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兩周年大禮包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兩周年大禮包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8-07 16:03  字數:2552

看著這驚喜的兩周年大禮包,袁州突然想到一件事,好奇的問道:「每次都叫我領取,那麼是不是我說不領取,獎勵就沒了?」

系統現字:「如果宿主放棄獎勵,禮包則會自動消失。」

袁州道:「你不叫我小同志,或者是騷年我都有點不習慣了。」

「請問宿主是否放棄兩周年大禮包。」系統追問。

「不放棄,不放棄,我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今天,夢了好久終於到夢實現,所以不拋棄,不放棄,我馬上領取。」袁州說著說著就直接唱起來了。

沒辦法,摳門的系統,突然贈送大禮包,這讓袁州是十分愉悅了,也顧不得問為什麼一周年沒有禮包了。

說完領取二字,袁州腦中就出現了一個禮箱,直接點開——

袁州想著,這再怎麼也得來個菜系碎片什麼的吧,很顯然他高估了系統的節操,打開後,腦中出現了一片煙花的景象。

哈哈哈哈紅紅火火恍恍惚惚,被騙了吧,沒有什麼兩周年大禮包,哈哈哈哈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我??」袁州呆住了,這尼瑪是什麼操作。

系統現字:「還記得大龍山的香菜嗎?」

袁州沒回過神,下意識的重複道:「大龍山的香菜?」

說完後隨即回過神,大概記起了這件事,店裡食客雷題,有一次去偏僻的小龍山,帶回來的特殊香菜。

也因為從來沒有上市銷售過,只是自產自銷的情況,連繫統都沒有收錄,所以袁州就坑了系統一個獎勵,並且還逼著系統叫了一聲「宿主大人」。

難怪今天一直叫宿主,難怪今天突然就大方起來,什麼兩周年大禮包,原來在這裡等著。

「這都幾個月前的事情了,要不要這麼記仇,居然到現在都還記得。」袁州心中猶如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我真的從沒見過你這麼記仇的系統。」袁州那叫一個氣,大禮包飛了。

系統沉默了,沒說話。

接下來無論袁州如何吐槽,系統都不吭聲,報仇雪恨的完畢系統,又開始裝死了。

這無疑讓袁州更加氣,同時有一個點值得說明,哪怕袁州那麼氣,但臉上還是面無表情,若是外人看到,也就是袁州練習累了在休息。

完全看不出他體內的波濤洶湧,說明袁州已經達到了悶騷的最高境界「元氣歸一,騷不外露」。

如果系統有真身,袁州要把他切成三十段,深呼吸,壓下體內洪荒之力,口中默念「我好男不跟女斗。」

哪知道沉默許久的系統又蹦出來:「本系統沒有性別。」

「……」袁州。

袁州不再理會系統,時間不早了,直接收拾收拾回二樓房間,他還有其他沒有完成的任務。

第二天的午餐時間過後……

袁州開始翻看系統給的資料,素宴一共有二十一道菜,山、海、經、三個品類,山為山珍,也就是菌類,和山林中的野菜,海味包括河、江、溪、海中的素食,經就是其他類,每介七道,就是說袁州做的餐具一套,至少也有二十五件,畢竟還得留出幾件吃配套用餐的碗碟。

袁州提前買了一堆東西a4紙以及素描筆,先把心中的想法畫出來,然後再修改,修改後將定稿交給連木匠大師指點,這樣才不浪費材料。

開始行動,畫了幾筆之後,袁州發現一件事情,他好像……並不會素描,所以就他畫的這些東西,別說定稿給連木匠看了,除了他之外,估計也沒人看得懂。

不會素描,但他知道有人會,袁州看著手上的紙張沉默了半響,然後撥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好幾聲才有人接。

「是不是要我試新菜,我馬上下來。」然後在袁州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頭就已經掛斷電話。

然後,在袁州拿著手機,還沒有把手機放下,樓下就已經傳來了烏海的聲音。

「圓規我來了,要我試什麼?」烏海大聲道。

這個速度,難道是瞬移不成?袁州下樓,看著烏海在店裡左看看右看看,就好像找東西的二哈,還好的是烏海很克制,沒有踏入袁州廚房。

「不是試菜。」袁州道:「我是想學素描,所以準備向你請教。」

「向我請教。」烏海重複這句話。

袁州點頭,不明白為什麼烏海呆住,是因為沒有試菜?

「嗯,我要自己設計一套餐具,所以需要先畫個圖。」袁州解釋。

「沒問題,不就是碟盤之類的東西,我教你素描速成方法,保證你在三天內就學會。」烏海道:「但我有個要求。」

三天學會,看來烏海是有畫盤碟的特殊技巧,至於烏海的要求,袁州已經差不多知道了。

肯定又是和吃有關。

然而,出乎袁州的預料,只聽烏海道:「你要把剛才的話,重複一遍。」

「剛才什麼話?」袁州問。

烏海提醒:「就是最開始那句話。」

「最開始?我要學素描,向你請教這方面的技巧。」袁州重複。

只見在袁州重複時,烏海已經用錄音,將其錄下,然後哈哈大笑。

「哈哈哈,圓規請教我,竟然圓規還會請教我,哈哈哈。」看烏海狂笑的樣子,這隻怕是要瘋。

「圓規你等著,我去準備工具。」說完烏海就像一陣風一樣的跑回去,不到一分鐘又跑回了店裡。

這個時候,他手上已經拿著工具,很專業的素描筆,畫板,以及各種型號的畫紙,不得不說,畫畫烏海是專業的。

烏海的那個房間常年不關門,最值錢的東西,也就是他的畫作,之前還有人想去偷,這個之前,並非從滑梯上被卡住的那貨,那貨丟整個小偷界的臉已經被開除出小偷界了。

這個是一個真正的盜賊,想要偷烏海的畫作,正好那個時候,烏海有一副剛完成的《拜師像》,但小偷還沒把畫作拿出桃溪路,就被鄭家偉和警察叔叔捉住了。

要知道這小偷之前可是調查過的,明明沒有任何監控,但不知道為什麼就被發現了。

關於這點袁州也好奇,因為鄭家偉不可能用攝像頭這種東西,監視烏海,而且鄭家偉買的房子,也距離桃溪路有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可就是這樣,抓住了賊。

你說是巧合吧,鄭家偉也不可能巧合的聯繫了警察,鄭家偉這個人有種莫名的恐怖,能讓人完全忽視他說話娘娘腔這點。

烏海教人真的有一手,反正就用十幾分鐘,就讓袁州明白了素描大概和上次學色彩是兩個不同的感覺。

當然這和自身的聰明伶俐是分不開的,袁州是這樣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