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二十七章 烏海的教學動

第一千兩百二十七章 烏海的教學動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8-08 13:01  字數:2453

「剛剛我說的就是素描的主要流派和方向。」烏海看著袁州認真道。

「大概都聽明白了。」袁州點頭道。

作為一個學生袁州是很認真很用心的,烏海說的時候他還拿出了筆記本記錄了自己的理解。

「那你想想你要學什麼樣的。」烏海道。

「好。」袁州點頭正準備說出自己的想法就看烏海拿出了一個錄音設備。

「等等。」烏海伸手制止了袁州,然後打開了錄音設備。

只聽裡面傳來一個耳熟的聲音:「我要學素描,向你請教這方面的技巧。」

烏海一連播放了三遍這樣的錄音,這才心滿意足的抬起頭看向袁州:「你剛剛要說什麼。」

「我剛剛要說什麼不重要,你在做什麼?」袁州指著放出聲音的錄音機道。

「很明顯在播放你的錄音,你向桃溪路最偉大的畫家,請教的聲音。」烏海理所當然的說道。

桃溪路最偉大的畫家……烏海還真客氣。

「我知道,我是問你放這個做什麼。」袁州深吸一口,按耐下打死烏海的衝動重新問道。

「聽聽你向我請教這話,然後提高我教學的動力。」烏海道。

「呵呵。」袁州左手抓住了蠢蠢欲動的右手,然後開口:「我需要畫餐具類型的素描,所以準備學寫實類型的。」

「好的,這方面簡單。」烏海自信的打了個響指,然後開始侃侃而談。

「我直接教你速成的。」烏海說著直接給了袁州一套素描的工具。

「這是一整套的碳素筆,畫紙,畫架,你就先從簡單的圓柱體開始畫。」烏海說著拿出了一個白色石膏模型,然後指著它說道:「畢竟畫畫是需要動手的藝術,你邊畫我邊說。」

「好。」袁州擺開架勢直接拿筆開畫。

「畫畫其實和學廚藝不一樣,只要能握筆就能學會畫畫。」烏海看著袁州畫出的線條道。

「廚藝也是,只要認真。」袁州抬頭特別認真的說道。

「先說畫畫的事情。」烏海想起自己的迷之廚藝,決定跳過這個話題。

「好。」袁州聳肩表示不介意換話題。

但就在這個時候,烏海再次拿出錄音機把那段話重複放了一遍。

「不是說畫畫嗎。」袁州咬牙。

「說畫畫。」烏海一臉滿足的收起錄音機,然後道。

「素描中的疊筆、聚變、映射、誇大,以及自由筆勢、控制筆勢和光影效果、深度效果、筆觸效果你都不需要管。」烏海說了一連串的專業名詞,然後道。

「嗯。」袁州邊聽邊隨意的在紙上畫著。

烏海準備的碳素筆很是好用,上手筆觸柔軟,上紙的顏色也很好,勾畫的時候特別順暢。

就連這畫板上的紙摸著都是很專業的素描紙,比之袁州自己買的還要好些,或者說更加專業。

「你只需要學習如何創造性作畫,激發想像力就好。」烏海揮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大腦。

「我已經想像好了,有腹稿。」袁州道。

「那就畫,不要拘泥於形式。」烏海指著袁州畫板道。

「好。」袁州點頭,然後繼續下筆。

「注意水平線和交匯點,那裡下筆重一點。」烏海盯著袁州的手,然後在關鍵時刻出聲。

而袁州則很快的理解然後改變筆觸。

經歷過系統填鴨式灌輸的袁州已經非常有自己想法了,並且袁州在請教烏海前還特意讀過了許多關於素描的書了,比如《素描的訣竅》《素描入門》《完美教學-素描》等等。

現在的袁州只缺一個大師指點,而烏海就是那個大師。

只是這個大師可能腦子有毛病,因為他又雙叒打開了那個錄音機,把那段袁州要請教他的話再次聽了一遍。

並且袁州看過時間了,每隔十分鐘烏海就會聽一次那個錄音機,每次聽完都一臉嘚瑟。

還好這次的教學只持續了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內,袁州的素描技巧飛速提升,現在畫的已經能讓人看出是什麼了,外形已經具備了。

而這一個小時,袁州被迫聽了六次自己向人請假這句話十八遍,每次都是雷打不動的放三遍。

「好了,我得做別的了,謝謝下次請你吃飯,晚餐再見。」袁州收起畫板,快速的說道。

「請我吃飯?真的?」烏海立刻道。

「真的。」袁州點頭。

「那好,晚餐見。」烏海利索的回自己畫室去了,只是走之前還不忘說:「畫板你留著,給你的。」

「好的,謝謝。」袁州完全顧不上客氣,直接收下了。

可以說,為了不再聽到烏海放那個錄音機,袁州這次收東西是收的最利索的一回,也是請客請的最利落的一次。

沒辦法,只有請客吃飯烏海才能最快的離開。

「踏踏踏」袁州看著烏海的人影遠去,然後鬆了口氣。

「這真是煎熬又印象深刻的教學,還好學到了東西。」袁州感慨道。

「今晚就能畫出圖樣,然後拿去向連木匠請教了。」袁州看了看手上的畫板,肯定道。

素描的技藝可以慢慢練,現在只要能畫出自己想要而連木匠能看懂的圖片就可以了,畢竟素食的獎勵袁州還是很期待的。

特別是在被兩周年大禮包涮了之後更加期待這個獎勵了。

晚餐時間烏海特別安分,也許是想到了請客的事情,所以沒再店裡放那個錄音機,這讓袁州鬆了口氣。

倒不是怕人知道他向人請教,而是怕自己忍不住打死烏海。

第二天,袁州帶著一整本畫本在午餐時間過後直接關店出發了。

到了連木匠那裡,袁州直接把畫本遞了過去。

「這是你最近準備做的?」連木匠認真翻著畫本問道。

「是一整套的餐具。」袁州點頭。

「樣式不錯也新奇,就是裡面有些半榫的技藝你還不怎麼熟練。」連木匠一眼就看出袁州準備用什麼技藝。

「是的,所以準備請師傅教教我。」袁州道。

「沒問題,你最近每天抽一個小時來,我做你學做。」連木匠合上畫本。

「好,現在開始嗎?」袁州道。

「現在開始,走吧,木頭我那裡都有,工具也準備好了。」說做就做,連木匠直接帶著袁州往後面袁州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