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 全吃完了

第一千兩百四十章 全吃完了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8-19 07:29  字數:2399

袁州背過身向著收銀台走去,而那拿著筷子吃菜的中年男人則不著痕迹的向袁州剛剛離開的位置走去。

其實剛剛在遠處的時候,中年男人就注意到袁州。

這裡的干鍋是用雙耳鐵鍋盛裝,然後放置在一個簡易酒精爐上的,這樣這干鍋就會比桌子高出一截。

而中年男人剛剛在別的桌邊就看見袁州這鍋里吃的特別乾淨,他現在過來也是為了確定他剛剛是不是看錯了。

是的,這中年男人確實就是店裡老闆,而他現在拿著筷子的行為也確實是為了品嘗自己的菜品。

不過他並不是只在晚上品嘗,而是有空就會品嘗一番,當然,白天的時候是避著人嘗的。

要不其餘食客看見了,不了解反而不好。

「嗯,果然是吃完了的。」中年男人仔細看了看袁州碗盤,然後小聲的肯定道。

「你怎麼知道人家是覺得好吃,萬一就是因為餓了呢。」這時候剛剛招呼袁州的中年婦女笑著打擊道。

聽這話就知道這中年婦女和老闆的關係匪淺,這才敢這樣調侃開玩笑。

「我看不是,這麼晚了誰不是來吃個宵夜的,宵夜能有多餓,肯定是因為今天阿太做的好吃,我可是嘗了味道了,剛剛前面那幾鍋還不錯。」老闆搖頭,堅持道。

「你天天都吃阿太做的菜,早就吃習慣了,哪裡能吃的出其他味道。」中年婦女不贊同道。

「那不能這樣說,我覺得阿太這小子的廚藝還是有自己的獨到之處的。」老闆道。

「就是這生意還是不溫不火的。」中年婦女補刀。

「你這人今天吃炸藥了,看著滿盤都乾淨的誇幾句怎麼了。」被人戳中痛處,老闆開始瞪眼道。

「我這是著急生意。」中年婦女說完,轉身又收拾東西去了。

與此同時,袁州已經走到了收銀台前。

「結賬。」袁州簡潔道。

「好咧,一共三十八塊錢。」收銀小姑娘立刻報出袁州的用餐費用。

袁州從錢包里摸出四十遞了過去。

就在袁州想趁著小姑娘找錢開口的時候,還沒來得及說,小姑娘已經快速的遞了兩個鋼鏰過來。

「嗯……找錢的速度很快。」袁州手裡拿著隱蔽,心裡暗道。

而找完錢的小姑娘脆生生的說道:「歡迎下次光臨。」

「謝謝,我想問問那人是怎麼回事。」為避免小姑娘繼續低頭做賬本,袁州快速的道謝,然後直接開口問道。

走進了的袁州已經看到小姑娘桌上擺著的是一本賬本了,剛剛小姑娘就是在上面寫寫畫畫呢。

「那是我們老闆,和老闆娘,老闆正在嘗今天的菜有沒有問題,老闆娘在打掃衛生。」小姑娘乾脆的回答道。

顯然,小姑娘不是第一次回答這個問題,回答的既簡練又清晰。

這時候袁州又回頭看了那嘗菜的老闆一眼,然後再次道:「你們老闆這樣嘗菜多久了?」

「剛開店的時候就這樣嘗了,有時候他還自己做呢。」小姑娘耐心的說道。

袁州點了點頭沒說話,沉默了兩秒後指著櫃檯前那本掛著的意見簿道:「這個可以寫嗎?」

「當然可以,本子上面有筆,前面的這個小擋板就時用來墊著寫的位置。」小姑娘立刻指著櫃檯前的一個手掌寬的擋板道。

這個隔板從完整的收銀台延生出來,若是放在上面寫個意見那是足夠了,並且位置距離收銀台有些距離,這樣收銀員就看不到你寫的意見。

「這倒是個不錯的設計。」袁州拿起意見簿翻開一頁空白的地方,按在隔板上。

現在的人其實不愛提意見的,就算店家交給顧客這樣的意見本,然後有人在邊上等著你寫出意見的時候,人們也很難真正的在別人的目光下寫不好的地方。

到後來只能敷衍了事,而這個隔板就阻隔了收銀員看過來的目光。

袁州握著筆「唰唰唰」幾秒鐘的時間就在上面寫出了自己意見。

寫完後,袁州沖小姑娘點了點頭表示再見,然後轉身離開。

袁州出門走的是很乾脆的,但干鍋王的店裡卻起了不同的爭執。

「怎麼樣我就說人家是因為餓了才吃完的,都給你提意見了。」中年婦女指著那還在晃動意見簿道。

「這話說的,你怎麼知道是提建議,要我是誇我經營的好。」老闆一臉不贊同,接著道:「我剛剛可是聽見那小夥子問我的事情了,說不定是誇我敬業呢。」

「還誇你,天天嘗個剩菜不好好吃飯,還誇你。」中年婦女撇嘴道。

中年婦女也就是老闆娘自然對老闆的做法是有意見,這樣吃別人的剩菜在她看來既不衛生又不安全,但老闆執意這樣做,她還能怎麼辦,只能支持,但是不是的打擊那是必不可少的。

「是不是誇我,去看看就知道了。」老闆放下筷子,一臉美滋滋的說道。

老闆走的快些,而老闆娘走的慢些,但也跟著老闆過去了。

店裡本來就不大,走過去自然要不了兩分鐘,老闆一把拿過意見簿直接翻到剛剛寫字的地方。

那裡有一行蒼勁有力,隱有風骨的話。

干鍋最忌味道雜而不精這句話就那麼印在這本白色的意見簿上,既沒有表點,也沒有落款,就那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

「雜而不精?我這主題很凸出啊。」老闆有些一頭霧水。

「就說不是誇你吧,雜而不精?怎麼個雜而不精法?」老闆娘沒好氣的看了老闆一眼,然後也思考了起來。

這還是第一次收到這樣的意見,老闆和老闆娘自然會認真思考一番。

「叫阿太出來一起想想,我感覺我抓到什麼靈光了。」老闆連忙沖著收銀小姑娘道。

「好。」收銀小姑娘立刻側走兩步撩開廚房的帘子。

「阿太老闆叫你。」小姑娘道。

等店裡的主廚出來,老闆給阿太看了看那句雜而不精,然後三人一起思索了起來。

要說這也是傳統,只要是關於對菜品提出的意見,老闆都會叫上主廚一起思考一番。

而像老闆這樣認真做事的人其實不少。

另一邊的袁州則已經乘上了回去的計程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