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 拜我為師

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 拜我為師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7-25 02:45  字數:2631

連木匠這是打定主意准用超一流的手藝來忽悠,不對,是來給袁州開開眼。

「那就麻煩連木匠了。」袁州認真的說道。

說完後,袁州往後退了兩步,找了個好視野準備好好的觀看連木匠的手藝。

袁州在空曠的屋子裡轉悠了一下,小心的沒踩到地上隨意放置的木料和一些工具,認認真真的找了個好視野然後雙目認真的看著連木匠不動了。

能近距離看連木匠做活袁州是很珍惜的,畢竟兩人非親非故的這又是手藝活,袁州自然是感謝連木匠的。

而連木匠也難得耐心又好脾氣的等袁州找好位置,這才開始了他的手藝展示。

就是展示,因為連木匠可是心裡有個很大膽的想法的。

做圈口穿銷的時候連木匠是沒說話的,或者說他做活的時候和袁州一樣是都不會說話的。

連木匠的前期工作其實已經做的差不多了,現在基本就是調試組裝,也就是這樣才能看出榫卯的神奇。

一根釘子都不用,也不用粘和劑就能做出一把漂亮精緻又結實耐用的椅子。

連木匠年紀不小,頭髮花白,背還有些微駝,但當他看向自己面前的木頭的時候,那眼神卻極為專註發亮,很是認真。

手指粗糙,以袁州的眼力還能看見那那手上諸多的木刺傷口,以及老皮,但手臂卻結實有力,肌肉隨著連木匠的用力而隆起。

就連拿著木頭的手都不因年紀而有絲毫的抖動,而是穩當非常。

「噠噠」連木匠輕敲木頭,然後手穩穩的托住兩側木頭然後一次結合在一起。

裝和的速度飛快而眼力準確,連木匠手下不停,不一會那圈椅就完完整整的呈現在袁州的面前。

但連木匠並沒有停下,而是接著往下展示他剛剛說的那些技藝。

當然,連木匠只展示了榫卯當中的一些好似機關契合一般的技藝,多的倒是沒展示什麼,畢竟時間不多也沒提前做準備。

「啪啪」連木匠起身在身上拍了拍灰塵,然後問道。

「您很厲害,剛剛用了兩種已經失傳的木匠技藝。」袁州立刻道。

「不錯,看的很仔細。」連木匠心裡越發滿意,面上也點頭溫和道。

「這是難得的機會,自然要仔細點。」袁州認真道。

「確實是難得的機會,這技藝用在你剛剛那碗上應該會讓那機關更嚴絲合縫。」連木匠意有所指道。

「那是自然。」袁州點頭。

「想學嗎。」連木匠表面雲淡風輕,心裡暗自一緊。

「想學就得拜我為師。」連木匠不等袁州回答,就接著說道。

「啊?」袁州有些懵,沒想明白怎麼突然就發展到這裡了。

「我說你小子要是想學我這技藝,那就得拜我為師。」連木匠難得耐心的重複了一遍。

沒辦法,從第一次見到袁州就被他對廚藝的態度打動,接著去店裡裝柜子,再然後就是這次的碗和擺件。

那簡直是讓連木匠沒法拒絕的一個學習木匠的良才美玉,就連他自己收的徒弟都沒有這麼合心意的。

因為有天賦的不如袁州這麼努力,努力的沒有袁州這樣的天賦,有天賦又還比較努力的,這心態也沒袁州,謙虛又肯學。

是以,連木匠才想了這麼一個主意,那就是自己露一手絕活然後勾的袁州自己拜師。

連木匠心裡有些緊張,但面上是一點看不出來,只是臉色稍微嚴肅了些。

「好的,只要您肯,我自然是願意的。」袁州也沒多想直接點頭應下。

拜師學手藝,袁州從不含糊,就像學鋈雞,袁州也認麻老爺子是他師傅。

「咳咳,你同意就行,按正常的拜師禮來就行,至於周世傑那裡咱們各論各的。」連木匠壓住笑意,然後交代道。

「那儀式您看什麼時候合適?」袁州禮貌問道。

「我看三天後就是個好日子,也不用大辦,你親自給我做一桌菜就行。」連木匠的語氣多了許多的親近。

「是,師傅。」袁州立刻喊道。

「嗯,你小子見機的真快。」連木匠笑著道。

「多謝師傅願意教我。」袁州這話說的很是認真。

「你天生資質極佳,就是我不親自教不拜師,你也總能學會的。」連木匠也認真的說道。

「不,達者為師,我在木工上差得遠。」袁州搖頭道。

「你倒是不用說這些,今天就是你不拜師,看在你做的那些擺件碗盆上,我也願意教你。」連木匠道。

連木匠也確實是這樣想的,哪怕袁州最後不拜師,他也想教袁州這些木工技藝。

這樣技藝才不至於失傳,反正他老了也不需要這些絕活來吃飯了,就是他收的那些徒弟,只要達到能學的要求他也會教。

只是現在只有袁州一人達到這樣的要求而已。

「謝謝您。」袁州彎腰低頭,認真道。

「你小子不剛剛還說達者為師,就不用謝了。」連木匠直接抓著袁州的手臂,把人扶了起來。

「走走走,這是個好消息,先帶人出去認認人,這裡還有我兩個徒弟在。」連木匠抓著袁州就往外走。

「好的。」袁州點頭。

「對了,你不用叫他們師兄,那些混小子學了那麼久還不如你個帶藝拜師的,讓他們叫你師兄。」連木匠囑咐道。

「都聽師傅的。」袁州笑道。

「你這麼聽話不怕我不讓你學廚了?」連木匠見袁州一副規規矩矩的樣子,忍不住調侃道。

「您不會。」袁州搖頭。

「你小子怎麼知道,你要是不學廚可不就能好好的專心學木匠了。」連木匠撇嘴不滿道。

「因為我覺得我的廚藝天賦高於木匠天賦,您捨不得我浪費的。」袁州篤定道。

「好你個臭小子還自誇起來了,和那周老頭一樣的不要臉。」連木匠笑罵道。

「我說的是實話,謝謝您的誇獎。」袁州認真道。

「滾滾滾,就你一本正經的。」連木匠沒好氣道。

這次袁州沒說話,只是微微笑了笑。

倒是連木匠頓了頓才開口道:「我倒是不阻止你學廚,要不那老頭還不得殺了我,不過這木匠也不能耽誤了,你一年學個我的絕活就行。」

「可別學快了,不然沒那麼多教你的。」連木匠不等袁州回答,又補充道。

「好。」袁州點頭應下。

「你說說你小子怎麼就那麼多才,唉。」連木匠看了看袁州,忍不住嘆了口氣。

「可能因為我天生有才。」袁州想了想,然後道。

連木匠這下是被袁州的話氣笑了,指了指袁州然後往前一步走了。

只是連木匠走了兩步見袁州沒動,又沒好氣道:「快跟上,還得去見你那些師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