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千兩百一十章 做到滿

第一千兩百一十章 做到滿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8-07-25 02:45  字數:2569

「嘶,你這碗盤,就是剛做的?」連木匠這下也不要袁州自己拿,激動的直接自己伸著手就往盒子里去了。

「就是這些。」袁州點頭。

「精巧,精緻。」連木匠拿起一個碗,枯黃的手指直接撥弄了兩下就弄明白了袁州碗里的機關。

「咔噠」碗里發出輕微的聲音,然後『露』出下面肉丸可以滾下的通道。

「不錯不錯。」連木匠一連說了兩個不錯顯然很是滿意的樣子。

「謝謝連木匠誇獎。」袁州點頭道。

「謙虛什麼,這是應該的,好就是好。」連木匠抬頭看了袁州一眼,然後低頭繼續看手上的木活。

「你這碗雖然沒用什麼很厲害的絕活,但卻做的一絲不苟,而且打磨的精巧細緻很是美觀,這機關也設計的好。」連木匠道。

「是的,我對木工活確實不太擅長,只能用些簡單實用的技巧來契合它們,努力做到滿。」袁州對於連木匠的話直接點頭應道。

做到滿……連木匠喃喃自語,心裡暗罵自己徒弟不爭氣,面上卻肯定的點頭道:「確實,這些技巧都比較大眾,但是難得的是你做的細緻。」

「我也就只會這些基礎。」袁州認真的點頭附喝道。

看袁州這麼一本正經的點頭承認的模樣,就是號稱不要臉不要皮的連木匠都有些老臉一紅了。

是的,雖然袁州確實沒用出什麼失傳木工絕活什麼的,但這木碗本身的做工那絕對是精巧絕倫的。

就是連木匠手下跟他最久的徒弟和袁州同時做這樣一個碗,那也沒法達到袁州這個程度。

因為袁州對於木碗的做工細緻到了嚴苛的程度,也就是做到滿,絕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更何況袁州本身是不會木雕的,這個連木匠自然是知道的,要不然上次也不會請他來做那個柜子。

在這樣短短的時間內,袁州就交出了這樣一份漂亮的木工活答卷,對連木匠來說這簡直就是奇蹟。

而連木匠之所以開始那樣說,也是為了讓袁州不要驕傲,誰知袁州一點驕傲沒有還真的覺得自己還差的遠,這下連木匠心裡就又難受又高興。

高興的是袁州真的是一點不驕傲,那就還有進步的空間,難受的是有這樣厲害的木工手藝還不驕傲心態如此好,但卻是個廚師。

這簡直是太難受,難受的連木匠心裡都有些火燒的感覺了。

「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連木匠手機拿出盒子里的小擺件,更加難受了。

「怎麼了?」袁州疑『惑』的看著連木匠變來變去的臉『色』,疑『惑』道。

系統提供的非食材雕刻技藝都是關於廚房的,要說真正頂尖木工手藝那自然是沒有的,畢竟系統的目標是培養袁州成為廚神。

袁州是很清楚自己的木工手藝是普通等級的,所以他看連木匠的臉『色』以為是覺得這樣簡單的木活有些不入眼。

將心比心要是現在讓袁州指導一個剛剛會開火的學徒來炒菜,那自然也是難受的。

袁州覺得自己的木工手藝和連木匠的比起來也就是剛剛會開火的程度。

就好比程序猿指導一個只會開關機的電腦小白一般。

是以,袁州心態是放的很低的來真正的請連木匠掌眼的。

「沒事,我看著擺件到是像真的一般,也是小料結合起來,不是一體雕出來的吧。」連木匠道。

「因為這樣可以更好的練習木工的手藝。」袁州點頭道。

「這個亭台做的不錯,拼接毫無縫隙而且沾和的很穩當,用的什麼?」連木匠指著手上小小的亭台問道。

「用的可食用的明膠,然後加了些煮熟糯米澱粉。」袁州一五一十的說道。

「我看裡面的桌椅板凳你也是用了心思的,都是這樣的做的?」連木匠道。

「是的,因為這個太小了,不好做契我就全部用沾的方式來做的。」袁州說著有些羞澀。

袁州是知道那些厲害的木匠師傅不論大小都不會用一根釘子一樣粘和劑的,比如面前這位就絕不會這樣做。

「已經做的不錯了。」連木匠笑眯眯的說道。

「謝謝。」袁州點頭道。

「我看你對著榫卯很有些想法,是吧。」連木匠放下手裡的碗和擺件,雙眼認真的看著袁州問道。

「我仔細看過您給我做的木櫃,非常精妙,而且漂亮,但我對這個確實不會。」袁州直接道。

「這個東西說簡單也簡單,說難那也是真的難。」連木匠賣了關子,見袁州認真的聽著,這才繼續道:「不過你做的那碗就有些榫卯的意思了,不過是最簡單的那種,也算不錯了。」

「今天來主要就是想請連木匠幫小子我張張眼的,要是能指點一下就更好了。」袁州直接道。

袁州雖然不擅長交際,但對於別人喜不喜歡他還是很能感覺到的,是以他就直接說了。

「那簡單,畢竟你是周老頭的人,今天就讓你見識你一下我的絕活,跟我來。」連木匠聽袁州這話一說,立刻心裡一定,然後面上嚴肅的說道。

「謝謝連木匠。」袁州心裡大喜,立刻道。

「客氣那麼多做什麼,跟著來就行了。」連木匠帶著袁州一路往後面走去。

直接走到了上次袁州做三香放海的地方,然後徑直帶著人往左邊的一間屋子走去。

屋子是兩扇大木門關著的,原木『色』的木門被連木匠直接推開,裡面很是空曠,沒有什麼完整的傢具,都是零零散散的東一處西一處的放著。

「這是我平時做活的地方,你來的巧,剛剛好有個黃花梨的圈椅在這裡,等會你就好好看看這圈口穿銷是怎麼做的。」連木匠背對袁州,臉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表情。

「圈口穿銷?是明朝時候的萬曆櫃和圈椅用的很多,現在已經基本算是失傳了,沒想到連木匠您還會。」袁州感慨道。

「你小子懂的還不少,就是那個。」連木匠滿意的點頭。

「略微知道一點。」袁州道。

「那你知道半榫、悶釘、抄手榫這些嗎。」連木匠繼續問道。

「看過一些資料。」袁州誠實道。

「那你知道這個嗎。」連木匠拿起一個綁成十字樣式的兩根木頭問道。

「這是三簧鑽。」袁州一口道。

「知道就好,現在就看著吧。」連木匠滿意的點頭,然後就準備開始動手了。

連木匠剛剛是故意考教袁州的,他自然是希望袁州越了解才越好,畢竟了解的越多那才知道他一會用的技藝有多麼難得和珍貴。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這不外不內的自然就更好忽悠了。

……