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 撿了幾個師弟

第一千兩百一十二章 撿了幾個師弟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7-27 01:38  字數:2576

「真叫師弟?」袁州心裡暗爽,面上一派嚴肅的問道。

「等什麼時候他們有你的本事自然就不用叫。」連木匠冷哼一聲,直接道。

「那一切依師傅所言。」袁州點頭,也沒多說。

「踏踏踏」雖說連木匠催了下,但實際上兩人腳步不緊不慢的,還時常說話聊天。

當然聊的都是對於木工的了解,連木匠有心教,而袁州認真學,那自然氣氛好的很。

快到中間院子的時候,連木匠突然道:「小袁啊,我看你做的木活都很嚴苛完美,是吧。」

「是的。」袁州點頭。

「這完美也就是滿,月滿則虧的道理小袁你也要好好想想。」連木匠不等袁州回答又繼續道:「有些時候這木活不用做的那麼滿。」

「沒事,虧的我可以補上。」袁州卻搖頭道。

「你小子。」連木匠轉頭看了看袁州的神色,只能搖頭嘆氣。

從剛剛的談話就可以看出袁州是個有時候性格很執拗的人,比如袁州剛剛做的那些木工活,不論是從外表選材還是其中細微零件的雕琢都顯得盡善盡美。

但做事做的這麼滿卻未必是好事,畢竟水滿則溢月盈則虧這是個亘古不變的道理。

因為袁州還年輕,連木匠就想勸一下袁州,但看他這麼有自信的樣子,反而是不好多說了。

只是連木匠心裡想著以後多看著袁州一些也就行了。

說話間兩人進了中間的院子,連木匠大聲開口道:「手裡活計都放放手,有事情說。」

連木匠本來就不是一個愛笑的人,平時嚴肅的很,而且脾氣也很是暴躁,今天說話的時候卻格外溫和,聽的院子里的大小學徒和徒弟心裡忍不住一抖,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院子里的七八個人下意識的就繃緊了神經,頭皮都有些發炸,沒辦法連木匠的脾氣那真是誰相處誰知道。

「師傅您請說。」說話的是個高高壯壯的中年男人,這人放下手裡的木頭,臉色嚴肅的開口道。

這人顯然就是上次和連木匠一起去袁州店裡測量柜子,最後還被罰了那個男人。

「馬曉你過來。」連木匠直接道。

「好的師傅。」被直接叫名字的中年男人立刻走到袁州和連木匠眼前。

「這是我新收的徒弟,名叫袁州。」連木匠等人走到面前,也不廢話,直接大聲介紹道。

「你不是廚師嗎?」馬曉看著袁州忍不住脫口而出道。

不怪馬曉驚訝,自從上次被罰了之後,他心裡始終有點疙瘩,也就時不時的會關注一下袁州,也實在是袁州太有名了,報道太多了但越看越是有些佩服起來。

馬曉知道袁州在廚藝界非常有名,並且有一期的報道還專門寫了袁州是如何的刻苦。

作為白手起家的傢具廠老闆,馬曉比別人更知道要努力得吃多少苦,是以那點子小怨氣早就沒了。

但驟然一聽道連木匠說這個消息,還是把他驚了一大跳,也就忍不住開口了。

「是的,我是廚師。」袁州點頭。

「不是吧?袁州不是那個名廚嗎?」

「可不是,怎麼突然被師傅收為徒弟了?」

「難道袁老闆要改行了?」

「不能吧,我可是知道那店生意好成什麼樣的,怎麼可能。」

一聽連木匠這消息,再聽馬曉爆出了的事情,本來覺得袁州面熟的人立刻想起袁州就是那個川省名廚袁州,院子里的人立刻紛紛議論了起來。

「安靜。」連木匠大吼一聲。

對於這些徒弟連木匠可不像對著袁州那麼溫和,直接臉色不善的大吼,這一聲立刻讓院子里安靜下來。

「你們管人家是不是名廚,現在我只知道人家帶藝拜師那手藝還比你們這些笨蛋好。」連木匠毫不客氣的說道。

「所以我告訴你們,你們全部都要叫袁州為師兄。」連木匠轉頭盯著每人都看了一遍。

「這不能吧,好歹我也是熬過六年的人。」

「師傅是不是有點偏心了。」

「可不是,名廚我認,但這木匠活你總不可能比我。」

「師傅的事情你別管,不過這廚師比我們木匠活好,我是不信的。」

「對對對,我不信。」

本來安靜的小院被連木匠這話一說又開始熱鬧起來了。

倒是馬曉沉默了一下後抬頭看了看連木匠的臉色又看了看袁州小心的開口問道:「你又學木匠活了?」

關注袁州的人自然知道袁州曾經打敗過冰雕大師楊樹心,而那時候沒人覺得袁州一個廚師會贏,但他就是贏了。

而袁州的多才多藝那不是吹的,都是實打實的,是以馬曉很是懷疑。

「最近想自己做些餐具就自己瞎琢磨了一下。」袁州點頭謙虛道。

「師兄。」馬曉一聽,立刻乾脆的喊道。

「哼,還是你小子見機的快,不過你手藝倒是比袁州好些。」連木匠臉色鬆了松,哼聲道。

「謝謝師傅誇獎。」馬曉立刻笑道。

「有什麼好高興的,人家袁州不過學了幾個月,你都學了七年了才比人家好一點。」連木匠立刻潑冷水。

馬曉瞬間噎住,袁州在一旁淡笑,沒插話。

「知道你們這些皮猴子不服氣,那都來看看人家隨意做的木碗擺件。」訓完馬曉,連木匠就一把拿過袁州手上的木盒子,直接叫人過來看。

在這個院子里的木匠至少手上也有七八年的功力,看袁州做的木碗和擺件自然是能看出功底來的。

這下看完的人都沉默了,吶吶的不說話了。

只是大家看向袁州的眼神很是奇怪,好似袁州長了好幾個腦袋八隻手一般。

「人比人氣死人,你說說你們,老子平時多用心教你們,看看你們現在的鵪鶉樣。」連木匠不管三七二十一再次開罵起來。

站在那裡年紀至少都三十的男人被訓的個個抬不起頭來,當然除了開始就站過來的馬曉和一旁從沒被連木匠罵過的袁州。

馬曉沖著袁州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聳了聳肩。

袁州也笑著搖頭表示無奈。

好不容易等連木匠訓斥完,已經二十分鐘過去了。

「師傅,我晚上還需要開店,那拜師宴的事情……」袁州見連木匠停下了,立刻上前開口,只是還沒說完就被連木匠打斷。

「拜師宴的事情你別操心,就按我說的來,帖子我發你來給我做頓飯就行。」連木匠道。

「謝謝您師傅。」袁州彎腰,認真的道謝道。

「行了快走吧,馬曉送你師兄回去。」連木匠不耐煩的揮手,同時扭頭沖一邊的馬曉開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