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邊吃邊講解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邊吃邊講解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8-01 16:43  字數:2544

袁州用來盛湯的碗用兩指就可以端起,特別小,一口喝完也是因為裡面的湯就只有一口。

微微咀嚼了一番,袁州這才咽下湯里的一塊河豚魚皮以及河豚的肝。

「河豚毒素的發作是從半小時到三個小時之內。」袁州首先開口道。

「那你現在吃了做什麼。」烏海還伸著剛剛來不及阻止的右手,一臉痛心的問道。

「很簡單,如果你們吃了中毒,那我也會中毒,給你們點心理安慰。」袁州認真的說道。

「……」烏海表示他再次被噎住了,竟然無言以對。

「小袁啊,我們都相信你的手藝的。」周世傑忍不住道。

「我看你就是想自己吃一吃。」李研一表示他看穿了袁州的做法。

「沒事,只有河豚我會先吃。」袁州搖頭,大義凜然的表示道。

「所以河豚暫時不會售賣。」袁州說完接著又道。

「為什麼?」烏海嫉妒的看了看空了小碗,下意識的問道。

「因為我吃不下。」袁州認真的說道。

「哈哈哈哈,小袁你可真是。」周世傑瞬間就明白過來,立刻笑道。

「比我還頑固不化。」李研一嘀咕。

「吃不完,什麼吃不完?怎麼可能吃不完。」倒是烏海一聽吃不完立刻就激動的反駁,完全沒明白袁州說的什麼。

「如果食客一個午餐時間點了二三十份,那我肯定吃不完。」袁州心裡計算著時間,嘴上認真的解釋道。

「沒事,有我呢。」烏海立刻抬頭看向袁州,一臉堅定的自薦道。

「不用。」袁州搖頭拒絕。

「為什麼?」烏海立刻問道。

「意義不同。」袁州道。

「……」烏海再次被噎住,蔫蔫的趴下不說話了,當然他的眼睛還是看著袁州剛剛放下的空碗的。

「言歸正傳,現在我來說說這河豚魚骨湯的味道和口感。」袁州見大家安靜下來,然後說道。

這話一說立刻遭到幾人的瞪視,那眼神明顯就是:「你先吃了就算了,現在還要炫耀吃過的味道?」

但袁州顯然沒理解這高深的眼神意思,還以為幾人是認真的等著聽呢,施施然的就開口了。

「此河豚魚骨不適合久煮,但我喝的時候是剛剛煮了十二分鐘比預定關火時間早了七分鐘,所以湯味稍微寡淡了些。」袁州道。

「但鮮美的口感還是融入了其中的,我選用了冷泉水用來炖湯,裡面含有豐富的礦物質使得水質口感偏甜,但口感比較順,用來頓魚湯非常好。」

「因為加入了熬制過後的河豚肝臟,味道鮮美中帶著一絲熬制過後的焦香感。」

「品嘗的時候我還加入了一小塊肝臟和魚皮,這兩樣的口感一個軟糯棉質,咀嚼起來鮮美中帶著一絲的膠質感,味道算是上佳。」

「當然,等火候夠了再吃味道應該可以再上一個台階。」

「而河豚肝臟本來是最毒的地方,處理過後再用鮮豆油熬制一番再煮湯,這樣既可以去除毒素,又能使得湯色奶白而鮮美,還能增加湯的層次和口感。」

「而熬制過後的河豚肝吃起來外層焦香,那一絲絲的豆子香味滲入內層細緻綿軟的河豚肝,讓它吃起來更加的美味。」

「再配合熬出鮮味的魚湯,味道更是綜合而統一,河豚不愧為魚中第一鮮。」袁州一口氣說完自己對於河豚魚骨湯的口感分析,最後總結道。

「袁老闆你的良心不會痛嗎?」烏海幽怨的瞪著袁州,一臉的生無可戀。

「小袁啊你下次還是不要這麼做了,畢竟有個你這樣天賦的年輕廚師不容易。」周世傑一臉苦口婆心的勸道。

「終於找到一個比我還作死的人。」李研一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的看著袁州,很是稀奇的樣子。

「怎麼了?」袁州一臉不解。

「沒事,你聽你周叔我的就對了。」周世傑道。

「等等,你剛剛放冰箱里那小碟子也是給你自己吃的?」烏海突然驚呼一聲,直接站了起來。

「是的,每條魚都分了些下來。」袁州點頭。

「我想死,等我吃完就死。」烏海無力的趴下,更加生無可戀了。

「咳咳,小袁我們的什麼時候能吃。」周世傑直接問道。

「對。」李研一點頭附喝。

「我算好了時間,等我吃完魚膾就可以關火了。」袁州道。

「那行,你快吃吧。」周世傑擺手,催促道。

「好的。」袁州點頭。

說完,袁州就轉身打開冰箱取出了兩個小碟子,因為冷熱交替的緣故,能看到上面有層白色的冰晶生起。

「這刀工不錯。」周世傑一眼就看到碟子里的魚片立刻誇道。

其實何止是不錯,簡直是出神入化,因為這魚片裝的碟子下面是青白的青花瓷紋路,但能透過魚肉清楚的看到碟子底部的花紋。

甚至因為冷熱交替產生的冰晶的緣故讓底部的花紋看起來有種朦朧的美感,就好像上面什麼都沒裝一般。

而袁州對於這誇獎內心毫無波動,拿起尖頭的筷子直接開吃。

「呲」袁州夾起魚肉的時候發出輕微的剝離聲,但夾起的魚肉非常完整,那一片透明的白色魚片被袁州捲起,並沒有蘸任何作料就喂進了嘴裡。

一個碟子里三片魚肉,一共兩個碟子也就是六片魚肉,吃起來並不費功夫。

三片沒蘸,三片蘸了調製醬油入口,袁州吃的不緊不慢,但還是很快就吃完了。

吃完的第一時間袁州就開口介紹了起:「沒蘸的魚肉入口微涼,等到口腔溫度沾染上魚肉再咀嚼後,魚肉入口即化,鮮味蔓延,非常適合做成魚膾。」

「吃起來口感一點腥味也沒有,只有魚肉的鮮味,這個鮮味比起魚湯來是不一樣的,魚湯微熱暖胃,而這個微涼爽口適合這個天氣吃。」

「而蘸料的則吃起來更加鮮美,因為醬油的鹹味激發了魚肉里更深層的鮮美,並且口感更加豐富。」

「當然喜歡本味的我建議可以不蘸,喜歡複合味道的可以蘸食。」袁州和剛剛一樣總結道。

「說完了吧?我們可以吃了嗎?」烏海等袁州話音剛落,立刻就抬頭看向袁州。

「可以,請稍等。」袁州點頭,然後轉身關火盛湯。

袁州第一個端上的是魚骨湯,三個碗一人一碗,放置在各自的身前。

看著面前冒著熱氣的魚湯,三人的表情這才熱烈了起來。

「難道是我點評的不好?」袁州看著表情變熱烈的三人,心裡開始懷疑自己的表達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