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一十九章 河豚白子

第一千兩百一十九章 河豚白子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7-30 03:27  字數:2431

袁州快速打開隔板,三兩步就走到了殷雅的面前。.

被逼近的殷雅這時候才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紅了臉:「怎麼了?」

殷雅聲音輕柔,表情疑惑,袁州直接把手上的蘆薈膏遞了過去,認真的說道:「我不能要。」

「為什麼?」殷雅眉頭微皺。

「這個蘆薈膏是你平時用的,對吧。」袁州語氣肯定道。

「對,怎麼了,我用過你就不能用了?」殷雅有些生氣的叉腰,柳眉皺起問道。

「不是,既然是你平時用,而且你帶來的又是用過的,說明你也只有這一支,給我了你用什麼。」袁州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話一說,殷雅立刻氣弱了下去,有些不好意思道又強硬的說道:「讓你拿著就拿著,我又沒受傷。」

「不行。」袁州搖頭。

「你怎麼這麼犟,不過是一支蘆薈膏我再讓人給我帶就是了。」殷雅直接伸手把蘆薈膏推回袁州懷裡。

袁州臉上紅了紅,但還是堅決的說道:「不行,我用了你最近就沒有用的了。」

殷雅看著袁州認真的臉,心裡既好氣又好笑,但更多的是一些甜意,就好似吃了一顆果味的水果糖,滋味豐富。

「那這樣,你不是說你自製的那個膏藥好用的很,那我們換。」殷雅嘆息完,立刻想到了注意。

「換?」袁州手上還有殷雅留下的溫潤感覺,反應有些遲鈍。

「就是你用這蘆薈膏,然後你給我你自己做的那個膏。」殷雅溫聲道。

「好。」袁州捏緊了手裡的蘆薈膏沒多考慮就點頭道。

「你在這裡等我下,我馬上去拿下來。」袁州不等殷雅說話,立刻就轉身噔噔噔跑上樓去了。

直到袁州人走過了樓梯的轉角,殷雅才露出笑容忍不住嘀咕一句:「還真是死板的要命。」

話雖然是抱怨,但語氣卻格外溫柔而帶著甜蜜。

而袁州則是認真的把蘆薈膏放到自己床頭柜上,換了三次位置才放下後,這才拉開抽屜拿起一個白色的陶罐下樓了。

白色的陶罐大約巴掌大小,廣口的瓶口上用藍白的花布封著,藍白花布則用棕色的細繩繫緊了,邊緣處還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整個陶罐看起來簡單大方,拿在手上也很漂亮,袁州就捏著這樣一個陶罐再次來到殷雅的面前。

「這個就是,叫紫草膏。」袁州遞出捏的溫熱的陶罐,語氣淡淡的說道。

「紫草膏是專門治燙傷的吧。」殷雅接過帶著袁州體溫的陶罐好奇的問道。

「本來是,但後來我加了些別的中藥調製,你可以每天睡前抹一點,皮膚會變好。」袁州點頭,然後道。

「好的,那我就謝謝啦。」殷雅笑眯眯的拿起陶罐道謝。

「不客氣,要是你要方子我也可以寫給你。」袁州看殷雅高興的臉,以為她很喜歡,立刻認真的說道。

「好像女孩子都喜歡能讓皮膚變好的東西。」袁州心裡這樣想著臉上的表情就變得更加認真了。

「我才不要,你做了我來換就是了。」殷雅難得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拿著陶罐直接轉身就走了。

殷雅腳步飛快,好像怕袁州什麼,等袁州站到門口時候她人已經走了一段距離了。

而袁州看著殷雅的背影緩緩勾起一個笑容:「謝謝,其實不用換也可以的。」

當然這話袁州說的很輕,輕到除了袁州自己就沒別人聽見了。

袁州轉身回了廚房,站在隔板前頓了好一會才突然開口:「既然塗了葯那今晚就不碰刀,看書好了。」

這樣想著,袁州又舉起手看了看,每個紅彤彤的指尖都被抹上了一層透明的亮晶晶的蘆薈膏。

那冰涼的蘆薈膏由指尖滲透到心裡,明明是冰冰涼涼的但卻讓袁州感覺到了暖意。

這一晚袁州就捧著書看了一晚上,當然時不時的還會看看自己的手,甚至有強迫症的他都沒換本書就洗手,而是等到睡前洗漱的時候才認認真真的洗了手。

當然躺在床上的時候,袁州沒忘記再次擦了一下蘆薈膏。

擦完後,袁州看著自己的手指,忍不住道:「居然沒有那種溫溫熱熱的感覺了。」

嘆了口氣,袁州把手放在薄被外面,閉上了眼睛睡覺去了。

殷雅說的沒錯,第二天一早袁州起床的時候手指已經沒那麼紅了,那些細小的擦傷也痊癒了。

一半可能是蘆薈膏的藥效,另一半則是因為袁州經常剝繭,手指已經有了自己的固定恢復期。

第二天,殷雅一整天都沒來店裡,但袁州還是心情愉悅,等到了晚上,酒客們一進門,周世傑就掐著點過來了。

不過這次來的人不止周世傑,還有李研一,是的李研一也來了。

要說李研一為什麼來了,那自然是因為連木匠的原因。

這李研一本來和周世傑是不熟的,但因為袁州兩人也慢慢相熟起來,但那熟和一見如故是不搭嘎的,反而是兩人為了袁州的菜會時不時的嗆幾句。

這點連木匠不知怎麼知道了,然後特意告訴了李研一這件事,這不他就跟著周世傑來了。

連木匠想的很好,他作為袁州的師傅那自然是不好意思和周世傑搶吃的,那多丟份,多對不起他袁州師傅的名聲。

「周叔,李叔兩位好。」袁州笑道。

是的,私下裡李研一早就要求袁州叫他李叔了,說的次數多了,袁州也就那麼叫了。

畢竟這兩人確實對袁州很是照顧,就猶如袁州是他們自己的小輩一般。

「小袁你小子又洗漱過了?」周世傑一眼就注意到袁州身上帶著的微微水汽。

「你也太愛乾淨了,這一天至少洗五六次澡,小心洗的脫皮。」周世傑不等袁州回答就一邊調侃一邊坐下了。

「你以為都和你似得,不修邊幅的就來吃美食了。」李研一臭著臉,冷哼一聲。

「你看不慣就別吃,反正人小袁也只請了我。」周世傑直接放下會長的架子,開懟。

「想一個人獨吞?那是不可能的。」李研一立刻坐到一邊。

「兩位都歡迎,等我洗個手就開始吧。」袁州笑著打了個圓場。

「等等,今天有西施乳嗎?」李研一直接問道。

「有的。」袁州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