是越南盾,越南那邊的錢幣。」袁州老實回答道。

「我知道這是越南盾,我的意思是說你給我這個做什麼。」殷雅耐著性子道。

「這個是禮物。」袁州道。

「禮物?」殷雅驚訝。

「對,禮物,我去越南帶回來的,不是銀行換的。」袁州強調了一遍。

「所以為什麼是越南盾。」殷雅心裡無奈扶額,面上繼續問道。

「越南的食物沒我做的好吃,你吃不慣,不合你口味,其他的工藝品雕工不好,做工粗糙,漆料也用的不好。」袁州一本正經的開始解釋。

「而且你應該不喜歡木頭,所以就帶了這個,這個是當地的越南盾。」袁州道。

「那你還真是用心了。」殷雅有氣無力的說道。

「很認真考慮過了。」袁州點頭。

「好的,謝謝你的越南盾。」殷雅咬牙接過。

「不客氣。」袁州認真的說道,過了一會又道「其實我下次還可以給你帶法郎。」

殷雅忍不住咬緊後槽牙,然後道「這就不用了。」

等一會殷雅覺得自己拒絕的太乾脆,又補充道「我家裡有法郎了。」

「好吧。」袁州點頭,心裡想著不知道德國用什麼貨幣,說不定殷雅沒有,到時候可以帶一下。

「好了,不打擾你了,時間不早你應該準備準備開店了,我先回去了。」殷雅捏著越南盾揮了揮手。

「你不留下吃早飯?」袁州道。

「不了,我吃過了還要回去準備準備上班。」殷雅轉身背對袁州揮了揮手。

沒辦法,不背對袁州的話,殷雅怕忍不住把手上厚厚一疊越南盾拍袁州臉上。

「過幾天我請客吃飯,是新菜你來不?」袁州趁著殷雅還沒走遠,突然出聲。

「新菜?」殷雅回頭問道。

「新菜,是你喜歡的類型。」袁州肯定道。

「好,到時候你叫我。」殷雅露出了笑容。

袁州點頭「好。」

「再見。」殷雅再次揮手,這才快步走出後巷。

看著殷雅走到看不見的位置,袁州蹲下身對著麵湯道「那些錢我挑了很久,每個品種都是連號的,她應該會喜歡的。」

麵湯的回應就是毫無反應,繼續舔著自己媳婦的後脖子毛。

倒是袁州說完後,又站起身自信滿滿的回店裡去了。

而另一邊的殷雅也很快發現了連號的事情。

殷雅走出巷子,看著手裡捏著的越南盾頗有種無力適從的感覺。

「也真虧他想得出來,帶禮物帶個越南盾回來。」殷雅看著花花綠綠的錢幣,很是無奈。

「算了,也算是第一個主動的禮物了。」殷雅下意識的忽略了是她讓袁州帶的事實。

「拿回去放著也不錯。」殷雅正準備直接塞進手包的內袋。

就在這時候,殷雅發現了錢幣的號碼好像都是一樣的「居然還都是連號的。」

說著,殷雅又不急著塞錢了,把越南盾拿出了全部看了看,發現每個面值的都是連號的。

「剛剛袁州說不是銀行換的?那就是他自己從別人手裡的換?那還真是用了心了。」殷雅心裡酸酸軟軟的有些開心又有些無奈。

可不是,去一個陌生地方換連號的錢幣,每一個面值的十張還都是連號的,並且還不是去銀行換的,可想而知那個難度。

這袁州,你說他沒用心吧,細想還真有用心。

「這還真是……」殷雅拿著越南盾露出了笑容。

「感覺還是有些餓的,乾脆吃的早餐再去上班好了。」殷雅嘴角帶著笑意道。

「不知道今天早上袁州做什麼早餐。」殷雅轉身往袁州小店走去。

當然,殷雅的這些心理活動,袁州是不知道的,他正認真的準備著今天的早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